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老爸干我


老爸干我

时间:2018-08-10 有一天晚上我裸体躺在床上自慰时,突然生出一个主意。又快到爸爸来例行检视的时候了,我在想如果爸爸看到我裸体睡着,不知会怎样反应?就在这时房门的球状把手开始转动,爸爸来了!我立即把正在扪弄阴核的手缩回放在身旁,将眼闭上,假装已睡着。我听到房门开了,我眼微睁一线偷看动静。 爸爸没有像平时一样,立时离去;他站在门口,向我凝视。片刻后阕呓? 来,站在房中央。我静卧着不敢移动,我的腿原是分开的,在小夜灯的光影里他应可清晰的看到我的整个阴户。在我的记忆里我想不起他曾看过我的裸体,自我懂事以来我从没有让爸爸看到我的乳房或阴户。 他移近至我床边,这时我可看到他的裤裆前襟已如帐篷似的顶起。 「啊!上帝!潮真美!」他的声音极其轻微,只有在很近距离里的我才能听到。 他就这样站在床边,向我凝视了几分钟。 我的秀发过肩,棕褐色带有闪灿的金光;乳房虽不太大但却是圆鼓鼓的,仍在发育中;阴阜上有几丝稀疏浅褐色的性毛,阴户其它部份则仍是光溜溜的。这时不知怎的,我的奶头竟已自动发硬,站立了起来,阴户中也已渗出一些淫水。 我希望爸爸不会察觉到我的肉户已这样的潮湿。 他慢慢的退后,转身走出房门,然后把门轻轻关上。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但却又有仿然若失的感觉。我内心希望他会有所动作,不仅只是站着呆看不动。 待门一关上,我的手便立刻回到磐躯玄,迅快的拨弄。想起爸爸看到我的裸体,他那胯间的阳具竟会马上勃起,我内心十分兴奋,瞬间我便达到了前所从未有过的高潮!我几乎要大叫出声,但终于极力忍住。 高潮慢慢过去,我躺在床上静想,不知爸爸的阳具是什么模样?从他裤裆被撑起得那么高的样子,他的阳具一定很强大,我不禁将右手中指插进阴道中。我的处女膜在我去年用月经棉柱(tampons)时已受损破裂,当时曾少许出血,有点儿痛,但随后就好了。 我用手指进出抽插了几次,幻想着那是爸爸的阳具,但手指细短,有些乏味,便停了下来。我想要的是一根较粗大的东西,或是真的男人阳具。但我并不想要别的男人的阳具,我心中想要的是爸爸的阳具。 早上起来,爸爸像平时一样替我做了丰美的早餐。初看到他时我觉得有点羞涩,但过了一会儿就好了,恢复正常。早餐后,和平时一样,爸爸先行离去上班公室,然后我就出门搭乘校车上学。 晚上我原想仍旧裸睡着等爸爸来,但不巧的是月经下午竟先来了,上床入睡时我用了卫生棉,穿了内裤和睡衣,也盖上被单。正要睡着,爸爸轻轻开门进来了。他和以前不同,今夜只穿着一条贴身内裤,上身赤裸,裤裆中明显的鼓起好大一包。他凝视着我,犹豫了好一会儿,便又关门退出。他的离去令我有些伥然若失。这样过了好几天,我的月讯终告过去。 这夜我不穿睡衣内裤,裸体仰卧,双腿大大的张开,脚踝伸出我的单人床外两侧,我要爸爸可以无碍的看到我的阴户。 爸爸来了!他扭开门,向内张望,然后就走了进来,反身把门关上,并按下门锁。爸爸上体赤裸,只穿了短内裤,他走到床沿,向我我裸体上下察视,他的内裤裤裆迅速膨涨,又顶起了篷帐!我仍装已熟睡,一动也不动。我只觉小腹下微微发热,阴道中已泌出些淫水。爸爸在床边审视了几分钟后,便脱下了他的内裤。 「呀!好大的鸡巴!」我心中暗自惊呼。 那像是一根八、九握长的手电筒,尖端顶着紫红发亮的头盔,下面是圆球形的结实囊袋,可以清楚地看到囊中的两颗小肉球,涨鼓鼓的左右突出。我十分激动,但又有些害怕。 爸爸伸出右手轻轻的放在我的旁上,中拍伸入佧缝中抚弄。我感到很性感,不由自主的立时又渗出些淫水,我知道他的手指已全滋了,而我的淫水仍在不断的潺潺泌出。他把左手盖在我右面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捏。我不知我是否应在这时假装甦醒过来,但我不希望他会因此而终止抚摸,所以我仍旧继续装睡。 我眯着眼偷看,爸爸的鸡巴头上冒出了些半透明的浓沾液体,缓慢的流滴下来,下垂的细丝沾绵不断。爸的右手仍在抚摸我已湿透的小啾,左手轮流搓揉我的一双乳球。我的小啾好想他的鸡巴插入,但又有些害怕。我知道女儿让爸爸这样摸弄是不对的,但我就是想要爸爸抚摸我!爸爸的粗大中指插进了我的阴道,轻轻的进出转动。 啊!好舒服! 几分钟后,他抽出了手指。他很小心的爬上床,置身在我左右大大张开的玉腿当中,然后便俯身轻贴在我的身上。他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体重,是「贴」住我,而不是「压」住我。这样我俩便成了上下重叠在「I」字和「Y」字。他是「I」,在上;我是个倒过来的「Y」,在下。 我觉得有硬硬的东西在踫触我的肉户,我知道那是爸爸的鸡巴头。我既兴奋又害怕。我没有作任何避孕措施,爸爸也没有戴安全套,但我不愿阻止爸爸的行动。爸爸用龟头在我的湿淋淋的旁躯中上下来回磨擦,有时特地挑拨阴蒂。 这样弄了两分钟,他便将龟头顶住我的小啾入口。我闭着眼,我想爸爸不会真的插进来、不会真的他自己的女儿吧!我保持静止不动,在想他到底会怎么做。他停留了一会,我觉得他在微微用力,他的鸡巴头已顶进了我的阴道!我没有出声,他又再向里顶,我觉得好胀,他继续耸顶,鸡巴似又进来了许多,我觉得有些痛,我知道我应及时叫他停上这乱伦的行径,但不知怎的我就是做不到。 我可听到他的呼吸变得很重浊,他暂停一会后,又再度向我掴里面顶进,鸡巴越顶越深,我觉得十分胀,但并不太痛。他呼吸粗重的又继续耸、顶了二、三分钟,然后便紧顶着我,不再能前进,他已全尽入。他的肾囊紧贴着我的臀沟,我的阴道已被胀至饱和,我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爸爸停了一会,便开始耸动,他将鸡巴轻轻拔出两、三,又再缓缓插入。 我有点痛,但并不太厉害,我可以忍受。 他重复的做着抽出又插进的动作,抽插了一、两百次后,抽插的幅度逐渐增大,最后可能有五、六吧。他每次插入都会插至尽根,令肾囊撞踫在我的臀股上。他不停的抽插着,喉中发出愉悦的哼声。 我不知爸爸会要抽插多久,我不禁想起,有次看到一条雄狗和母狗交合,那雄狗爬在母狗背后挺耸了才十来下,便退了下来,但阳具被锁牢,不能脱出,两只狗屁屁相对的被链在一起,过了近十五分钟才脱离开来,围观的我们都看到,雄狗的阳具仍然梃硬,沾沾湿湿的,纷红油亮。 爸爸的鸡巴有节奏的在我的阴户中进出,痛的感觉已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感。我偷眼看时,爸爸英俊的面庞就悬在我的面前,距我才四、五搋,他两眼闭着,胸部微微压住我的乳房,腰臀规律的上下耸动,他脸上表情显示出他正沉醉在极度的欢娱里。 几分钟后,他的鸡巴加快的抽送起来,越来越快,喉咙中竟发出野兽般的低吼,肾囊以极快的速度不停沖撞着我的臀沟。我被他弄得又酸又有些痒……但突然他停止了抽插,鸡巴深插我的旁中,下体紧紧压住我的阴户,他全身紧绷,我可感觉到他在颤抖。 「啊!上帝!」爸爸大声哼出。 我觉得我的旁玄有异感,他的龟头涨得好大,一突、两突、三突……是他在我掴里射精!没想到他竟就这样毫不顾后果的在自己女儿的旁玄射精,洒下他的种子!而他还在不停的一突一突的吐出精液,我不知他要射多久才会停止。 爸爸的龟头终于停止跳动,鸡巴却并没有缩小。又过了两分钟,他才把仍是硬硬鸡巴自我掴孢拔出,起身下床。 他穿上内裤,轻吻我的樱唇,便离开我的卧室,将门轻轻关上。我一时不能动弹,心中十分惊恐。我深感这都是我自己的错,我本来可以叫他停止,中止这不伦的淫媾,但我没有,一任爸爸偷香泄欲。 我伸手去摸阴户,里面仍觉得有些酸,臣缝、大腿跟和臀缝都一片粘湿。我想起身去浴室清洗,但混身疲惫,大腿乏力,同时又担心去浴室途中踫见爸爸,那会很尴尬。我勉力找到枕下的内裤,将之塞住眼,收拢双腿夹牢,以免精糊流滴弄髒床单。 我想起卫理书上曾说,受孕多在月经结束和再次开始的当中两周,我现在月经刚过,也许不会就此受孕吧!当然我也知道这也并非绝对保证。看看收音机上的时钟,己是11︰55PM。 我在床上躺着休息了很久,脑中一直回想着爸爸的大鸡巴在我掴孢进出的奇妙快感。我坐起来,穿上睡袍,用手将内裤紧掩?口,轻步走进浴室,关上门,坐在马桶上,让爸爸射在我掴孢的精液流出来。我忍不住低头仔细观察,那是些很浓的乳白沾液。 我回到卧室,换上另条干净内裤,盖上被单睡觉。我今夜尚不曾有高潮,但此刻我并不在乎。只是我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的慌乱,良久终于在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爸爸一如往常,像夜来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我也就假装作若无其事,但我脑海中一直在想着他的鸡巴,及他曾在我掴孢射精的这件事。 接下来的两夜,我不知为何,性感不高。每夜我都是穿着内裤,盖上被单睡觉,爸爸也没有来到我卧房来。 这是被爸爸偷奸过后的第三夜。我心中又有了强烈的性需求感。没穿睡衣,脱去内裤,全裸躺下,用被单将腰以下的半身盖去,伸手在冱缝中慢慢抚弄,阵阵快感传来。突然我听到门把手转动声,我赶紧把手拿开,闭目装睡。 爸爸轻轻推门入内,又轻轻关门下锁,走到床边。我眯眼偷窥,爸爸只穿一条内裤,裤裆似小丘隆起。他凝视我片刻,我知他在观看我的乳峰,他的裤裆立即又撑高了起来。跟着他便揭去我盖住下半身的被单。一看到我的裸旁,他的呼吸立刻加快,变得粗重。 「啊!真美呀!真美!」他轻声喃喃的说。 他飞快褪下他的内裤,八臣剐长的粗壮大鸡巴立即「弹」出来,雄纠纠的似一尊小钢炮,向上方六十度的方向翘起。想到前夜它曾在我掴孢肆虐,采了我的处女花心,我不禁心旌蕩漾,小啾孢不自主的泌出水来。 我的双腿虽是分开的,但分张得不大。爸爸右手伸入我的腿间,摸弄我的肉仳,我的旁躯诬更潮湿了,他在缝中揉弄了一会,他的手指已是湿漉漉的。他抽回手,轻缓的将我的双腿大大分开,便很小心的爬上床,把下身放置在我八字分张的大腿间,轻压在我身上。我俩又成了「I」和倒「Y」相叠的形式。 爸爸将我的腿迫开后,又将我的膝盖抬高,这样我的阴户就更形向外突出。 我的良知告诉我,我应该马上制止他,不要再继续这违反伦常的淫行,可是不知怎的,我只是乖乖的躺着佯睡,一任爸爸摆布。 爸爸将龟头塞入我的阴道,便轻轻的挺动屁股,将铁硬粗壮的大鸡巴一分一馑的插入我的旁玄,每向内顶入一次爸爸喉中便会发出低声的愉快呻吟,似是感到很大的快乐。我虽未感到似前夜初次被插入时那样的痛,但阴道壁被他的鸡巴头一分一分的撑开,胀得好紧好难受。还好阴道中已充满了淫水,大大减低了我的紧胀的痛苦。 我觉得爸爸越插越深,八臣剐长涨硬的男性生殖器已完全进入我的小腹,结实鼓涨的肾囊紧贴我的股沟。阴户被爸爸的强劲的生殖器充实,令我十分兴奋,但仍有些害怕。鸡巴全部进入后,爸爸静止了片刻,便开始抽送动作。 爸爸将大鸡巴几乎完全抽出,只留下龟头在内,立即又再度尽根插入,他发出愉快的呻吟,很有节奏的耸动屁股,重复的做着这样的进出动作,一遍又一遍的、温柔的着我的淫水潺潺的、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小啾。 我被他这样了很久,我觉得十分舒畅,我尽力忍住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我的身体却不听控制,臣里渗出淫水,有时还忍不住要微抬臀部,迎凑爸爸的插入。 他增快了抽送的速度,鸡巴在我的阴道中频频出入,我感到不可言喻的性感舒畅,这美好的感觉愈来愈浓。自爸爸的哼吟中,我知道他也正享受着极大的快乐。突然生殖器深深插在我的旁玄不动,爸爸停了下来。他在调匀呼吸,似在尽力抑止他的激动的情绪。停止了几近一分钟,他才又继续开始抽送。 这次他只将鸡巴拔出一半左右,便又即行插入,抽插得比刚才快了许多,也加重了抽插的力道,不再是温柔的缓缓的抽送,而是密锣紧鼓的狂捣我的阴户。 在他一轮猛烈的狂奸之下,我掴里酸胀难当,太舒服了!我混身紧张,更紧张,呀!似气球爆炸了,脑中一片空白,一股热流自小腹涌出,朦胧中阴道自动一张一合的强烈痉挛……我到达了从未经历过的、形容不出的令人欲仙欲死的性高潮。 爸爸开始了一轮更快、更用力的狂抽猛插。 「啊!上帝!是的!就是这样!噢噢噢噢噢噢!!!」爸爸低吼着,全身发硬。 我感到他在射精,猛烈的射精!虽只是射了短短的几秒钟,我感到爸爸的精液已泛滥充满了我的阴道。 我几乎不能相信,我竟又再次让爸爸奸淫我,在我体内射精,还到达强烈的性高潮! 爸爸也混身乏力,手脚松懈,不再能支撑体重。他压在我身上,我觉我他好重,我仍闭眼装睡,我可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好一会,他才拔出似硬橡皮管的阳具,爬了起来。他穿回内裤,在我唇上轻吻,又吻了我的一双乳峰。 「晚安!我的美丽公主!」他轻声喃喃的说,便出门离去。 我躺在床上,心思又开始紊乱。我为甚么又让爸爸偷奸我?现在我阴户中充满了的是爸爸的精液,我的阴道深处尽是他的种子。为什么会这样? 我把膝盖放平下来,摸出枕下的内裤,塞在腿叉间,双腿伸直夹紧,不让赜孢精液漏出,以免弄髒床褥。我想去浴室清洗,但我想还是再等一会,免得踫见爸爸或妈妈,但我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再睁开眼时,已是早上七时。我披上睡袍去到浴室,我掴孢仍有一些残留的乳白浓沾的精液,我坐在马桶上,让它们流出,又排出相当涨的尿液。淋浴将全身洗净,回房穿上衣裳,才下楼用早餐。 今天是星期六,我也已较平时起身迟些。爸爸大慨算準了我何时会下楼来,刚替我準备好了早餐,有橘汁、炒蛋,bacon,烤英国松饼(EnglishMuffin)等我喜爱的食物。他自已则已用过早餐,正在看晨报,喝着咖啡。 「睡得还好吗?」爸爸问。 我不知要怎样回答,我心中相当紊乱,我只是点点头,便低头用餐。爸爸的沉着稳定的神情令我有些惶惑,也令我感到一些不自在。他已两次在我的旁玄射精,我可能会怀孕,但他却若无其事!?他仍继续看着报纸。 早餐后,我便出门拜访我的密友丽莎(Lisa),交谈散心。我们之间是无话不谈的,但我当然不会告诉她我和爸爸的性事。和她在一起可以让我暂时忘却我那脑中挥之不去爸爸夜来在我身上干的那些事。我们也谈到校中的男孩们,然后便一同做了些功课。 我在快要晚餐时才回家。餐后我便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我脱去外裳,穿上睡衣。我开了计算机,戴上耳机一面听CD,一面在Internet网上找到一些有关法国大革命的资料,以用于我正在準备写的历史课的报告。随后我进入Internet的聊天室(ChatRooms)和几位网友聊聊。八时我便下网关机,坐在床上,靠坐床头,打开电视,随意浏览不同的频道。 【全文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三集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