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一卷:第三章 千回百转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一卷:第三章 千回百转

时间:2018-05-14 十几只触手凌乱着舞动,但是动作很慢,给人摇摇欲倒的感觉,显然在幽灵船的邪力枯竭之际,这些触手也没了活动能量,就像是一些即将倒毙的生物。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当幽灵船的邪力重新恢复供给,这些触手会首先回复动力,倒不失为一个绝佳的探测器。   远方海面的战场上传来哗噪,当我将视线转移过去,只见那边战端再起,本来因为幽灵船的邪力消失,被打得七零八落的反抗军舰队得到喘息机会,正在召集队伍,但是突然一声号角吹响,早就藏匿在百里之外的黑龙会舰队,如同饿虎扑羊般破浪而来,船舰还没到,满空的炮弹与箭矢便如雨点般落下。   反抗军舰队早就被庞大的不死军团给杀得伤亡惨重,恰如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反观黑盔黑甲的黑龙会士兵们,别说刚刚一直养精蓄锐,甚至可能还服食亢奋药物,让他们个个有如猛虎出闸,在与反抗军舰队短兵相接时,以惊人的冲击威力攻破敌船阵势,一个一个用勾索攀上敌舰,杀得反抗军兵败如山倒,惨叫哀嚎,就恨没有能够早跑一步。   这些情形我都看在眼里,不过却是什么都不能作。一人之力毕竟有限,我不是最强者级数的魔法师,没有能耐凭着个人力量挽救大局,但我却仍有应该做的事,那就是把邪女首像与幽灵船船体分开,否则当幽灵船重新与邪力连结,千万死灵大军再次出现,反抗军舰队绝对被杀得一个也不剩。   我转过头,直视正前方,在穿越十多条触手的无力阻挡后,我已经来到邪莲面前。   与幽灵船结合的邪莲,与之前没什么分别,手脚四肢已经同化在籐蔓之中,只有躯体裸露在外,长髮低垂;从侧面看去,只能看到雪嫩的肩头和粗圆的腰身,洁白的躯干静静黏靠在籐蔓上,丰润的酥乳没有丝毫起伏。   (奇怪……她的肚子?)   在东海与邪莲初见时,我曾经纳闷,理应为我受孕怀胎的邪莲,肚子完全看不出隆起的样子,后来武籐兰告诉我,邪莲为了施行「三灵一体」的吸血族邪术,早就把胎儿于体内炼化,失去生命,变成化石般的东西,小腹自然不会隆起,   但此刻我眼前的邪莲……   双臂往后与籐蔓结合,彷彿被齐肩切去似的,令高耸的双乳愈发饱满,沉甸甸的乳球又圆又大,肥嫩的彷彿要融化一般;与籐蔓同化的两腿,仅余膝盖以上的小部份裸露在外,圆滚滚的小腹高高隆起,看上去似乎已经到了临产时分,硕大的腹球成为了整具雪白躯体最惹人注目之处。   如果不算这个孕妇般的大肚子,邪莲看来真是与武籐兰很像,但当邪莲偶然抬起头来,我却心头一喜,因为本来赤红色的血眼,已经重新出现瞳孔,代表邪莲的灵魂已经回归,虽然……是一个受到洗脑的灵魂。   「畜生!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我……」   见到我的身影,邪莲的反应非常激动,挣扎着不能动弹的身体,厉声尖叫;望向我的目光中,更是写满仇恨与怨毒,好像很想扑上来,咬掉我身上一块肉。   「想杀我吗?很有意思呢,当初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就一直想要我的命,现在好像又回到那时候了……」   我轻声说着,踱步来到邪莲的身前,对她的喝骂充耳不闻,目光凝视着她雪白的大肚子,跟着往上凝视她饱满的胸口。   F罩杯的巨乳,像是两座高耸的雪白山丘,紫红色的乳蕾如铜钱般大小,似一对大红枣般挺立着,不住唤醒我记忆中埋首在这对巨乳当中的温暖感受。   在我靠近的过程中,邪莲竭力想要对我攻击,但是失去肢体、魔力尽消的她,现在却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当她确认了这一点之后,就改为躲避我的扫视与触摸,作着她仅能的「不配合」。   这不是一个适合多费唇舌的时候,横竖不管我怎么说,邪莲的洗脑都不会解除,我索性就配合她的认知,成为她眼中的那个死敌。   「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哈哈,何必这么大反应呢?我作过什么?顶多就是搞过你,还有把你的胎儿搞掉吧,这么点小事……嘿,你那么恨我,上次在海岸边还来玩色诱……记得你上次的表情很快活啊,那些全都是演技吗?或者……上次你真的被我搞得上了天堂?」   「呸!恶魔,我永远不会对你……」   没让她多说下去,我一手按放到邪莲左胸,碰触时候刻意用了特殊手法,用指甲在她柔软的乳房上刻了一个十字;我不是僧侣,没有光明系魔法的修为,邪莲又已经脱胎换骨,这种儿戏般的十字刻印对她根本没有效果,但是她现在魔力尽失,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乳蒂又是肉体敏感之处,这个十字印记一刻,就好像是烧红的烙铁盖了上去。   「啊~~~~」   邪莲的凄厉叫声,像是一把划破耳膜的小刀,在我耳畔尖锐响起,幸亏我早有预备,一面躲开她的噬咬,一面伸手摀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却揉捏起饱满的雪乳,忽轻忽重,让柔软温暖的肉球在我掌心变化形状。   「痛快吧?这可只是个开始呢,别以为人类就拿吸血鬼没办法。」   熟女的巨乳,手感非常好,在揉捏的动作中,我在邪莲的美肉上画着一个个十字形,这些轻重不一的烧灼痛楚,在我祭起催情的淫慾结界之后,都变成了牵动肉体情慾的源头.女盗匪时期的邪莲,生活荒淫糜烂,尤其喜欢施虐与被虐的背德交媾;疼痛与欢愉,两种相异又相近的刺激,早已是深植她肉体的一部份,越是痛楚,反而越能激起她的亢奋,令得美艳熟女的痛叫声迅速减弱,浑身乱抖,面上更飞起了朵朵红霞。   「嘿嘿,我说过我很熟悉你身体的,要让你舒服起来,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我邪笑道:「放弃抵抗的念头,再陪我爽一次吧,我能让你快活,也能让你下地狱,比如说……」   我横过指甲,在邪莲隆起的雪白肚皮上轻划出一条细线,所触的肌肤柔软,腻若凝脂,在我划过时肚腹一阵颤动,不光是因为我的力道,也是因为这具女体发自内心的恐惧。   「一横之后,如果一竖,你肚子里头的孩……」   「不!不要!」   邪莲尖叫一声,眼中第一次流露急惶恐惧的意味;害怕我伤害她肚子的惊恐,压过了仇恨,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我确实看到了她的求恳,还有隐藏在黑寡妇邪媚外表下的……母性。   明知道邪莲体内孕育的,不可能是正常胎儿,但我却狠心利用她这个思想盲点,寒声道:「试着再反抗看看吧,我刚好可以试试,十字架对吸血鬼的孩子有多少影响。」   笼罩在淫慾结界的粉红薄雾内,邪莲雪白的乳房,随着急促呼吸上下跳动着,我稳着手掌,抚摸着她的一只乳房,掌心轻轻地一压,红艳的乳蕾便向上挤凸起来,鼓得高高的,惹人垂涎欲滴。   「你……你这个狗畜生……我……」   在邪莲模糊的呻吟中,我看準她难以反抗,一口含住她的另一边乳蒂,轻轻地吻着,直吻到它涨大发硬,再用舌尖在上面舔弄,又用牙齿轻咬,双手则夹着那只美乳左右搓弄,直到那白面馒头似的雪乳,被我揉得又涨又红.不敢作出反抗动作的邪莲,等若身心开放,完全被淫慾结界与催情手法给挑逗点燃。纵然是淫媚放蕩的吸血女王,在高亢慾火烧灼身心时,也只是一头服从原始慾望的肉娃娃,邪莲呼吸变得急促,肥硕的嫩白巨乳与腹球剧烈起伏,阵阵充满淫逸的喘息声响在我的耳边,双颊更是一片酡红,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出熊熊的慾火,一股又一股的淫蜜,从她胯间的方寸之处汩汩流出。   「你湿了呢,呵,你叫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和你相比,那些惨叫的家伙真是难听……」   耳边仍然听到远处海面的杀声震天,反抗军现在大概处在非常不妙的覆灭边缘,我无心理睬他们,但也无意用他们的惨叫声来助兴,之所以在这紧要关头,还像个色情狂似的玩女人奶子,全都只是为了减低邪莲的反抗意志。   顾忌我对她腹中骨肉的伤害,邪莲没有抵抗的动作,但她心里的反抗意识却是一颗我必须处理的碍事石头,所以我从见面开始,就连番挑逗,务必要让邪莲情动如火,抗拒的意识降到最低。   「唔……」   回想起邪莲光滑结实的小腿,还有她白嫩的大腿,那确实是让人记忆深刻的美丽肢体,现在肢体大半被身后的籐蔓所同化,只剩下一截残缺的躯干,邪异的画面,偏生又这么惹火性感,特别是她白皙浑圆的腹球,圆滚滚的臃肿体态,让人生出一股恃强凌弱的暴虐心态,我必须要用力呼吸一口,才能把胸口的燥热感觉压抑下来。   邪莲的肉体丰腴,和阿雪、霓虹姐妹的少女娇俏相比,她的成熟肉感是她们比之不上的,我把手顺着她腰肢的臃肿弧度,摸索到嫩嘟嘟的圆滚肥臀,分开她的大腿,注视她胯间的迷人方寸。   熟艳女性的花谷,鼓鼓的肉阜上布满了紫红色的柔软嫩草,肌肤细滑白嫩,深红色的肉唇随着大腿撑开,被带得向两边半张着,露出褐色的两片小蜜唇,彷彿一朵肥嘟嘟的嫩红媚花;频频流出的淫蜜满溢出花谷,布满整个肥白的臀丘,打湿紫红色的浓密软毛,沿着大腿流下。   我半跪下去,膝盖碰到白骨所铸的甲板时,感到一阵莫名寒意,不过口中却顺势含住那颗肿胀的女性花蒂,每舔一下,邪莲的全身就颤抖一次,同时嘴里也发出「啊……啊……」的呻吟。   将花蒂舔得火热,我再向下移到美艳少妇的花径口上,舌头在膣道内慢慢地转动,去磨擦膣道中的嫩肉,并在里面不停地翻来搅去。   「喔……啊啊啊……」   不堪挑逗,邪莲表现得好像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伺候,淫蜜不住地涌出,忘记了羞涩,拚命挺起雪白的大屁股,把肥厚的肉缝凑近我嘴边,好让男人的舌头更深入膣道内,浑然忘了我是她的深仇死敌。   我半抬起头,但见邪莲用充满慾火的眼神,好似万分期盼般朝我望来,拚命地挺动着大白屁股,克制不住地摇摆下身,渴求着我更进一步的侵入。   努力了这么久时间,就是为了这一刻,但我却仍有一点疑虑,就是不晓得邪莲的这个眼神究竟是真实,还是引我入彀的计策;如果我无法让她的反抗意识降到最低,要实行的计划就有高度风险.想到这里,我探手入怀,摸着里头那枚紫色的六角形晶体.「不能再等了……只有赌赌看,能不能成功就全看这一下,武籐兰你可别拿个烂货给我啊!」   在海神宫殿中,武籐兰与我商量破敌战术,在说到最后一步的战术时有提,幽灵船是无法被消灭的,但可以让它再次沉睡下去,只要将成为邪女首像的钥匙与船体分离,就可以藉由武籐兰控制的魔法阵,把幽灵船再送返回异空间去;要做到这一点,技术上最大的难处,就是要夺得邪女首像的操控权。   一旦取得操控权,就好比捏住了蛇的七吋要害,可以下分解的命令,但想要在短时间内驯服被洗脑的邪莲,让她下分解命令,那真是谈何容易。然而,武籐兰却把这个问题轻轻揭过.『少主人无须妄自菲薄,无论是什么邪术与邪能,论到对于元神魂魄的操控,这世上不会有比地狱淫神更强的技巧。即使是您,只要配合第二类使用法,那么……』   地狱淫神施术时,必须要女方心甘情愿配合才能成功,功成之后也仅能控制女方肉体,无法操控心智,否则我早已摆平了羽虹。然而,地狱淫神对于宿主魂魄的掌握堪称天下无双,无论是怎样的洗脑邪术,与地狱淫神正面对撞,都会被解除,因此反而成了破解洗脑的绝世神技。   过去对织芝、对羽虹的淫神仪式,我都是配合龙之魄、凤血魂,这类蕴含巨大能量的生命结晶体使用。可是,如果不是为了替她们增进本身力量、改造肉体,正规的地狱淫神仪式其实不需要那种道具。   武籐兰口中的第二类使用法,也就是我过去两次使用的法门,配合着生命结晶体之内的巨大能量,改造女性的肉体,增强力量。如果成功,应该能将已经成为邪女首像的邪莲,重新夺回意识,置于我的操控下,瓦解幽灵船。   「不要把话说得那么理所当然,要用生命结晶体来施法,我去哪里弄这种东西?现在才要我去屠龙斩凤,我就算真有这本事,也找不到目标啊!」   对于我当时的抗议,武籐兰给了我一些道具,其中多数是用来侵入封灵岛和保命的器具,可是也有执行最后任务的珍宝。在一条黄金打造的腰带上,装缀着五光十色的宝石,其中的一颗,就是我此刻拿在手上的这枚紫色六角晶体.非石非胶,这枚紫色的硬质物体,和龙之魄、凤血魂一样,都是某些珍贵异兽的生命结晶体,再濒死之前的最后一刻被硬生生斩下首级,破脑取出的精髓所在,非常珍贵,是法米特留在海神宫殿的遗产之一。武籐兰没有说这是什么珍兽的魂髓,可能也是某种龙类也不一定,那晚时间匆匆,我并没有机会仔细问她。   (这一条腰带上的其它宝石,看起来也不像普通石头,该不会全都是……唔,五百年前大概没有什么保育观念,法米特他们不晓得杀了多少珍兽,怪不得时至今日,世上的龙越来越少,着名怪兽也越来越看不到了……)   脑里想起了不相干的问题,我蓦地被一股森寒的感觉所惊醒,环顾週遭,虽然景物没有什么变化,但我却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警觉到周围的气温正在急速下降,当下侧眼看去,那些之前软软塌倒的触手,现在看来似乎回复了点生气,代表幽灵船的邪力正在迅速复甦中。   (糟糕,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地狱淫神的施法必须要女性配合,如果女方反抗意识太强,连施术者都会在过程中走火而亡,这是我一直顾忌的东西,但察觉到目前的状况不妙,再也不能犹豫,我将手中那枚紫色晶体在邪莲的花谷外画上几个圆圈,沾够了润滑的淫蜜后,一下子推入了湿泞的花径中。   「啊~~~~~」   彷彿感受到紫色晶体中蕴含的强大能量,邪莲仰头嚎叫一声,就好像两腿间被塞入了一团烈火。   (机会来了!)   我解开衣带,稍稍挪动位置,引导自己的肉茎,抵住了邪莲泥泞不堪的花瓣,向前略为使力,硬生生从嫣红的肉缝闯进一条狭窄通道,被紧密湿滑的肉壁紧紧的包覆,蚀骨销魂的快感立即传遍全身。   成功突入了肉壁,我才刚要进行开疆拓土的大业,一股莫名寒意由脊髓深处窜出,直冲脑门,让我惊觉某种致命危机的到来,这危机并非来自我身下的邪莲,应该是来自……背后!   发现到有人暗算,我下意识地想要闪躲,可是敌人的动作实在太快,只听见急促风声响过,我背后像是被某种重铁器给打中,痛得眼前发黑,若非还有几分残余能量护体,肯定被这一下把整个上半身打得骨碎。   (这是……飞刀?)   看见那半截由我腰侧透出的染血锋刃,我一时间意识还转不过来,想不透是什么敌人偷袭,从那强猛力道判断,肯定距离甚远、武功甚高,就不晓得到底是什么高手。这时,我突然发现邪莲的眼睛中露出喜色,彷彿看到救星来了一样,高呼出声。   「主人!我……」   「贱人!」   忍不住身上的痛楚与怒火,我重重一掌掴向邪莲的脸,在牵动伤口剧痛的同时,背后冷汗更是狂涌而出。   最糟糕的情形发生,虽然不知道那场死斗的结局如何分晓,加籐鹰又是什么结果,可是武间异魔那个狂人却回来了!   「哈哈哈!没有人能打败我,加籐鹰也他妈的完蛋了,在这世上没有人能杀我败我!哈哈哈哈!」   震耳的狂笑声纵然相距百尺之遥,还是震得我耳膜发痛,声扬四海八方;我看不见武间异魔的样子,但从声音里头,就听得出他受了相当的伤势,只是即使如此,他看来还保有第六级颠峰的力量,非但足以干掉我,甚至还能够技压全场,就在这个最重要的节骨眼,他的出现无疑就是致命一击。   (这下子真的完蛋了……加籐鹰呢?已经挂了吗?唉……)   剎时间,我只觉得心灰意懒,与邪莲结合的下半身,完全没有逃离的打算,毕竟在这种情形下,我能逃到什么地方去?武间异魔盯上了我,誓要杀我而后快,他有翅膀可以飞行追击,我根本无处可逃,尤其是邪莲眼中闪烁的喜悦,更是证明了这一点.但邪莲的眼神却在下一刻改变,变得错愕与不解,同一时间发生变化的,还有空气中尖锐响起的阴风怒号、万鬼齐哭之声,我脑里泛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幽灵船的邪力完全回复,无数枉死怨魂开始活动,东海彻底陷入地狱世界。   然而,我很快察觉到,幽灵船的邪力没可能那么快恢复,如果当真回复了邪力,身为邪女首像的邪莲不可能安然无事;除此之外,武间异魔的怒吼、无数羽箭破风声,还有围绕武间异魔身边的凄凄阴风,都显示武间异魔碰到了对手。   (是黑暗系的死灵魔法!难道黑龙会闹内哄,有人要杀这个头号猛将?不,这种事情不可能,难道会是……)   突如其来冒出的想法,让我心头蓦地生出一股又惊又喜的悸动,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漆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点一点白色的光芒,高速朝封灵岛飞近;无数的魔法弓箭,疯狂射向空中的武间异魔,虽然对他没有实质伤害,却也相当程度地封锁了他的行动。   遥远的海平面上,十多艘重型巨舰乘风破浪而来,飘扬着反抗军的旗帜,高声击鼓,宣示着大批援军的到来;船上有魔法师施术鼓风,每一艘船的船帆都是鼓鼓涨起,加上船腹侧的大桨齐划,这十多艘巨舰的来势好快,以惊人的压迫力直逼战场。   这应该是反抗军驻扎在外地的所有战力,如果他们早来片刻,碰上无穷无尽的黑暗大军,整个东海的反抗军势力将被消灭于一旦,可是现在,当对手同样是血肉之躯的黑龙会士兵,他们的到来,就足以扭转整个局面。   黑龙会的战舰,察觉到这批生力军的到来,有些开始掉头攻击,但是飞行在空中的羽族部队,却抢先动作。穿着着性感迷人的皮革轻甲,飞翔在空中的羽族女战士,个个手执威力强大的魔法弓箭,朝着下方频繁射击,佔尽天上优势地重创黑龙会士兵,反覆重演着她们这几个月来的辉煌战绩。   李华梅肯定在这支「空军」上花了大本钱,因为她们所使用的,不仅仅是威力强大的魔法弓箭,甚至还有重装弩炮,由三名羽族女战士连手使用,每一下发射,就是一个巨大火球飞飙下轰,炸得黑龙会士兵人仰马翻,鬼哭神嚎。   空军掩护海军,这批生力军一投入战场,马上就把战况改变,让早先还威风凛凛的黑龙会士兵背腹受敌,落在下风;而除了裸露着姣好美腿的羽族女战士之外,还有一幕画面吸引住我的视线。   换穿上一身赤红色的剑士袍,腰间挂着白色的酒壶,熟悉的墨黑大剑挂在背上,俨然一副威猛武将姿态的茅延安,赤裸着左半边上身,手执蓝色鼓棒,大力敲击在一面大皮鼓上。   「救出李提督!杀尽黑龙会狗贼!」   一声声强劲有力的击鼓,蕴含着某种神妙的旋律,与战场上的杀伐、刀剑撞击、羽箭破空声,结合成一首振奋人心的激昂乐曲;当士兵抬头仰望旗舰上的塔楼顶端,在九面大旗飘飘飞扬下,茅延安一改平日斯文的名士形象,横眉怒目,铮铮击鼓,每一下鼓声在他强而有力的挥洒下,彷彿是天雷炸破,激励起士兵们的热血斗志。   和羽族女战士穿着着同样的性感轻甲,只是多了一件白袍的卡翠娜,由旗舰上率众起飞,使用着最强火力的魔法弩炮,强大火力猛往武间异魔轰去。   「以卡翠娜之名下令,豪焰狮鹫出来!」   不只是使用重型火力,卡翠娜也使用她最拿手的兽魔术,一头由火焰与强光所组成的鹫头异狮,发出震天狂吼,兇猛攻向半空中的武间异魔。   密集的攻击,纵使有第六级的顶峰力量,纵使有不死不败的钢铁魔躯,纵使是公认的黑龙会第一猛将,武间异魔也给弄得手忙脚乱,只能飞行暂避,没法正面硬攻过来,又看到我在他眼前得意地干着邪莲,气得这狂人大声嚎叫,怒吼说要把羽族人全部擒下,活活奸死,再把我挫骨扬灰。   卡翠娜率领羽族女战士的群攻,这点固然是困扰住武间异魔的因素,但真正让他难以应付,落入下风窘境的主因,却是连串缭绕于他週身的不灭死灵,缠身急攻,侵体蚀脉,这才让武间异魔行动不变,连挨了几下魔法弩炮的轰击后,动作变慢,落入羽族女战士的攻击阵中。   要操控死灵,牵制住武间异魔这样的高手,起码也是第六级的魔法师,而反抗军中并没有这样的能人,最初我还以为是黑龙会在闹内哄,可是看到茅延安与卡翠娜先后出现,我终于明白是什么人把武间异魔逼到这个窘境。   一头通体由白骨组成的巨鹰,在我正上方盘旋而降,看来是被当作交通工具的召唤魔灵,但我目光所集中的焦点,却不是那头白骨魔鹰,而是从它背上跃下的美丽小狐女。   「师~。~。~父!」   清脆娇嫩的呼声从天而降,绣着金丝的雪白披风,在空中飘抖出一片白亮亮的云朵,减缓了下坠的冲击力道,伴随着主人的曼妙身躯,缓慢飘降下来,落在我身前三尺;落地时候的冲击,少女胸前两颗雪白滚圆的大肉团剧烈摇晃,肥腻的乳肉被衣领卡着,挤到上面来,形成了一道深邃无比的乳沟,正是我所熟悉的景象。   「师父,师父,你……还好吗?我在火奴鲁鲁发现海上的死灵大骚动,茅大叔马上就找卡翠娜族长一起往这边来,可是还是慢了一步,你没事吧?」   关切的呼唤,娇嫩嗓音溢于言表,当阿雪娇憨而真诚的问候声传进耳里,我几乎高兴得落下泪来。   笨丫头,你怎么来得这么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女性心理异常多于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