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换妻聚会


换妻聚会

时间:2018-05-19 我今年32岁,是一个职业女性,已经有丈夫了,我爱他,他也非常爱我。我两人都受过高深教育,对于性事一向都坦然讨论。在假期中,我们有很多好去处,例如到海滩,上夜总会等,但我从未想过交换伴侣的游戏! 在两年前,老实说,我想也没有想过换妻这个玩意,我听别人说过,他们谈的时候总是说着讲笑的口吻,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的,而且也一定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的。我一向认为性事是一件夫妇间私人秘密的事,那时侯,我说也不敢说换妻两个字。 我告诉你,其实我并不觉得性交或其他有关性的问题是一种羞耻,而我也不是保守的一派,当我和我的丈夫在一起的时侯,我可以和他实行不同的姿势,而且每次完事之后讨论其中过程,我们夫妇两人并不怕难为情,反而在讨论每次后做得更精彩更刺激。 我并不知其他夫妇是否如此,但我知道我们这样做是绝对正常的,在我来讲,这事更是家常便饭。 我也曾经害怕我的丈夫会有外遇,虽然他只是一个普通公务员,但是,在一年中,他也有一两次要到别处出差,我想他一定会有各种不同的艳遇或者有机会去寻花问柳,在初初结婚那一年,他也承认在外出时与别的女人胡混,而我也不太介意,只叫他注意清洁就是了,我认为其实大多数男人如果没有太太在旁时都会如此做的。 因此,过了不久,他开始把他的艳遇和盘托出,而且把其中精彩过程说给我听。当我听到他说出那些色情情节,我自己也兴奋起来。 虽然,我的丈夫有不少婚姻以外的性事,但我却从来没有过。至于他会不会介意则不知道,不过事实上根本没有发生过。当他离开我而出外的时侯,我并非不想,说真的,我的身体是万二分需要的。虽然如此,我仍强制着我自己,没有做出勾汉子的事。 有那么一天,丈夫从外面回来,突然向我提出换妻游戏,那时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没有思想準备之下,我极力反对,而且感到自己受了莫大的耻辱。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他从另一处回来,他告诉我他在外曾参加过一次聚会,参加的有五对男女,其中有三个还带了太太来,我的丈夫和其地两个单身的青年早已协定谁要谁,结果,他们一起渡过了两日两夜的狂欢。他对我描述其中每一个细节,在他讲述的时侯,彷彿仍非常嚮往那两日两夜的狂欢,他甚至把每一个动作都详细的告诉我,我的感觉是非常新奇,又非常害怕。 然后,他便说出他要和别人换妻!事实上他早已和其他几对夫妇约定来一次疯狂的换妻聚会。我听了以后,更加害怕。我拒绝他的一切提议,我只是觉得他背叛了我,他在压迫我,使我成为一个淫乱的人。我自己想,我怎能和一但全然陌生的男人,裸体相对,又怎能让他爱抚我,甚至和我性交。那简直是不可能,是我万万不可能接受的! 我们讨论的结果是大吵了一场。但我的丈夫仍不放鬆我,他不断向我游说,用尽一切威迫利诱的力法。结果,我只有屈服,我只好带着勉强而害怕的心情,答应了他去参加这个聚会。 第一次的聚会,我心里充满恐惧和害怕。我连怎样去打扮自己也不会,那天黄昏,我穿了什么衣服和怎样穿好衣服而上了车,我也彷彿不知道。事实上我并不清楚要参加那聚会的地点,我去到那一处地方,只见有一对夫妇在屋内,看来是这个聚会的主人。 走进屋内,他们又介绍其他客人给我认识,我的丈夫早已认识了这里的人。 我看见他们一点紧张的神态也没有,反而悠然自得。他们很自然地说话,彷彿是参加一个普通朋友的聚会一样。 我觉得似乎被遗弃似的,甚至我的丈夫也没有半点关心我,理睬我。过了一会,他们似乎正期待新的话题,新的玩意,我的脑袋里空白一片。后来,我心里只是在想,过一会儿之后,我将会变成怎样。那时,我忽然想,我还是快快离开这里,如果我不临崖勒马,我不知我会变成怎样了。 但不久之后,我才发觉事实并不如此,在半点钟之后,再没有什么可谈的时侯,更加上喝了一杯酒,那对主人夫妇便提议言归正题。 我想趁这个时侯走出去,但我没有法子走出去,我知道假如我一走出去,我和我丈夫的婚姻可能会因此结束的,我太爱我的丈夫,我一定不能这样做的! 我心里想:这一定是一个古老的换妻聚会,一定是各人找到伴侣后,再各自去找幽会的地力,那么我将会单独而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我一定会发神经的。 然而,这些人交换的方法真是与别不同,他们竟然在客听便开始了。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场面! 每一个人都开始脱衣,看来并不如想像中那么可怕,因为人人都脱,反而我不脱而觉得失礼,我也只有跟随着各人,脱下自己的衣服,直至一丝不挂。 室内光线暗淡,温暖如春,但我却的身不由己地颤抖着。而一切便在我心惊胆颤的状况之下开始了! 各人都在客厅中佔据了有利的位置开始进行性交了!在我一生中,连想也没有想到有这种场面,而且找也开始好奇地向她们注视。我看见有两人在我不远之处,正在互相拥抱,互相爱抚,他们的动作使我也不禁砰然心动。我的身体开始像火一样燃烧!乎忘记了我自己在看着别人,而是我也在做着他们的动作。 模糊地我发觉有一个男人向我行来,他对我说了一句话,但到现在为止,我也记不起他说了些什么,然后他的手便向我伸过来,他彷彿有百手千臂,我的身体各都被他抚摸过了,其实我没有什么感觉,我注视着面前一对对正在交媾的男女,看着她们热辣辣的动作,我不禁心猿意马。是的,我一定有一些反应了,因为我不知不觉坐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中。他继续抚摸着我的乳房,我的大腿。 突然,我觉得有些和以前不同的性兴奋,我再不去观看别人的动作,而专心致志享受性的刺激和快乐。我不理我这个伴侣的样子,也不理他叫什么名字,我只知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性器官很发达的男人。我让他进入我的体内,直插入我阴道的深处。我觉得他的阳具又粗又热,比老公的大好多。我也想尝尝别的男人的滋味。 这时我偶然看到了我的丈夫,他正在和另一个女人赤身裸体紧紧抱着,她是一个我不认识的漂亮女人,她双腿分开地骑在我丈夫的怀里扭腰摆臀地蠕动,估计这时我丈夫的性器一定插在她的肉体内,他和她脸上的表情都非常满足,简直是欲仙欲死的样子! 看到丈夫和别的女人做爱,我负罪的心一下子放鬆了。男人的抚摸下,我也有如登仙境的感觉。我开始进入迷茫的情绪。我紧紧拥抱着这个男人,也学我丈夫怀里那个女人一样,拚命地用自己的阴户研磨和套弄他的阳具。 这样的一会儿之后,那男人把我抱起来放到沙发上。他捉住我的脚踝,举高我的双腿然后再狠狠地把粗硬的大阳具插进我的下体狂抽猛插。他的动作把我带到我从未到过的地方一样。我不知他是在享受我还是我在享受他,我似乎在一连串的欢乐波浪上。 当一切都完了的时候,我只觉四肢无力地躺在地上,闭上眼睛,回想着刚才和男人性交的欢乐。我不相信我非常害怕的事然使我回味着,我不再害怕,我只觉得那是无可比拟的乐趣,这种乐趣我的丈夫是从没有给我的。 那天晚上并没有就这样完结,其他的时间是大交换,我与其他几个男人都在客厅来了几次。我不再是被动的或不愿意了。我不知我丈夫和几个女人混在一起,我不再留意他我只集中精神在我自己的享受,我记得那天晚上,除了两人合作之外,还有其他更複杂的游戏。我也依稀记得我甚至和三个男人在一起做性游戏。 如果在平时,我会认为他们在轮姦我,然而那时我已经如癡如醉了。我放浪地任每一个男人轮流把他的性具插入我的阴道里抽插直至射精。 有人说参加了这种聚会之后,回到家里一定意犹未尽,一定要与自己的配偶再来一次,但我却没有,我觉得全身无力,我只是睡在床上,五分钟不到睡着了,我好像发了春梦一样,一睡便睡了十三个钟头,当我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很好,比以前更充满了活力,我觉得我全身充满了生命力,似乎是重生一次,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癡母云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