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玲珑孽怨 第六十章 踌躇满志


玲珑孽怨 第六十章 踌躇满志

时间:2018-08-10 「当然不说,呵呵!」虎子跟在他后面,蹭磨了片刻,扭扭捏捏道:「小姐当年可真是一个大美人啊!」   成进哼了一声,道:「是么?怎么?」   虎子笑道:「什么时候让我跟小姐也……也……也……」小心地看着成进脸色。   成进果然脸色一变,喝道:「混帐!以后不许再有这个念头!」   虎子嘟嘴道:「龙神帮上下百几口人,每人都上过小姐。我从小就跟着你,却……」   成进喝道:「我说不行就不行!姐姐已经够惨了,不许再欺负她!」   虎子不服道:「那你自己又……」见成进的脸色已经难看之极,赶忙住口不言。   成进怒道:「你要想跟着我,最好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不听我的话,就别怪我不给面子!」气呼呼地走向大厅。虎子心下不服,却不敢顶撞他,跟在他后面也走了出去。   正要踏入大厅,成进停步道:「虎子,你从小跟着我,外面那帮家伙对我便再忠心,终不及你亲厚。你好好干,不要乱动歪念头,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虎子「哦」了一声。   成进问:「赵昆化的老婆女儿怎么样了?」   虎子道:「那几个贱人?嘿嘿,给那帮人一直操到半夜三更,老赵的老婆晕了几次,到最后全都不省人事了,这当儿只怕还没醒!我仍把她们锁在那儿,你要不要去看看?」   成进道:「不去了,别把她们弄死就行。你叫人把赵老贼的尸体抬到大厅,我有话说。到时你配合一下,如此这般……」   虎子答应一声去了。成进想了一想,走到赵昆化的房里,找出一套白衣穿上,再拿一条白带扎在头上,拿点辣椒汁将自己的眼睛弄红,打扮成一付孝子的模样,来到大厅。   大厅中早已聚满了人,大家看着赵昆化直挺挺的尸身,议论不休。一见成进进来,立时禁声不语,静寂一片。   成进大声道:「赵老帮主已经去世!大家记得是谁害的?」众人齐声道:「罗参!罗参!」   成进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道:「赵故帮主手创龙神帮,我帮能有今日的兴盛,全赖他一人之力。他老人家今天去世,我们本应为他风光大葬……」顿了一顿,看了看众人,眼角示意一下虎子。   虎子道:「成帮主……这个……」成进道:「你有什么话说?」   虎子道:「成帮主虽然……这个……那个……本领高强,但毕竟年轻。现在敌人所忌的,可能还是赵老帮主。我怕敌人一听赵老帮主去世,马上就会趁火打劫对我们不利,我们可还元气未复……」成进道:「我年幼德浅,如何比得上赵故帮主。你说的倒也有理,只是赵故帮主去世,须瞒不了人。」   当下便有人叫道:「那我们就先葬了老帮主,但先不和外面的人说……」   成进马上道:「此计甚妙!府里的人也不要跟他们说,等我们大仇得报,再提罗参的人头来拜祭老帮主便了!」心想先瞒着霜灵再说,不然她来做孝女时,众人碰面,他成进可不知道要如何收场。   众人见令已下,也就没人再出来提其他意见了。于是成进提声喝道:「赵故帮主逝世一事,有谁敢洩漏出去者,杀无赦!」众喽啰我看看你,你看看我,应道:「是!」   成进微微一笑,道:「现在我们励精图治,不许妄近女色!未得我许可而碰了后堂的女人的,嘿嘿!手碰了就把手砍下来,要是那话儿碰了,就做太监去!听到没有?」当下厅中零零落落响起几声「嗯」。成进喝道:「听到没有?!」众人齐声道:「听到了!」   成进心想这下姐姐她们该当稳如泰山了,笑道:「好!练得好的我会赏女人的,哈哈!大家努力罢!」赵昆化诱之以色这一套大为好用,成进不客气便继承了下来。   于是指兵点将,将帮中众人重新分队,重新指派了他比较信任的几个人任队长。有几名原来的小头领被降为兵卒,自是心中不忿,当下便有人不依,大声抗议。成进脸一黑,冷冷道:「那你是觉得我安排得不对啦?」那人还待说话,旁边的同伴用肘弯捅了捅他,他白了一眼,却也不敢再说。   既然无人反对,成进于是尽情分派。令十数人散在外面打探消息,其余的人除了留一队守在山脚外,所有帮众全部召回帮中各施各职,守住山上各处关口。「现在是非常时期,大家不许轻举妄动,只可静观其变。」   分派完毕,成进将要在左近买一大屋之事交付虎子,命他马上下山去办。自己便即亲率帮众为赵昆化下葬。虽说是初葬,但从择地、拜神、动土到下葬完毕,啰哩啰嗦一大套,仍是麻烦非常。好在龙神帮人手众多,终于在日落之前,将赵昆化在山坡一角下葬完毕。龙神帮中能手倒也不少,仓促间刻好一块石碑,上书「赵公讳昆化之墓。孝婿成进永乐元年十月十七日立」,竖在赵昆化墓前。   吃过晚饭,成进这两日房事过度,今天又忙了一整天,不禁感到有点骨骼鬆散。本来打算马上去将赵昆化已死这一喜讯跑去告诉母亲的,也只好暂时搁起。天还没尽暗,他头一歪倒在床上,没片刻便已呼呼睡去。   到他一觉醒来时,日已近午。成进吃过早点,在山上信步而走。但见帮中众喽啰果然忠于职守,练功的练功,看门的看门,十分卖力,不由颇感满意。心道:「等元气一复,我便亲去城里探个究竟。只要布置得当,罗参那草包何足道哉!赵老贼又笨又性急,到时看我的,嘿嘿!」到时自己不仅能在方圆百里之内呼风唤雨,又有一众美女供自己任意享用,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也将会永远在自己的身边,不由越想越是开心得意。   信步走入后堂,便想去石屋中看看赵昆化的妻女现在什么模样。赵家母女三人连同秦晶,仍是一丝不挂地被绑在石屋一角。赵夫人一见成进,恨恨地看了他一眼,眼中充满了怨毒。成进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倒是赵霜茹赵霜瑶姐妹缩作一团,不敢作声。   成进抬脚分开赵夫人的双腿,一脚踩在她的下体上,冷笑道:「夫人你给我操也操过了,要是嫌我那帮兄弟服侍得你不过瘾,我马上就再叫几十个人来。嘿嘿,弟兄们一见是夫人您,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把夫人您操得服服贴贴,把你这肉洞操到疼得尿尿都尿不出来!哈哈,好不好?」将脚稍稍一抬,向着赵夫人胯下一踢,在赵夫人的惨叫声中,仰天大笑而去。   出得石屋,又想去跟姐姐亲热。但一踏入门,姐姐和姨妈却睡得正熟,只有阿琪睁着大大的眼睛怯怯地看着他。成进抱着阿琪的脸亲了一口,道:「阿琪乖啦,好好照顾你娘,让她好好休息吧,等她醒了我再来看她。」阿琪「嗯」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话,却欲言又止。成进不想打扰姐姐休息,对阿琪笑了一笑,退出门去。   「还是快把这好消息告诉娘吧!免得她还在担心。」一路想得对娘的说辞,一路骑匹快马直奔赵府而去。   赵霜灵一见成进回来,心中欢喜,挺着肚子拉着他的手进屋。成进一见她却心中有鬼,笑笑亲亲她,好言安慰,叫她怀了孩子就应该在房里乖乖休息。好歹摆弄得霜灵乖乖躺下,自己却跑向母亲的房里。一路对自己说:「跟你说你爹的死讯,就不能不让你去守丧。你一守丧,平白的叫我难做事。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嘛!」颇感心安理得,暂时就将霜灵抛到脑后了。   杨绡玲一见他进来,马上站了起来:「成公子……」   成进笑道:「说个开心的事给你知,赵昆化已经死了,现在我最大了!从龙神帮到赵府,所有的人都听我的啦!哈哈!」杨绡玲大喜道:「真的吗?恭喜成公子!」   成进摸着她的脸,道:「以后你不用再担心受怕了,有我在这儿,不会再有人再来欺负你了。」杨绡玲喜极而泣,道:「谢谢……谢谢成公子……那我的孩儿……」   成进想现在先别说出自己的身份,于是道:「你儿子没事,放心吧。」杨绡玲低声道:「有成公子照顾,我很放心……」成进「嗯」了一声。   杨绡玲又道:「那……那我女儿呢?还有我妹妹,她们还好吗?」成进笑道:「她们很好,正等着跟你相见呢!我打算在山下买间大屋给她们住,到时你搬过去,就可以一家人团聚了。」   杨绡玲抹抹眼泪,真觉恍如隔世,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道:「成公子大恩大德,玲婊……我……我真不知何以为报!我做牛做马……」成进慌忙将她扶起来,道:「不用这样。你是我的人,我当然要帮你的,是不是?到时我也到那儿住,你就永远跟我在一起,做我的人,好吗?」   杨绡玲道:「好……玲……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怎么会不好呢?只是……只是我妹妹跟女儿也在那儿,只怕……只怕不太方便啊。」成进哈哈笑道:「这有什么,她们也都是我的人了嘛,大家快快活活地在一起,多好啊!」   杨绡玲脸一红,低声道:「成公子,你……她们……都给了你了吗?」成进笑道:「是啊,昨天我才跟她们……嘻嘻!」放低声音,在杨绡玲耳旁道:「她们跟你一样,还是那样的漂亮,下面还是很棒的喔,我真是艳福不浅!」   杨绡玲听他说话下流,脸上飞红,轻咬嘤唇,轻轻「嗯」了一声。想到自己姐妹母女三人,竟要共事一夫,情何以堪?心里似是堵着一块东西颇不舒服。只是惨遭多年的折磨蹂躏,今天终于得脱魔爪,这恩公还这么爱惜自己,不嫌自己身体髒,她又怎么能说不呢?何况刚才还在说要做牛做马什么的。轻声道:「成公子不嫌弃妾身残花败柳之身,妾身还能说什么呢?一切听凭成公子做主……」   成进大喜,一把抱住杨绡玲,道:「我做主要你!」推着她倒到床上,扑了上去。   「妾身已经是公子的人了,何必这么急呢?」杨绡玲红着脸轻声道。   成进却偏偏急得要命,双手猴急地在她的胸脯上乱抓着。杨绡玲又好笑又好气,却是不敢得罪他,双手在他的颈间轻轻抚着。   「来,给我舔舔……」成进掏出肉棒,凑到母亲唇边道。这几天在帮里颐指气使,威风惯了,此刻明知面对的是亲娘,口气却一时也改不回来。   杨绡玲反倒不以为异,顺从地张开嘴巴,将儿子的肉棒含入半截,舌头轻轻在上面打着转。   「好舒服……」成进笑道。他既立志让母亲跟姨妈她们以后一起做他的女人,便心想现在就要先尽量让娘习惯于顺从他。当下说话更无顾忌,手掌也伸入杨绡玲的衣服中,握着她的乳房揉了起来。   「喔……」杨绡玲轻哼一声,将肉棒含得更深。   成进肉棒插在母亲嘴里,一手抚摩着她的秀髮,一手忙着为她宽衣解带。杨绡玲既以身相许,又何况相信儿女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口里吸得十分卖力,身体很配合地让他把自己剥了个精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爱「上」了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