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出师登州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出师登州

时间:2018-08-09 重新登上车后,龙灵儿笑道:「看不出来,叶大哥还挺厉害的,几句话就把他们吓跑了。」   「那是当然啦。」叶天龙得意洋洋地说道:「这些家伙怎么和我斗。当初我出来混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督府在艾司尼亚的市民心目中已经拥有非常好的口碑呢?」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柳琴儿忍不住敲了叶天龙一下:「吹牛。」   对于叶天龙他们三人的谈笑,于凤舞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笑容,叶天龙看在眼里,忍不住暗自歎息了一声。   「你是叶天龙……叶大人……」   上车后一直抱膝而坐的金髮少女这时候在一边瞪起她那双秋水潋滟,好像能说话似的秀美眼睛,毫不怕生地上下仔细打量着叶天龙,似乎是要在他的身上找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一般。   「十足真金,如假包换。」叶天龙拍着胸膛,开玩笑地说道。   但他的心中却升起了更大的疑团,这个金髮少女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历?   听她的口气,好像是认识自己一般?   金髮少女偏着脑袋想了一下,对叶天龙说道:「叶大人,你能送我回家吗?」   当听到这个金髮少女的家远在千里之外的南海,叶天龙和于凤舞不禁交换了一个眼神,这少女居然从这么远的地方被带到艾司尼亚,而她表现出来的又和她的年纪有着相当大的距离,这实在令人难解。   和这个金髮少女交谈了一阵,叶天龙知道了她的名字和于凤舞和龙灵儿的表情中,叶天龙知道这个金髮少女身世。   从并没有说谎,于是,他便拿出一笔钱交待手下的金凤卫将这个名叫海琳的金髮少女送到艾司尼亚最大的车行四海车行,坐他们的长程马车到南海。   因为四海车行在大陆各地都有分行,在长途客运一行中有着最好的信誉,相应的,他们的价格也是最高的。   「真看不出来,你这个家伙还真做了一件好事。」   海琳下车之后,龙灵儿坐到叶天龙的身边,高兴地说道。   叶天龙收回望向金髮少女背影的视线,看着龙族美少女笑笑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可是我一向的作风啊!」   「哼,你老实说,心中有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像这样的美少女应该把她留在身边才对的。」龙灵儿皱了皱秀美的鼻子,似笑非笑地说道。   叶天龙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龙灵儿的话,而是收起了笑容,对于凤舞说道:「说实在的,我总觉得这个叫海琳的少女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于凤舞点点头,道:「她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而是她的心中思想太过简单,照理说,从她的表现看来,她的心思应该是比较複杂的。除非是她能够控制自己的心思意念,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她如此小的年纪,实在让人感到可怕。」   听到于凤舞的口中说出可怕两个字,叶天龙也不由得微微一楞,他只不过是因为心中的不安,没想到于凤舞会有这样的感觉。   他不禁庆幸道:「幸好我感觉到不妙,就决定採用敬而远之的办法。」   「那也没有这么严重。」于凤舞摇头道:「海琳的心中对我们没有什么敌意和恶念,这一点我可以肯定的。」龙灵儿也在一边用力点头,来加强于凤舞的话。   「不管怎么说,我对这些吃不準的事情,能够避开,就尽量避开。」   叶天龙抓了抓自己的脑袋:「现在手头的事情就已经够让我头痛了。」   「相信我,你很快就会离开艾司尼亚的。」于凤舞轻轻歎息了一声,将视线投到窗外。   「夏赫那边很快就会有大消息传来的。」   看到于凤舞颇为奇怪的神情,叶天龙不禁将疑问的眼神投到柳琴儿的脸上,后者只是微微耸肩,表示她也不清楚。   于凤舞的话很快得到了应验。军部的快马流星在第二日上午就给艾司尼亚的人们送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夏赫的军队一夜之间攻克了登州的重镇赤河城。   拂晓的光芒刺散清晨的薄雾,照耀在微波蕩漾的河面上,好像是无数面镜子在闪闪发光,大大小小的村庄分布在大河的两岸,高低起伏,远处的村庄被似雾似气的一层薄纱覆盖着,若隐若现。   极目望去,天边逶迤的群山,数峰相叠,在渐渐泛出金黄色的天际画上浓绿的一笔。   这里是法斯特帝国赤河南岸,这一条河水势缓和,刚好形成了帝国的高阳州和登州的界河。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三千名甲冑骑兵清脆的马蹄声打破了赤河两岸的安宁,阳光照射在这些甲冑骑兵漂亮的甲冑上,更是发出耀眼的光芒,让一切都变得亮晃晃的。   从这些甲冑骑兵金黄色的徽章和军旗上,就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出,他们是来自帝都艾司尼亚的城卫军,法斯特帝国中最精锐的骑兵部队。   而他们的主将则是东督叶天龙。   一向拱卫帝都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有着非常重大的原因。统治法斯特近六十年的皇帝安德列三世在一个多月之前突然神秘驾崩,留在帝都的三个皇子为了争夺法斯特的皇位是各尽所能,其中二太子文冶达在佔据了无忧宫不到十天的时间之后,便宣告失败,和数名亲信潜逃出宫。   而这个时候,原本奉命前往青州平乱的夏赫将军,不但拒绝了军部让他回艾司尼亚参加安德列三世葬礼的命令,而且率领麾下十万大军投入了突然间出现在高阳州并打出法斯特帝国正统继承人旗号的文冶达麾下,公然宣布支持这位自称为法斯特新皇帝的文冶达陛下。   对于身在帝都艾司尼亚的法斯特王公贵族来说,这可是法斯特帝国建立以来,第一次有帝国军队直接参加的叛乱。   以前的皇位之争,都是发生在法斯特帝国宫廷的内阴谋活动,而现在却是有十万帝国大军的直接参与,其中的差别是不言而喻的。   在树立反旗之后,夏赫马上做出了一连串的军事部署,派遣他旗下的军队完全控制了他们的驻扎地高阳州全境,并分兵进入邻近的登州境内,兵锋所指,是位于登州南部的登封仓。   被誉为法斯特帝国三大粮仓之一的登封仓,非但屯积了大量的粮草,在其附近地区还有一座以盛产铁器出名的城市布格亚,其战略地位是可想而知的。   因此,当八百里加急军情被送到帝都艾司尼亚的时候,马上出兵便成了大家的一致选择。   但不管是尤那亚还是吉里曼斯,他们都不希望自己的实力因此而受到影响,毕竟是要和身经百战的夏赫将军交战,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古有明训。两虎相斗,坐山观虎这样的情势,尤那亚和吉里曼斯都是非常清楚的。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人先提出来的,就在紧急军情抵平定青州之乱的东督大人,天龙军团的军团长,青州总领叶天龙率部迎战夏赫的大军。   「叶天龙大人能征惯战,足智多谋,平乱有术,兼且麾下谋臣勇将济济一堂,此去高阳州,自然是旗开得胜,将乱臣手到擒来。」   在临时举行的紧急会议上,海鹰扬用他那清越特别的声音稳定地发表建议,字里行间透出一种无形的强大说服力,让叶天龙真正领略到了这个和于凤舞齐名的法斯特一代名将所具有的慑人实力。   「更让人敬佩的是,叶大人嫉恶如仇,除害之心不为人后,为国之事殚精竭虑……」   海鹰扬的话让叶天龙根本没有办法不接受平乱的任务,随着讚美之词不断迭加,甚至他连推辞的话也难以说出口。   当然,其中有一个含义是暗指叶天龙出手对付贾拉德的斗的那个人岂不是佔得大便宜了吗?   行动。   自然,最后的决议是惊人的一致,除去没有发言的当事人,所有的王公大臣全部赞同由叶天龙出任平乱都指挥,总督登州和高阳州的军政,力求尽早平定文冶达和夏赫等人发动的达艾司尼亚三个时辰之后,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便一致推举刚刚叛乱。   更让叶天龙恼火的是,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借口帝都艾司尼亚需要城卫军的全力保护,而身为东督的叶天龙又要远离艾司尼亚,因此,让叶天龙暂时交出东督府两万城卫军的指挥权,将城卫军的指挥权统一到刚刚成立的帝都安全委员会。   虽然叶天龙的心中是百般的不愿意,但显然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两个家伙已经有了某种程度的默契,他们的联手哪里是叶天龙可以抵挡的。   一番软硬兼施,叶天龙也只有无可奈何地交出了东督府的兵权,不过他也并不是束手就擒的人,以带走自己亲卫队的名义,将三千名精锐的城卫军调拨到自己的旗下。   根据法斯特帝国的惯例,将军身边的亲卫队是跟随将军行动的,而现在叶天龙的身份,拥有三千亲卫队是非常正常的,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也没有理由提出异议。   对于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来说,将叶天龙对城卫军的指挥权取消掉,就已经是达到目标了,不管怎么说,叶天龙的东督府还有一万七千名城卫军将士归到他们的手中,这足以改变艾司尼亚的势力分布。   而对于叶天龙来说,在名义上,他现在的地位是升高不少。   以一个军团长的身份,他现在手中拥有三个州的军政大权,这是于凤舞和海鹰扬也没有得到过的惊人权力,翻开法斯特帝国的历史书,也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拥有过两个州以上的领地。   法斯特帝国现今一共有三十一个州,可以说叶天龙就控制了十分之一,只不过现在真正在他手中的只有青州,其它的两个州还需要他自己去努力争取。   在离开艾司尼亚之前,东督府的原有部曲,叶天龙是决定要全部带走,但头一个参军石义信却决定留在艾司尼亚。   「只要艾司尼亚的东督府存在一天,我这个东督参军就要坚守一天的位子。」   望着石义信坚定不移的眼神,叶天龙原本打算让他到青州出任政务官的念头也只有放到肚子里面去了。   和石义信一起留在艾司尼亚的还有鲁图先,因为知道他真面目和底细的人非常少,留在艾司尼亚,他可以继续发挥耳目的作用。   「有他们两个人留下来,至少可以帮你看住东督府的城卫军,不让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完全掌握东督府。」   于凤舞得知他们这样的决定,十分赞同。   她本来就不赞成叶天龙完全带走东督府部曲的做法,因为这样一来,等于是把东督府的势力拱手相让,日后想要重新进入艾司尼亚,就比较困难了。   「虽然说,留下来是有一定的风险,但这是非常需要的。   你把自己的部曲全部带走,不但让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更加容易控制城卫军,而且对你的戒心将更大。「   叶天龙之所以想到把东督府里自己的部曲全部带走,是怕他们留在艾司尼亚,会受到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威胁和计算,甚至是遭遇杀身之险。   现在听于凤舞这么一说,他也不得不点头。   明白到自己主将的良苦用心,东督府的部曲自然是心怀感激。自告奋勇留下来的部曲也不在少数,经过一番仔细的斟酌,终于最后确定了留下来的人选。   根据法斯特军队的规定,任何一个将领出征,都不得随军带自己的妻妾,加上于凤舞也想等到安德列三世的葬礼结束之后,再离开艾司尼亚,因此,于凤舞她也留在了帝都艾司尼亚。   这样一来,连带着叶天龙身边的其它诸女也都留在了艾司尼亚,因为向来唯于凤舞马首是瞻的她们要等于凤舞一起动身。   就这样,在全国各地的众多皇亲贵族赶往艾司尼亚奔丧这一次出征,他的身边连一个女人都没有,混在城卫军一大帮男人的中间,叶天龙也似乎是回到了他以前在地方上单身的日子。   虽然是第一次独立的带兵出征,但叶天龙在这段时间里从于凤舞的身上学到了不少的军学兵法,而且也经历了数次大战,现在的他和一年多前那个地方警备队的百骑长已经是判若之际,叶天龙带着三千城卫军踏上了前往登州的征程。   两人。   一离开艾司尼亚,叶天龙马上派遣信使快马加鞭,前往青州调集军队,除去必要的地方守备部队外,命令所有天龙军团的部队全部集结到青州和高阳州交界,做好全面出击的準备。   而他自己则带着三千的城卫军火速赶往登州,兵贵神速,深知登州重要性的叶天龙是绝不能让登封仓和布格亚落入夏赫的手中,否则夏赫军将如虎添翼。   根据军部的情报,进入登州的夏赫军总共不过两万人马,他们兵分两路,从两个方向朝登封仓进发,一路上摧城拔寨,势如破竹,地方警备队根本无法对其做出有效的抵抗。   因此,叶天龙一定要尽早赶到登封仓,组织当地的警备队协同作战,如果稍有迟延的话,光靠登封当地的警备队和区区三千名登封仓的守军,是无法与夏赫的正规军相抗衡的。   走到半路的时候,前方的消息传来,夏赫的一路军队已经抵达登封,但被当地的守军依靠地利的优势挡了下来,无法再前进一步。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能够带领登封仓的守军抵抗夏赫的军队?」   叶天龙在催促手下加快行军速度的同时,不免对登封仓的守将产生兴趣。   「是一个名叫乌言灼的偏将。登封仓的守将早在夏赫的军队到达之前就想投降对方了,但被他的手下偏将乌言灼发觉而阻止,才不得不率军抵抗的。」   在得到叶天龙出征的消息之前,绿芙蓉夫妇就已经派遣大批的天龙秘谍潜入高阳州和登州,收集一切可以利用的情报。   现在站在叶天龙面前的也是来自天龙秘谍的信使,显然他在来之前,已经收集到了十分详细的情报,因此,回答起问题来显得十分流利。   叶天龙又问了问夏赫军的部署情况,在心中略微盘算了一下,便马上传令全军改变方向,朝赤河城前进,他要截断夏赫军的后路,从夏赫军的后面发动攻击。   既然那个叫乌言灼的偏将可以率军抵挡夏赫军的攻击,那么在得到叶天龙的援军马上到达的消息后,想来总还能够再多支持几天的时间。   为了给登封仓的守军最大限度的鼓舞,叶天龙连续派出三组快马,以连续的方式向登封仓的守军传达大批援军马上赶到的消息。   同时传令让登州各地的警备队转入战事编制,召集预备兵,加强守备能力。   一切布置妥当,叶天龙便带着三千城卫军抄小路星夜扑向赤河城。   一路上,叶天龙他们遭遇了几次夏赫军的游哨兵,人数都在一、两百人左右,显然在攻打登封仓的同时,夏赫军也在向四面八方扩张,意图控制外围的区域。   这些零星的遭遇战,叶天龙都是争取一举全歼对手,让手下的城卫军充分发挥甲冑骑兵的高速机动性,加上又是佔有绝对的优势,自然打得十分轻鬆漂亮。   从俘虏的口供中得知,进入登州境内攻打登封仓的夏赫军是由夏赫的侄子夏云所统帅的,在出发之前,夏云便已经被文冶达封为登州总领,也就是说,只要夏云打下登州,这地方就是他的领地了。   因此,夏云在进入登州之后,兵分两路,他自己带着主力攻打登封仓,而让另外一路军队走不同的路线,让他们一边收服沿途的城镇,一边扩充军队的实力,最后对登封仓形成合围之势。   对于叶天龙来说,有意思的是夏云让这一路军队走的路线刚好和他选的路线完全一样,只不过他的起点是对方的终点,而对方的起点则是他的目标。   故不可避免的,叶天龙他们要和夏云的这一路部队在半途正面相遇。   但由于叶天龙推进的速度奇快,而对手要收服一路上的城镇,招兵买马扩充队伍,行军的速度缓慢,双方的相遇点预计会在赤河南部地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屎尿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