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表妹孟卉


表妹孟卉

时间:2018-06-09 快要过年了,阿宾在家里忙着帮妈妈整理打扫环境。这天下午,妈妈吩咐他送一些年货到板桥姑姑家。 「阿宾!」妈妈说:「路上小心点。」 阿宾答应着,骑上妈妈的50cc小摩托车,往板桥去了。 到了姑姑家,姑丈上班不在,姑姑正客厅在抹地板,她招呼阿宾进屋,阿宾将年货交给姑姑,说:「妈要我送这个来!」 「哎呀!」姑姑说:「自己人客气什么嘛?」 「又不是什么大礼,您收起来吧!」阿宾进到客厅,一边脱着鞋子一边问道:「孟卉呢?」 「她在二楼房间,她爸爸新买了一部任天堂给她,整天打个不停!」姑姑说。 「那我上去找她!」说着便往楼梯上爬。 孟卉是姑姑的独生女,今年才国中一年级,还是贪玩的小女孩。 阿宾爬上二楼,来到孟卉房间门外,他打算吓唬吓唬她,就轻轻的转开门钮,突然推开门,大喊一声:「哗!」 房里面的孟卉果然吓了一大跳,并且从床上跃起来,将身体转向背对门口,双手忙乱的在膝间抓着什么,一时之间紧张失措,那东西硬是提不动,原来是一件三角裤,那条内裤卡在大腿根处间穿不上来,露出白皙皙的小屁股。 这丫头刚才正在抚摸自己的阴户。 阿宾比她还吃惊,站在门口吶吶的说:「孟卉..你..在做坏事..」 孟卉涨红了脸,恼羞成怒,骂道:「死表哥!你进来不会先敲门啊!」 阿宾走进去,关上门,说:「我又不知道你在..」 孟卉眼底噙着泪水,终于「哇!」的一声,捂着脸哭起来了! 阿宾这可慌了,跑过来揽着她,柔声的说:「别哭嘛..我什么都没看到..」 孟卉依然哭个不停,阿宾又说:「孟卉乖..不哭..再哭你妈会听到哦..」 这句话果然有效,孟卉收起哭声,但是依然抿嘴抽噎着。阿宾将她搂在怀里,努力的安慰她,孟卉一直低着头,阿宾说好说歹,她始终泪水流个不停。 「表哥..」她后来说:「你会不会笑我..?」 「我笑你做什么?」阿宾说:「小卉长大了嘛,疼爱自己是正常的事。」 「可是..」孟卉说:「你刚才也说那是坏事..」 阿宾说:「我跟你开完笑的,我..我也会自慰啊!」 「真的?」 阿宾指天发誓,说他十岁就会自慰,孟卉半信半疑,不过总算不再哭泣。 阿宾仍然搂着她,说:「来!哥哥看看,几个月不见,你漂亮很多哦!」 孟卉害羞的笑着,说:「你骗人!」 阿宾只好再发一个誓,又哄了半天,孟卉终于开心的笑起来。 「来!」阿宾扶她起来:「将裤子穿好!」 孟卉红着脸把三角裤拉好,阿宾看着她臀部翘起的弧型,心里面想:「小女孩真的长大了!」 「表哥..那我问你..」孟卉说:「像这样..会不会..把自己弄坏?」 「咦?」阿宾说:「怎么会弄坏?你别乱想!」 「可是,人家和以前不大一样耶!」 「怎么不一样?」阿宾问。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不一样。」孟卉说。 「这样好了,」阿宾说:「我帮你看看,就知道有没有不一样!」 「我才不要!」孟卉又羞红了脸。 「我是哥哥嘛!」阿宾说:「哥哥看一下没有关係的!」 孟卉扭扭捏捏,反正不要,阿宾就说:「不然我先给你看看我的好了!」 孟卉更急了,说:「不行!不行!..那..好嘛..我给你看..你不可以欺负我哦..」 阿宾作了保证,他让孟卉张腿坐在床上,他跪趴在床沿,看着表妹的下身。孟卉方才虽然穿回内裤,一条短裤还抛在旁边,阿宾望着她又白又嫩的大腿,米色三角裤所包裹的阴阜已经有点贲起,同时闻到少女淡淡的幽香,十三岁的年纪,生涩的果实正在慢慢成熟。他伸手去扯那三角裤,孟卉又拧了一阵,半推半就的,才让他脱去。 阿宾趴到孟卉的双腿之间,和小阴户离不到十公分的距离,看得清清楚楚的。 孟卉刚开始发育,私处长出疏疏短短的几根毛,外阴还紧闭着,阿宾用指头在上面慢慢的划来划去,孟卉紧张的去抓他的肩膀。 「这是大阴唇,」阿宾说:「这里会再长大长厚,而且再大的时候,可能还会慢慢张开,知道吗?」 孟卉点头应着,阿宾用食指和拇指将大阴唇一分,就露出里面红红的嫩肉。他再将食指轻轻的点在肉上,略略一钻,说:「这是小阴唇,也是会长大,这里会敏感对不对?」 孟卉已经在瞇眼咬牙,勉强的应着说:「嗯..」 阿宾的指头又深入了一点点,说:「这已经是里面了,你疼爱自己的时候可别太进来,不然真的会弄坏。」孟卉急短的喘起气来,小胸脯快速起伏不定。阿宾抽出手指,眼睛看着孟卉的反应,同时将指尖移到最敏感的地方,轻轻地点在小肉芽上面。 「啊..」孟卉忍不住叫了一下。 「这是阴蒂,」阿宾说:「揉这里的话会很快乐,对不对?」 他一边问一边揉着,孟卉的双手已经失去力气,仰倒在床上,脸上满是恍惚的表情,阿宾追问着:「舒不舒服?」 孟卉被揉得花枝乱颤,连忙说:「舒服..很舒服..」 阿宾方才吓断了孟卉自慰,现在努力的弥补她,他不停的爱抚着小穴,空出的一只手也在她胸前隔着上衣摸着小乳房,孟卉没曾经验过男人,快感连连不断,不一会儿,便将阿宾的手指喷得水淋淋的。 「哥..好表哥..啊..啊..你好会摸啊..小卉..好舒服啊..哦..哦..怎么会这样好..啊..啊..」 「哥哥让你飞上天好不好?」 「好..好..哥哥..再疼我..啊..啊..小卉要死了..啊..啊..我要死了..喔..喔..死了呀..」 孟卉抽 不停,显然高潮了。阿宾待她浪声停歇,爬上床侧躺在她旁边,孟卉转身投进他怀里,阿宾怜爱的说:「美吗?」 孟卉点点头,阿宾说:「那..刚才把你打断的,不欠你了哦!」 孟卉不依的说:「我又没说你欠我!」 阿宾笑着看她,孟卉慢慢闭上眼睛,阿宾识趣的去吻她的小樱唇。孟卉当然也没接吻的经验,阿宾带着她,舌头在她的嘴里翻搅着,孟卉一直闭着眼睛,一副陶醉的样子。 阿宾开始逐粒剥开她的上衣扭扣,然后在她胸前游走一阵,又伸手到她背后要去解她内衣,却扑了个空,这小妮子竟然穿的是开前胸罩,阿宾弄了半天不知如何处理,孟卉嘴上和表哥Kiss着,自己熟练的用手一按,两个罩杯就「啪!」的向左右分开了。 阿宾温柔的摸着,那乳房才只有肉包子大小,乳尖一点点,他停下了吻,转头去看。小小的山丘在胸前隆起,形成可爱的碗型,顶端两点粉红的相思豆,正在告诉阿宾她的青春无瑕。 「最近都会很痛!」孟卉说。 「当然啊!」阿宾说:「你一直在长大啊!」 阿宾低头含住粉红小豆,那乳头早就已经挺得发硬,他用舌头轻舐着,又用双唇不停的上下吮动,孟卉搂着他的头,快乐的娇啼起来。 「喔..喔..嗯..嗯..」 阿宾吻过了乳房,继续往下一路吻去,温柔的用舌头走过肚脐、小腹,又来到孟卉的阴户。这次旧地重游,熟门熟路的,伸舌便朝阴蒂舔去,孟卉哪知道连这里也会被吻,第一次面临这么肉紧的场面,而且那种美妙的感觉和自慰真的太不相同了,不禁「啊!啊!」大叫,阿宾连忙停下,说:「小声..孟卉..」 孟卉忍了忍,还是「哼..哼..」的哽咽着,阿宾不敢太过于刺激她,便从阴唇先来,轻轻的舐动。孟卉捉了一只枕头压住自己的脸,免得又叫出声音,阿宾顺着肉缝耐心的吻着,等到孟卉的反应热烈起来,才又试去吮那嫩芽,这次孟卉没那么激动了,她挺摆屁股,享受并且欢迎表哥的舌头,浪水大量的涌出,阿宾来不及吃,有一些便沿着屁股缝流下来。 阿宾也真作怪,将孟卉翻了身,要她翘起屁股,孟卉乖乖的做了。阿宾伸长舌头,像吃霜淇淋一般的从阴蒂、划过阴唇,直舔到她的肛门,害得孟卉这边骚痒得「咯咯」笑起来,他反正到处乱吻乱吸,把个表妹搞的软无力,才满意的回来含着阴蒂,专心的舔弄起来。孟卉美到极点,一直扭动腰肢想要躲开,可是下半身被表哥牢牢的抓着,终于逃避不过,再度高潮了! 「表哥..哦..哦..弄死妹妹了..啊..啊..」 她的骚水向后直喷,弄得阿宾满脸都是,阿宾也不介意,还是凑着嘴吃到她高峰过完,才取来面纸将脸上的浪渍抹去。 孟卉浪完了躺在床上,娇软无力,阿宾知道她没那么快恢复,就让她好好休息不再吵她。孟卉喘过一阵,也爬不起来,还是满脸茫然。阿宾帮她取来内衣内裤,递给她穿上,问她:「小卉骚够了没有?」 孟卉疲倦的撒娇说:「哥哥笑人家..」 阿宾再帮她穿回上衣短裤,说:「休息够了赶快起来哟,我是要来找你打电动玩具的,姑姑说你们刚买了任天堂。」 孟卉又慵懒的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撑起身体,他问阿宾说:「表哥有打过任天堂吗?」 「没有!是不是接电视的那一种?」 「是啊!」孟卉从桌下取出一部游戏主机,说:「很好玩的,我们来打超级玛利好吗?我教你!」 孟卉将主机和电视连结好,俩个人就开动双打起来,房间另起了一番吵闹。 「表哥!快去吃那个菇..小心..那只龟来了..跳..跳..吃花吃花..打它..对..一直打..」孟卉很热心的教起表哥。 「孟卉!阿宾!别打疯了!」姑姑推门进来,说:「阿宾我拨过电话给你妈了,今晚在这里吃完饭再回去,已经煮好了,马上来吃!」 「好的!」阿宾和孟卉回应着,手上的钮仍然按个不停。 「快来啦!等会儿再打!」姑姑催着。 她们只好悻悻然的先停了机,下楼吃饭,俩人草草扒了几口,丢下碗筷,说:「吃饱了!」,然后又奔回楼上去开打。 这回打了两个多小时,十分尽兴。后来,阿宾说他想回去了,孟卉不捨的揽着他,说:「那哥哥明天还要来哦!」 阿宾吻了吻她,俩人对视着,阿宾忽然问:「小卉你要不要看看我?」 「什么?」孟卉不解。 「看看这个啊!」阿宾牵她的手去摸自己的裤档。 「我..我..不敢..」她说不敢,可没说不要。 「哥哥看过你,也应该让你看一看才公平!」 阿宾解开裤带,褪下裤管,然后又将内裤拉下,露出黑黑的阳具。孟卉不好意思的看着,阿宾要她蹲下,好看得仔细。 「好多毛啊!」孟卉蹲下来说:「这..一条..就是男生吗..?」 「是啊..这是..这是长大菇!」阿宾说。 「长大菇?吃了会长大吗?」 「是啊!吃了就长大!」阿宾笑着说:「不信你吃吃看!」 孟卉哪里敢吃,但是继而一想,刚才表哥都将自己吃得那么舒服,怎么好拒绝他!便微微张开小嘴,将龟头含进去一点点,舔了几下,觉得也没甚么可怕的,便整颗吞进来! 阿宾连忙说:「妹妹可要轻点,别咬了我!」 孟卉嘴里吸着鸡巴,抬头对阿宾笑,那样子真够骚浪,阿宾不由得脑门充血,鸡巴也忽的挺硬起来。 「啊!」孟卉赶紧把它吐出来,说:「表哥骗人!原来是它会长大!」 阿宾得意的「哈哈」笑起来,孟卉看着那鸡巴,既长且硬,龟头胀得又红又亮,对準了自己的鼻尖还一直点头。 阿宾开始教她怎么握住鸡巴,怎么套动,还要她再去舔龟头。孟卉嘴小,只能刚好把龟头含住,上下的吸吮起来。她吃了一会儿,阿宾又教她舔着龟头顶端那条索,孟卉一边舔着,一边看表哥的反应,问:「哥哥舒服吗?」 「很舒服!」阿宾说。 可是孟卉没有经验,吃了半天只把鸡巴越吸越硬,就不像要吸出精来。阿宾慾火攻心,又不愿和还不懂事的孟卉真 销魂,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问孟卉说:「小卉,你想不想看男生自慰?」 「唔?」孟卉停下来,疑惑的看着他。 「来!」阿宾带她到床边一起坐下,一面套鸡巴着一面说:「像这样..要很快很快..」 「啊!要这样!?」 阿宾套得舒服,将孟卉搂过来,吻住她的嘴唇。孟卉马上伸出舌头和阿宾缠斗着,阿宾右手越套越凶,左手从孟卉腋下穿过,将她的小乳房掳获,轻轻的揉动。他同时享受三个地方,情绪层层向上高昂,鸡巴也涨得更大更硬,后来他觉得快完蛋了,赶忙挣脱孟卉的嘴,说:「小卉,快!舔哥哥!」 他同时在孟卉的肩膀上用力,将她按伏下来,孟卉听话的张开嘴儿,正要去含那龟头,突然间一股白色的黏液从马眼飞射出来,一部份喷到她脸上,一部份刚好喷进嘴里,阿宾继续按着她,让她还是将龟头吃进去,那后头间歇的两三股精液全射在孟卉的口腔里面。 孟卉满嘴热精,吐又吐不掉,阿宾还直说着:「乖妹妹,吞下去。」 她便憋着气,一口吞下,阿宾再教她将鸡巴吮乾净,她看着那开始萎缩的阳具,说:「长大菇坏了!」 阿宾将她搂起说:「怎么能坏,等你再长大一点,它还要给你更多的快乐!」 孟卉懂得阿宾的意思,说:「嗯!我会快快长大!」 阿宾穿回裤子,和孟卉一起下楼。姑丈已经回来了,和姑姑正在客厅看电视,阿宾和她们道了别,骑车离去。
上一篇:淫蕩的业务员 下一篇:性交后十分疲劳该怎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