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狠狠地将妈妈干到虚脱


狠狠地将妈妈干到虚脱

时间:2018-05-17 我的爸爸和妈妈在他们最初结婚的16-17年里曾经拥有过幸福美满的性损害了他的婚姻。 在我快十七岁时,爸爸被委派管理工厂的第二班生产,当然,薪水也相应地提高了,但同时承担的责任也更重了。 这意味着,他不得不从下午3:30工作到午夜,而且随时可能加班。 星期六他还得开会,有时休息日还要到其它生产现场看看。 他很晚才回家,往往要到淩晨才可能睡觉,而且大多数时间都显得很疲倦。 我的爸爸绝对是一个工作努力、有责任感的人,他总是将110%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去。 但我们家并不缺钱,我真的不明白他整天忙忙碌碌地工作却没有时间去享受生活是为的什么。 在家里,爸爸越来越显得多余,他和妈妈越来越不合拍,几乎妈妈关心的所有事情爸爸都插不上手。 他们的性生活事实上已经不复存在了。 然而妈妈是一个喜欢性事的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妈妈还曾经尝试唤起爸爸的性趣。 有时她会打扮得十分性感,等到很晚,直到爸爸回来,但爸爸总是令她失望,这不能怪他,因为他实在太累了,无心再做其它事情。 到了下午,他又总是忙着準备晚上上班的事,无暇顾及妈妈。 偶尔碰上星期天来上那么一下,也是草草了事。 渐渐地妈妈也就放弃了,开始变得沈默寡言、难以相处起来,而忙于工作的爸爸当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公平地说,只要稍稍留意,你就会发现,我的妈妈其实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我这里说的“女人”不是那些时下流行的娇小玲珑、外表美丽、头脑简单的女人。 我的妈妈个头不矮,身高5英尺7英寸,体重140磅,乳房圆而坚挺,臀部丰满而且曲线优美,屁股结实挺拔,大腿浑圆丰满,小腿曲线很好,脚踝也很整齐,笑起来脸颊上会现出深深的酒窝,配合挺拔的鼻子和明朗的嘴形,加上明亮的黑棕色眼睛和鬆软呈波浪形的黄褐色头髮,给人以惊艳的感觉,尤其对我来说是这样。 之所以做这么详细的描述,无非是告诉你,我的妈妈是个大美人,无论她走到那里,她都会是人们注目的焦点。 至于我自己——这个家庭的最后一个成员。 当时我只是一个高中三年级的学生,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成绩在班上出类拔萃,同时,也是一个出色的运动员,尤其喜欢打橄榄球,是校队的成员。 我身高5英尺11英寸,体重175磅,肌肉发达,身材健美,在球队里我是跑第二快的人。 然而我在社交上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我很讨厌与别人作一些无聊的谈话,面对女孩子我会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尽管我对异性有强烈的渴望,但我往往隐藏自己的这种向往。 我也曾经有过与异性交往的经历,先后总共交过两个女朋友。 第一个女孩是那种只想支配男人并对其指手划脚的女人,在我们交往的日子里,她总是对我看不顺眼,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幸好我很快就厌倦了和她的交往。 我承认她是一个很好的接吻对像,我唯一有印像的是她喜欢拥吻,但我从来都不曾想过涉足她短裤内的世界。 现在她和一个喜欢不时用皮带抽打她的下流胚子结婚了,当然也轮不到她来指点他的生活了。 第二个是一个害羞的个子很矮的女孩,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教会她接吻,尽管她很用心地学,看起来也很喜欢我,并且慢慢学会了享受拥吻,但她仍然很敏感。 一旦我忘乎所以地触摸到她的胸部时,她会立刻发出尖叫声,并威胁说要告诉她的父母。 没办法,我们的关係只好告吹。 后来,我们学校的一个花花公子把她弄上了手,很快她就变成了一个蕩妇,任何找上她的人都可以上她。 有一次,她暗示我如果想要她,她会很乐意合作,但我已经对她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再有兴趣了,我不会为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浪费我的热情和精液。 好了,閑话少说,书归正传。 我,一个血气方刚的青春少年,不算难看,对于两性方面的诸多不如意只能靠手淫来打发。 而我的妈妈,一个性慾强烈的美丽女人,被耽于工作的丈夫疏于照料。 我常常凭空生出许多异想天开、逼真生动的性幻想,而幻想中出现最频繁的对像是我那美丽性感的妈妈。 想想看,丈夫、父亲绝大多数时间不在家,留下两个孤独饥渴的人空守良宵,而你又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解决办法--的确非常明显,那就是--乱伦(如果你赞成这种行为的话),这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但有时候,事情的发展总是令人想像不到。 我赞成乱伦,至少有这种想法,我不认为乱伦是一件不道德的事,在传统的理念里,乱伦是受谴责的,但我认为在家庭关係中,父母、子女的关係比其他任何人都密切,血缘关係使他们相互依靠,彼此之间有好感是必然的,更进一步发展成性关係也并非没有可能。 说真的,想归想,但我从未想到过这种事会真的发生,虽然在我的梦里我早就和我美丽的妈妈做过无数次了,并且我热切地盼望有一天能够美梦成真。 但当要将这一切付诸实施时,我却没有了主意。 我花了很长时间来观察、思考,最后得出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论:其实妈妈一直对我很有兴趣--在性方面。 意识到这点后,虽然不是很肯定,但我决定展开攻势。 从有预谋的简单调侃到相互间隐晦的挑逗,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地慢慢开始。 我知道妈妈的自我感觉并不太好,甚至在怀疑自己的魅力,这都是因为爸爸对她的冷淡造成的。 因此我开 始尝试通过讚美来使她振作起来,让她了解到对她的儿子来说她是多么的美丽动人。 最初我很笨拙,往往词不达意,常常因说错话而脸红,但是妈妈总是能够很快理解我的意思,我可以看得出她很喜欢,她知道我是真诚的,尽管我的言辞听起来没有演说家们说的那么堂皇动听,她可以揣摩到藏在这些话背后的含义。 随着每一次的讚美,我的口才越来越好,嘴巴也越来越甜,由此我也常常因此而得到妈妈热情的拥抱作为奖赏。 我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待在家里陪伴妈妈,抚慰被丈夫冷落的她,我们无所不谈。 从我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妈妈年轻时的生活经历,她所有的兴趣、爱好和梦想。 妈妈不再像以前那样高高在上,离我那么遥远,而是像现在这样,和我那么地亲近,像个有趣的朋友,深深地吸引着我。 我发现对着她我可以无话不谈,甚至是一些我从来不敢在别人面前说出口的事情。 老实说,尽管我也常常和一班狐朋狗友去看电影、玩游戏,但我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而现在,妈妈成了我最亲密的好朋友,对于这种关係我既迷茫也满足。 我们一起看电视、玩牌,偶尔出去聚餐或欣赏音乐会。 我时常帮妈妈做家务、做饭或收拾餐具,甚至还帮她洗衣服。 然而我一直对她的身体有极端强烈的慾望,而且这种慾望与日俱增,我只能靠频繁的手淫、在梦中与她疯狂作爱来勉强压制这种不健康的慾望。 我曾想偷窥妈妈洗澡,但她的浴室在她的房间里,除非她开着门洗澡,否则我没有机会。 然而每天面对成熟性感的妈妈,我感到自制力在迅速下降,离崩溃的边缘越来越近了。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又很欣赏我们现在这样最亲密的朋友关係。 我也可以感觉到妈妈非常欣赏我这个同伴,她现在看起来比过去更轻鬆和快乐,也比过去更热爱生活,对于和爸爸之间越来越疏远这种状况,她似乎不愿再提起,也放弃了作再努力的尝试。 她时常对我提及她和爸爸交往的经历,他们从相见、相识到相恋,最后相结合,间接、巧妙而含蓄地使我明白她已经失去了他们曾经共同拥有并热爱过的性生活。 每当此时,她总是轻轻地摇着头,显得很忧郁,告诉我她是多么地希望能有人安慰她,陪她说话。 每当此时,我都差点脱口而出:“妈妈,让我代替爸爸,陪你好吗?”但每次话到舌尖又咽了下去。 我真狠我的胆小懦弱,我真没用。 现在妈妈又开始关心起她的外表来了。 她又像过去那样开始使用化妆品,留上时髦的髮型,穿着上也开始留意起来。 经常是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外套一件宽鬆的上衣,有时穿上紧身的短T恤,像是在向我炫耀她美得耀眼的大腿和怒突、丰满诱人的乳房以及身体浮凸有致的曲线。 后来,天气转暖,夏天来临,她更是穿上了非常大胆暴露的高尔夫短裙,而这以前我从未见过她有这样的打扮。 这一切都令我心痒难耐,尤其是当我瞥见她的白内裤时更是如此。 当然,这些变化使我有更多的机会讚扬她,有时甚至很放肆很肉麻,但说实在,我从心底里欣赏她的变化,而妈妈显然更陶醉于我的讚扬,也会借机和我搂搂抱抱,以示嘉奖。 妈妈越来越倾向于用身体来暗示我她是多么的爱她的儿子。 这种若即若离的游戏在进行着,令我陶醉。 每一次的拥抱都会令我的慾火像夏天的太阳一样越来越炽热。 我们的拥抱越来越频繁,对于将来的发展我越来越渴望,而这中间有些东西是我从来也没有体验过的,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小孩了。 每天早上我上学时,都要和妈妈拥抱道别,放学回家后迎接我的是另一个热情的拥抱,我们会拥抱着互道晚安和早安。 当我问候她时,会得到一个拥抱,当我帮她做家务时,又是另一个热情的拥抱。 渐渐地在拥抱的基础上又加上了亲吻。 最初我们只限于对脸颊的一沾即逝的亲吻,但很快就发展成重重的亲吻,最后又自然地演变成嘴对嘴的接触。 于是我开始主动寻找各种机会以求得到这些我梦寐以求的吻,而不是坐等他们的到来。 比如晚饭后在收拾餐桌的时候,我会趁机搂住妈妈,然后给她一个吻,再告诉她这是多么甜蜜的事情。 在她试穿新衣服时,我会摆出一本正经观察的样子,然后来上一声羡慕的口哨,紧紧地搂住她,送上一个猴急的亲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吻渐渐变得温柔和甜蜜。 我想,如果不是各睡各床的话,我和妈妈看起来就像是一对非常幸福的夫妇。 我对妈妈的爱意与日俱增,而我对妈妈诱人的身体的慾望也越来越强烈。 你也许会认为妈妈会明确地表示对我的爱意,不幸地是这种情况从来也没有发生。 我只能靠观察、推测和身体的接触来揣摩、试探和感觉妈妈的爱,如果我误解了妈妈的意思贸然行动却被妈妈一脚踢下床,你猜后果会怎样?女人的心是最难捉摸的,好在妈妈给了我许多的暗示,但我不清楚哪些暗示可能给我带来好运。 不过,妈妈渐渐地不再遮遮掩掩,也不再掩饰她性感迷人的身体。 她常常会在早上穿着半透明的长袍,同时还养成了弯腰时令她的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的习惯,或者让我蒙蒙胧胧地看到她内里贴身的内衣。 每当此时,我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挺立的乳头,有时我甚至可以透过薄薄的丝衣看到她那黑成一片的阴毛。 有时我晚上路过她的卧室到厨房找吃的时,都可以看到她穿着睡衣独自一人的情景。 而这些丝质睡衣显然无法遮掩她的身体,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妈妈身体那美丽的曲线。 太动人了!活着真好!虽然不能真个消魂,但是大饱眼福也不错了。
上一篇:对面的少妇老师 下一篇:夸张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