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风月大陆 第二十三集  第一章 暗黑骑士


风月大陆 第二十三集  第一章 暗黑骑士

时间:2018-05-17 过了两个街区,宽阔的王宫大道就在眼前。   数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在灯火通明的大道上来回巡逻,比起离开时的情形,无忧宫的防卫力量是明显得到了加强。叶天龙知道,肯定是因为自己之前在艾司尼亚的露面,以及打伤费先哲之后顺利摆脱对手的追杀,使得尤那亚一方加强了整个艾司尼亚的防卫。   不过,让叶天龙感到意外的是,尤那亚一方虽然摆下了如临大敌的阵势,却没有真正出动大批人马进行全城的大搜捕,这实在不是尤那亚平日的一贯作风。   「难道说,尤那亚他真的带领军队已经离开了艾司尼亚?」   叶天龙的心中微微一动,想起了神殿的人告诉自己的一些情报。如果说尤那亚的主力部队已经悄悄离开了艾司尼亚,那么他们在现在的情势下,面对自己的突然出现就更加大意不得,势必会想尽办法,尽早除掉自己才是。   除非是尤那亚这个首脑人物不在艾司尼亚,他的手下人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也没有人可以真正压倒自己的威望,所以,才会以无形中的强势来迫使自己不敢再次露面。   想到这里,叶天龙的心中不禁一阵狂喜,事情如果真的如他所想像的样子,那么这次和神殿的联手夺取艾司尼亚的计划,便有了八成以上的把握。   「回去之后,应该让玉珠去好好侦查一下尤那亚的情况。」   在心中暗暗下了这样一个决定之后,叶天龙改变了前进的方向,从无忧宫的另外一处防卫相对薄弱的地方潜入了无忧宫。   靠着花草树木、亭台屋宇的掩护,叶天龙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不时巡查走动的一队队内廷侍卫,顺利的进入了如姬她们所在的那一座宫殿群中。   轻巧的翻过一丛半人高的灌木丛,突然间从左方不远处传来了内廷侍卫整齐的脚步声。叶天龙连忙将自己的身子一矮,贴上了身后的灌木丛,吸气收胸,整个人好像缩小了一圈,失去了形象,如果不是走到跟前仔细察看的话,根本不可能发现这个地方会藏着一个人。   「真是无聊,居然让我们这些人三班连轴转,加强这里的防卫,难道谁还想来对付如姬小姐的歌舞团吗?」   一队十五个侍卫的巡逻队,从叶天龙眼前不到五步的地方昂首阔步的经过,其中一个走到最后面的侍卫在快要接近叶天龙跟前的时候,忍不住在口中嘀咕起来。   「就是啊,如姬小姐的歌舞团又没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何况,在无忧宫的外面,已经部署了整整一个城卫营六千人的城卫军,有什么样的人吃了豹子胆,敢闯到这里来呢?」   听到同伴的嘀咕声,走在当中的一个侍卫也忍不住接口表示自己心中的不满。   「都是那个新来的侍卫长公羊方,他自己想好好表现给上头看,可是真正苦的还是我们这些小人物啊……」   这种牢骚话只要有一个人开了头,队伍当中就会有人纷纷出现相同的反映。听到同伴在不停的吐苦水,作为领队的那个侍卫有些沉不住气了。   「统统给我闭嘴!」领队的一声喝斥,那些侍卫只好乖乖的停下了话题。   这时候,这一队的侍卫刚好就站在叶天龙的前面,如果其中有一个侍卫扭动仔细观察的话,必定就会发现叶天龙的行蹤。只是这些侍卫现在心怀颇多的怨言,加上叶天龙藏身的这灌木丛并不茂盛,也不宽阔,按照一般人的推论,这种地方根本是无法藏得住人的,所以,没有一个侍卫扭头看过来。   「你们知道个屁!」领队的心中有些冒火,说话自然也不会客气。   「公羊方大人可是湘阳州数一数二的用剑好手,原本一直在尤那亚殿下的湘阳城负责管理当地的警备队,对于治安和防卫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他出任无忧宫的侍卫长,马上就看出了无忧宫中防卫存在的一些问题。」   「头,看来公羊方大人和你的关係不错啊。」最先发牢骚的那个侍卫见到风头有些不妙的样子,便转口对自己的领队说道:「你们倒是英雄识英雄……」   小小的马屁拍得恰到好处,那个领队不由得眉开眼笑,笑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关係不错啊,我和公羊方大人可是意气相投的道义之交而已,不要误会了。」   「是,是。」一众侍卫连忙点头受教。最先说话的那个侍卫又道:「如此说来,头你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   「什么内部消息!」另外一个侍卫用手敲了一下说话的侍卫的脑袋。「不懂的话,就不要乱说话。」然后转而望着自己的领队,脸上堆笑道:「头,根据你的判断,公羊方大人採取这样的严密的防卫措施,应该是有什么用意呢?」   「唔……」领队十分受用的点点头,「我说你们真的很笨,居然连这个都看不出来,今天就教你们一个乖,都给我好好听着。」   一众侍卫连忙将自己的脑袋向领队方向靠过去了。   「你们都听说了吧?」领队望着眼前的手下,将自己的声音放低,「今天下午城卫营出动了大批的人手,却非但没有抓到一个人,反而损失了不少好手。」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站在靠近叶天龙方向的一个侍卫连忙接过领队的话题,以显示自己消息的灵通。   「据说是东督叶天龙大人突然出现的缘故,他单枪匹马就把城卫营那些家伙全部打败了。」   一听此话,非但众侍卫感到意外和震撼,就连躲在后面的叶天龙也不禁被吓了一跳,看来消息的传播速度之快,委实令人吃惊。而且叶天龙更为惊讶的是,这些消息居然把自己的形象人为的拔高了不少,想来自己现在在众人的心目中,不但是一个战无不胜的统帅,也是一个武技超人的高手。   「我想也应该是东督叶天龙大人。」领队点点头,显得十分肯定的说道:「除了他以外,还真没有什么人可以让整个艾司尼亚的兵力都为他而动。」   说到这里,这个领队神秘的一笑,将声音压的更低了,轻轻的说道:「我告诉你们为什么公羊方大人要我们特别注意如姬小姐的歌舞团?那是因为公羊方大人认为,现在全艾司尼亚也只有如姬小姐的歌舞团最为可疑!」   「什么?」所有的侍卫全部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躲在后面的叶天龙更是心神为之震撼,这个公羊方还真是一个可怕的人物,他居然会想到这个方向上来。   「什么人?」心神震撼之下,叶天龙的身形微微一动,灌木丛发出了一些细微的声响,顿时引起了一众侍卫的注意,纷纷转过头来,全神贯注的戒备。   在心中暗暗歎息了一声,叶天龙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隐藏下去,与其被这些侍卫看出来,还不如自己豪爽的走出去,这样至少也可以给对手一个心理上的压迫。   转念之间,叶天龙便要长身而起,忽然在他的左后方不远处,冲出了一道黑色的影子,在众侍卫的眼前一闪而过,飞快的朝侧方掠走。   「哈哈,果然被公羊方大人给料中了!」侍卫领队发出了一声警哨,带着手下的侍卫飞快的追赶下去。   连声的喝叱中,这些侍卫从叶天龙的身边高速掠过,根本没有看一下自己脚下的灌木丛,甚至有一个侍卫的脚尖就擦着叶天龙的衣衫,也没有发觉到什么异样的情况。因为这些侍卫的精神已经高度集中到前面那个飞奔的影子上,而且他们想到下午时,那么多的城卫营高手出动,都没有成功,自然是把眼前的敌人看成最大的对手了。   远处的侍卫听到警哨声之后,也纷纷朝那个影子围过来。看样子,不把这个敌人留下来,他们是绝不罢休的。   声音渐渐远去,叶天龙大大的鬆了一口气。   刚刚想要挺身站起来,突然心中涌起了一阵莫名其妙的警兆,叶天龙想也不想的向前俯身,贴地掠走,其形扭动如灵蛇,乍起乍没,一下子,他的身形便出现在了侧前方八尺外的地方。   「好,果然是身手不凡!」   一个年轻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叶天龙的背后响起来,不带丝毫的感情波动,但叶天龙却从其中能够感觉到一丝令他心寒的锐气。   强压下心头的震惊,叶天龙缓缓的转过身,面对着声音的来源之处。他的举动外张内紧,看似满不在乎的样子,实则已经是提起了全身的力量。毕竟这个不速之客能够无声无息的接近到他的身边,而且在让他发觉之后,还能够跟随着他的行动,这样的身手,绝非常人可以做到的。   站在前方阴影里面的那个男人没有动,只是用他那双不时闪动着奇异蓝色光芒的眼睛,紧紧的望着叶天龙,似乎想要把叶天龙整个人看穿一般。   叶天龙功聚双目,如电般的视线一下子便将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看仔细了。这是一个全身裹在黑色衣服里面的年轻人,看模样不过二十五、六岁,剑眉虎目,鼻直口方,两片稍稍显薄的嘴唇,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种气傲苍天的盛气。   让叶天龙难忘的是这个年轻人的身材,四肢修长有力,线条柔和流畅,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黑豹那样,充满了无穷的潜劲和爆发力。   这是一个劲敌,一个可怕的家伙!   心中暗暗有了这样的认知,叶天龙的脸上却带着友善的微笑,道:「请问阁下是什么人?」   「我叫暗风。」年轻人的回答乾净利落,「我也知道你就是叶天龙。」   见到暗风在说到自己的名字时,那双眼睛中闪过一丝可怕的寒光,叶天龙更加确定眼前的黑衣男人是自己的一个敌人。只是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到底这个暗风是属于何方的人物,一般有这样高超的身手,老早在大陆上出名了。   「你不用多想我的身份和来历了,因为你永远也不会想到的。」   暗风一口道破了叶天龙的心思,让叶天龙心中暗暗惊骇不已。而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叶天龙感到意外。   「刚才如果不是我放出了那道黑色的影子,你老早就被人发现了。所以,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在这里对付你的。」   「你放出来的黑影?」叶天龙不禁反问了一句,旋即心中一动,想起了有一种神秘的武技,名叫「身外之影」,是暗黑一族中的高阶武技,难道眼前这个子称暗风的年轻人也是和玉珠同族的高手吗?   「我想你可能听说过这一种武技……」暗风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一下,见到叶天龙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动,便心中暗暗点头。   「有人在向这边接近,你跟我来。」说罢,暗风一个人顿时化为一阵轻风,向前飘掠。   叶天龙仅仅是微微愣了一下,便也飞身跟随着暗风向前飞驰。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目前的情势,既然暗风帮助自己潜藏蹤迹,自己也只有按照暗风的话去做,不然的话,只要暗风发出一声大叫,自己和玉珠她们全部都无法逃过尤那亚一方的追杀了。   何况,叶天龙的心中也实在很想弄清楚,暗风到底是暗黑一族中的什么人物,和玉珠又有什么样的关係?到底玉珠在暗黑一族遭遇了什么样的事情?自从玉珠回到叶天龙的身边以来,不管是哪一个人,都不敢向玉珠当面询问她在暗黑一族中的境遇,以及为什么会被华柔控制了心神,因为生怕这样的问题会刺激到她那颗心。   到了后来,这一点更是成为众人的禁忌,连一个字都没有人提起来了。但叶天龙确实很想知道当时的具体情况,现在有了暗风这样一个有关係的人物,就算是没有别的事情,叶天龙也会抓住暗风不放的。   经过两次的战乱,艾司尼亚城中有不少的房屋已经被废弃。现在,叶天龙和暗风便是处身在一处靠近水滨的废弃大宅里,破败的宅院中,甚至可以看到野草顽强的从地砖的缝隙中生长出来。   「叶天龙,我要把你带走!」   站定之后,暗风望着叶天龙,突然说出了令人为之一惊的话。虽然叶天龙的脸上毫无变化,但他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带我走?我还想好好问你呢!」   「你想问什么?」暗风的脸上毫无表情,但那双幽蓝色的眼睛,在朦胧的月色之下,更加显得明亮神秘。   「你是暗黑一族的人,对吗?」叶天龙一边暗暗戒备着,一边问道。   「对。」暗风的回答十分简单扼要。   「那么玉珠她到底在你们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叶天龙的身上涌起了一股凌厉的气势,令原本毫无表情的暗风第一次露出了一丝紧张的神色。   「应该说,是你对玉珠她做了什么?」暗风的语气变得尖锐起来,杀机从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来。「她原本应该是我暗黑骑士团最好的战将,可是现在却变成和我们大家成为敌对的情况。」   「你们大家?」叶天龙的心一沉,同时胸中的怒气不由得上冲,「你们难道没有听玉珠她自己说的原因吗?」   暗风的眼神微微一暗,旋即十分强硬的说道:「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一个罪魁祸首,如果没有你的存在,一切事情都会变得简单起来。」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伸手救我?」叶天龙忍不住心中的疑问,开口问道。   暗风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因为玉珠她就在那里。如果你的出现招来大批侍卫和城卫营的士兵,那么玉珠她也难以脱身,而且……」说到这里,暗风的声音微微一低,「我不想让玉珠以为,我是依靠卑鄙手段的那种人。我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击败你,杀死你,把玉珠从你的控制下救出来!」   「莫名其妙!」叶天龙冷笑了一声,「你真是……」   「你是乖乖跟我走,还是我把你的尸体带走呢?」暗风没有让叶天龙说完话,便抢过了话题,十分生硬的说道。   「哼,你觉得你有这种实力吗?」叶天龙也毫不客气的回道。   「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废话了。」暗风脸上的神情变为异常冷肃,那双幽蓝色的眼睛也变成了深深的黑色,这是足以吞噬一切的黑暗之色。   「你以为靠你这两手三流的功夫,就会把我吓倒吗?」   叶天龙的心头火更大了,他已经清楚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家伙一定是玉珠以前的追求者之一。而且他也隐隐约约猜测到玉珠在暗黑一族中肯定是受到了暗风这些人的排挤。   暗风已经不再和叶天龙说话了,他一行动来回答叶天龙的话。只见他的手一动光芒乍现,一道黑色的光芒从他的手中猛然跃出,是一把细细的长剑,原本盘在他身上的柔软的剑身在暗黑之劲的贯注之下,变得笔挺。   叶天龙不由得大吃一惊,他甚至没有看清楚暗风的剑是如何出鞘的,几乎是眨眼之间,黑色的剑尖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距胸口不足一尺,阴冷的剑气扑面生寒。   向后飞退了两步,叶天龙才闪电般的拔剑出鞘,脸上涌起了极端警戒的神情。眼前的对手比起他以前所遇到的那些敌人来,起码在出剑的速度上已经是胜出了半筹。   暗风毫不迟疑地挥剑主攻,在口中发出一声阴冷的低叱之后,细细的长剑招发如急风暴雨。只见黑色的电虹在叶天龙的身前急剧吞吐,一剑连一剑快速绝伦地点出,毫无顾忌地走中宫正面强袭,攻势之猛烈,无与伦比。   强烈的、澈骨奇寒的神奇剑气,有如山洪爆发,绵绵不绝,狂涌而出,似乎连整座庭院皆被这中阴寒的黑气所撼动。每一剑中的隐隐的风雷声,却又表示出劲道在阴柔中暗隐可怕的浑雄异力存在。   面对暗风的这一轮快速攻击,叶天龙毫不惊慌,十分镇定的接招化招。毕竟他在和龙族美少女一起练习武技的时候,已经对快攻有了相当熟练的应付战法。   「铮铮铮……」   一连串的金铁交击声中,叶天龙封架推挡,将一套防守绵密的剑术发挥得淋漓尽致,连封了八剑,退出五尺之后,仍然不现丝毫的空隙,非但有效地遏止了暗风的剑长驱直入,而且还让暗风的攻击气势为之一顿。   发觉到暗风的出手有一个细微的缓处,叶天龙立时乘机反击,回敬了他三剑,差一点儿就夺回主动,反客为主了。   暗风眼中的蓝光一现,突然间沉声喝叱,手上的细剑在空中连连颤动,靠着手中细剑那柔韧的特异性能,画出了一道道不规则的黑色曲线,好像一下子叶天龙的身边多了无数的敌人,同时从四面八方向叶天龙攻击过来。   面对如此的威势,叶天龙也是掏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在暗风密集的攻击下闪避迴旋,充分发挥出自己在剑术所领悟到的所有神奥精微的招式。   一时之间,两个人在宽阔的庭院里面翻翻滚滚,在飞腾的剑影中奔东逐北,好一场剑术的大拚搏。   暗黑一族的精妙剑术,叶天龙并不陌生,但暗风所使出来的,却是和玉珠的剑术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态势。暗风的剑术又狠又毒,不断涌出的那种阴寒的剑气虽然缺少了玉珠出剑时压倒一切的气势,但却是更加的刁钻阴毒,其中还带着一种奇怪的吸蚀之力,将对手的剑上真力逐一消蚀掉。   这样的认识,让叶天龙越打越心惊,难道说暗风除了暗黑一族的武技之外,还另外怀有其他的绝学奇技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对面的少妇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