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恶欲之源 第四十三章 迷姦影后


恶欲之源 第四十三章 迷姦影后

时间:2018-08-11 「恭喜!心洁,当了影后后不会不认识我们这一班老朋友吧。」   在台湾某高级KTV内,蔡依林、她的经理人考慈、孙燕姿,正替刚成为金马影后的李心洁开着庆祝会,而同行的,还有依林公司的小师妹杨丞琳。   不过她们可能不知,其实燕姿一齐的举动,全是出自我的授意,而我的目的,当然就是要尝尝影后的滋味,只不过多了杨丞琳这饭后果罢了。   「可能啤酒喝多了,我想去一去洗手间。」   心洁缓缓起身道,而依林闻言亦推一推身边的丞琳示意她陪心洁一道去。可能由于自己也想去,于是丞琳爽快的点点头,便已跟心洁一同走出房外。   机会终于来了,把风的依林一确认心洁她们已走入洗手间内,便马上打手势示意,而考慈随即已马上把一包白色的药粉倒入心洁那杯啤酒之内,再以同样的方式,处置丞琳的那杯果汁。而燕姿亦协助地搅动着两杯饮料,令药粉更快的溶入其中。   心洁与丞琳片刻间已解手完毕,谈笑着返回房内,在毫无疑心下便已喝下了加料的饮料,继续的唱歌作乐。   不过不到半小时,心洁已开始生出了不胜酒力的反应,只得迷迷糊糊的躺在梳化上休息,而一旁的丞琳亦跟她一模一样。我相信丞琳若不是早已经迷迷糊糊亦一定会奇怪,为什么她只喝果汁也会醉,不过如今,她恐怕只得乖乖的做我的玩具了。   依林看见时机成熟,于是再打开门,主角终于出场,那就是我…月夜奸魔!看到两位醉美人,我早已急不及待的走到她们中间。我轻轻扯着她们的衣衫,揭起了她们的短裙,手已按落在她们的阴户之上,正隔着内裤按摩着她们的敏感地带。   我左手丞琳、右手心洁,不分彼此地刺激着她们的情慾,服了药的她们只是处身于半昏迷状态,身体的反应却可是老老实实,清清楚楚,而最美妙的一点是,调製药物的灰狼告诉我:她们只是处于迷妄的状态,却是清楚知道我在干什么。   而单只看到她们对我的指技生出的种种反应,我马上亦确认了这全是正确无误。依林与考慈亦早已经拿着摄影机,同时在对心洁丞琳她们指指点点,评论着她们各自的身材。   「既然要比较,就应该看清楚。」   我抽回几乎令两女难过得呻吟的魔掌,已开始解着丞琳身上的衣衫,丞琳似乎亦感觉到自己快要被一个陌生男子剥得光脱脱,下意识地展开了无力的反抗,不过就算她全力反抗,我也不会视作一会事,何况如今这种连搔痒也不足的力度。   我先扯脱丞琳的外套,再拉下她的衬衫,然后已马上解下丞琳的乳罩。我故意不将她脱个清光,只弄成衣衫不整的样子,仅裸露出一对小巧的乳房,偏偏却比脱过她更有诱惑力,也更有淫邪施暴的味道。   剥完上半身,我已急不及待的向下发展,由于丞琳所穿的迷你裙只要轻轻向上一拉,整个阴户就已经一览无遗,所以我决定不将它脱掉,只拉下她用以打底的短裤,兴及她那纯白的少女内裤。   我以食、中二指轻轻撑开丞琳的蜜唇,让考慈她们拍摄丞琳被剥开了的小穴。   「好一个小淫娃!」   我与依林几乎同时发现,眼前被剥开了小穴的丞琳,原来早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只不过不知她看似窄小的里面,到底含个几多男人的阴茎。   不过更进一步的事情还是待会再办,因为我可不是一个厚此薄彼的人,实在不应该冷落心洁这么久。   我隔着心洁的T恤轻轻揉弄着她的一双乳房,感受着年轻少女的弹性,然后将手伸落心洁的腰间,抓着T恤的边缘往上一拉,已将心洁的T恤完全脱下。   可真是保守的乳罩款式!真想不到心洁仍是用女学生常穿的那种少女胸围。我轻揽着心洁,同时贪婪的吻着她的颈项,手已随即伸到心洁的背后,摸索着胸围带的扣子,然后再『啪!』一声轻响之下,已将心洁的乳罩脱下。   看上去心洁的乳房比丞琳大不上了多少,不过却是最美好的竹笋型,而且色泽鲜嫩,看来染指过的人不多。不过还是待会再研究吧,因为恐怕心洁的妹妹已在等得不耐烦。   基于同样的原因,我放过了心洁的迷你裙,不过她的内裤可没有这般好运气了。虽然心洁蜜唇的颜色看上去仍相当鲜嫩,不过从细节上来看我却相信似乎她也有过起码数次的经验,只不过不常干罢了。   算了!反正我也不是那些学生奸魔,无处女不欢,替处女开苞我当然爱,不过熟女蕩妇我亦一样喜欢。我微撑开心洁的小穴,让考慈她们拍摄留念。   既然已不是处女,那就即是代表我可以放心的玩,我将左、右中指各自插入丞琳、心洁的小嘴之内,搅动着她们的香舌,让指头因沾满她们的唾液而湿润。然后抽出了手指,改为插入她们的阴穴之内。   敏感的下体被异物插入,虽然是半昏迷,但丞琳、心洁倒马上生出了反应,小嘴随即发出依依哦哦的呻吟声。   依林、燕姿、考慈各拿一部摄影机,依林负责拍丞琳;燕姿负责拍心洁;而考慈就尽量拍摄两人一起受辱的场面,一想到这点,我已不得不加重指颈,挖弄着二人敏感的膣壁,直弄得她们娇喘连连。   虽然丞琳与心洁的身体仍在左扭右拧,不过从她们阴道里的湿度,我知道她们的身体已生出了老实的反应,更开始分泌出甜美的汁液。于是我加重揉弄她们的G点,同时以姆指玩弄她们的阴蒂,令她们的呻吟声猛然攀升了几个音阶。   不过丞琳与心洁身体的反应亦有所不同,较为年轻的丞琳,身体始终较为敏感,阴道膣壁亦较为娇嫩,所以在我的指掌探挖下,已开始张开了小嘴喘息,同时被快感刺激得弓起了粉背。   反观心洁的反应似乎比较沉着,在我手指的捅、挖、扣、插、拧之下仍能撑得住,不像丞琳叫得那样厉害。不过她撑得住的恐怕只不过是我的第一级指技,我猛烈地将手指的力度加重了一级,而且不单以手指,前臂甚至肩膀亦一同出力,果然马上已燃点起了心洁的春情。   被逗上了半空的心洁,一边发出了猛然的呻吟,一边不停扭动着娇躯,同时以她无力的小手按着我正剧烈活动着的指掌,打算阻止我的狎玩,不过恐怕那只不过是螳臂挡车。   不过丞琳的反应却比心洁更不堪,就连较为成熟的心洁亦要在我的指尖下哀喘求饶,比她更敏感的丞琳的反应可想而知。   丞琳努力的张开了小嘴喘着粗气,不过却已经爽得发出不了声音,并且努力着想移动无力的身体,想避开敏感的阴穴被毫不留情的追击。不过我的指头其实早已深陷入她们的蜜穴之内,甚至支撑起她们小半的体重,无力的她们要脱身又谈何容易。   不过我可不是一个仁慈的奸魔,我就是偏要用指头干得她们洩出来,所以我深吸一口气猛然将指技提升至最高境界。除了本身手臂的力度,我还加上了扭转腰部的力度,脚的蹬力,汇合着全身的力度,攻击着少女们最敏感的私处。这正是轮摆移位攻击的指技版。   果然丞琳在一下悲鸣中身体生出了痉挛的反应,阴道膣壁尽情地夹紧我的手指,同时喷出了温热而带有微腥的汁液,丞琳的喷射足足维持了半分钟,直至梳化与及地版上都被她的体液沾湿了一大片,丞琳的洩射才告终结。   我得意的抚弄着丞琳软瘫在梳化上的娇躯,不单止在我的指技下高潮,更爽得来了个潮吹,看来丞琳可真不是一般的小淫娃。   不过现在可轮到她来服侍我了,我一手拉下了自己的长裤,再顺手扯下了内裤,将早已硬涨得发麻的阴茎,插入丞琳的小嘴之内。在迷糊中的丞琳已自动自觉的吸啜着我的阴茎,甚至前后摆动脑袋吞吐着,同时以香舌绕缠着我的龟头,带给我阵阵的快感。   可惜我的主意力却不得不集中到心洁的身上,因为仍苦苦抵受着我强劲指技的她终于都洩了,可真想不到她竟能撑上五分钟。不过要洩的始终要洩,心洁在一连串哀怨缠绵的呻吟声中,终于都攀上了情慾的顶峰。   心洁的膣壁随即紧紧的吸啜着我的指头,同时喷出了大量的花蜜,虽然比不上丞琳的嘲吹来得珍贵,但也是一次动人之极的高潮。   尝过了丞琳的口技,今次也应该轮到影后来替我吹吹萧。我将沾满丞琳香津的肉棒改为插入心洁的嘴内,不过在迷糊中的她似乎却以为那是一支饮管,竟死命地吸啜着我那敏感的尖端,同时更用小香舌撩弄着我的马眼。   不愧是影后,连口技都比一般人高明。心洁的优良技术几乎令我爽得叫起春来,为免一面倒的被她吸出精来,看来我有必要反客为主了。   丞琳替我吹了五分钟,心洁当然亦要吹上五分钟才公平,不过在心洁为我口交的同时,我亦一边揉弄着她与丞琳的一双嫩乳。   我尝试将她们柔软的乳房挤压成各种不同形状,以测试她们乳肉的柔软度,亦一边挑逗着她们敏感的乳头。可怜二人刚洩完身,仍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中,身体却已经被我弄得再次生出了反应。   我将阴茎由心洁的小嘴中缓缓褪出,何解?因为插穴的时间到了,经过一轮天人交战的痛苦选择,我决定还是先上丞琳。   经过了丞琳与心洁两张迷人小嘴的洗礼,我的肉棒已硬涨得到了极限,于是我也不浪费时间,马上已抬起了丞琳的双腿,将硕大的龟头,对準了她暴露而出的阴户。   我轻轻将肉棒抵在丞琳的肉缝之上,然后缓缓的往穴内直插,丞琳的小穴可真是小穴,阴户两边的花瓣,被我硕大的龟头直撑至极限,才总算勉强吞下了我的开端。   不过我的插入却挤出了丞琳的呻吟声,尤其是我根本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男人,丞琳窄小的阴道要承受着我的巨根,那可说是对她阴道的再开发。   不过我却很满意那种几乎撑破丞琳阴道的奸虐感,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干幼齿的女孩,毕竟大阴茎不是人人有,但小女孩的阴道却一定窄。   我毕直的将阴茎捅入丞琳的穴心,龟头已在打转着磨擦她的敏感带,可能由于已洩过了一次,丞琳的里面早已经相当湿润,而且非常柔软,温暖的膣壁已开始能接受我巨大的尺寸,并对我展开了包容。   终于插完穴!那现在当然是干穴的时间,不过其实我不太喜欢用干完这个名词,肏穴就来得贴切得多。因为我如今的下下攻势,可真是直捅得丞琳入肉三分,我的龟头不单止顶到丞琳的阴道尽头,更贪婪的顶开了她的花心,顶入她幼嫩的子宫,我每一下的抽插,可真是肏入丞琳的肉穴心。   被开宫的丞琳,早已经浪叫得气若悠丝,少女的肌肤染成了春情的粉红色,丞琳勉力的用发软的手抓着梳化,承接着我排山倒海的攻势。   我深深的一下狎入,那深度令我几乎以为干穿了丞琳的子宫,丞琳的子宫几乎被我顶得到了腰部的位置。在激烈的交媾中丞琳再一次生出了嘲吹的反应,体液猛然地喷上了我的小腹,不过我不单止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插得加倍兇猛,像要将丞琳体内的所有水份,随着这一次嘲吹已挤出。   丞琳的浪叫声倾巢而出,加上依林竟然将KTV内的咪高锋抵在丞琳的唇边,令整个房间到充斥着丞琳的淫声浪语。   「小贱人,我要你给我受精~~」我直轰至丞琳第三次的高潮,在同一刻将阴茎深深插入她的子宫深处,解开紧闭合的马眼,将潜藏着千亿小生命的精浆,喷注入丞琳的子宫之内。我要她在连自己是如何怀孕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受孕,怀有我的骨肉。   果真是一件不错的玩具,我抽出仍半软的阴茎,再一次插入丞琳的小嘴之内,让她机械化地为我清理着上面的残精。我感觉到丞琳在受精的那一刻有少许是清醒的,可能是想看清楚自己是为谁怀孕吧。   不过我却懒理得她知道与否,我仍赶着要上心洁,对付影后,我当然不可以用一般的花式,所以我马上抱起了心洁,将肉棒朝天直插入她的蜜穴之内,以直立式将她征服。   心洁的蜜穴看来使用度真的不高,我才一进入,心洁那湿润紧窄的膣壁已自动自觉的将我的分身夹紧,同时流出下流的汁液,润滑着我的炮身,令我的轰插加倍顺畅。   不过我却觉得这个体位插得不够入,所以我马上将心洁放回梳化之上。对付越尊贵的女人,干她时就要用越下流的体位,这是我在对付日本的雅子妃时领悟出的道理。所以我故意将心洁摆成犬交的姿势,从后狠狠的轰击着她的蜜穴。   深入浅出的攻击,令心洁不安的扭动着腰,想避开我直轰入她灵魂深处的阴茎,不过她越挣扎,我就偏偏插得越深入。不消一会,硕大的龟头已撞上心洁的花心,在得意的磨擦着準备叩关前进。   我故意大幅度地扭动着肉棒,令我和心洁的接合点挤出白白的泡沫,配上我小腹撞击着心洁香臀的淫贱声响,再加上心洁高昂的呻吟,演出着一首首交媾进行曲。   硕大的龟头,化身毒龙钻,吻啜着心洁的子宫小嘴,然后慢慢的开宫钻插而入,经验不多的心洁何曾试过如此狎玩,马上已给我洩了出来。不过这只不过是开始,更刺激的陆续有来。   我缓缓将阴茎抽回心洁的阴道口,再以慢速插回她的蜜穴之内,直至尽根而入为止。我一直重複着这种超慢的性交动作,偏偏心洁却显得大吃不消,在挣扎扭动中娇喘连连,自己调节着位置想我的肉棒给予她一个满足。   既然心洁有这种要求,那么接下来我可要猛烈抽插直至射精为止。慢插之后的是猛轰,我将心洁的子宫,当作是敌人最后的城墙,我以龟头充当着攻城车,誓要将敌人的防卫完全瓦解,彻底的征服心洁。   快速的抽插燃点起心洁的性慾引擎,活塞每一下的进入都令心洁毫无节制的浪叫着,而我却在激烈的交媾中再一次改变了姿势,以正常位将心洁压回梳化猛肏着。   我抬高了心洁的两腿,对折起她的娇躯,阴茎已如打桩机般直上直下的猛插着,在心洁高潮的痉挛中,我同时间攀上了临界点,喷射而出的精液全打在心洁毫无防避的子宫之内,填满里面每一丝的空间,为心洁打下受姦污辱的烙印。   虽然先后干得两位美人儿软瘫在梳化之上,不过我的阴茎仍旧精神翼翼,看来不来多两、三发,我的手枪绝褪不了火。而丞琳与心洁的后庭就正好是我发洩的最佳目标。   前面的处女不留给我,那我就要后面的!我轻轻翻转了丞琳与心洁的娇躯,将两人并排以犬交式的体位趴在梳化之上。先将半软的鸡巴塞回心洁的小嘴抽插,为待会的连环破肛做好準备。   我以阴茎尽量绕缠着心洁的津液,倚天剑再一次出鞘,我先将阴茎抵在丞琳的蜜穴间,籍磨擦沾满她分泌而出的淫蜜,然后一抽一顶,改为抵在她菊穴上的阴茎已随即破门而入。   虽然在半昏迷中,但丞琳仍老实地发出了哀号,而且更没有半点偷工减料,随着我的抽送,丞琳发出了一波波震撼的悲鸣,充分表现出她的哀与痛。   抽送了百多下后,接下来可轮到替影后开苞,我抽出丞琳肛道内的肉棒,二话不说已找上心洁这个目标,来一下狠狠的直轰而入。心洁被破肛开苞的悲鸣,可叫得绝不比丞琳逊色,心洁紧窄的屁道承受着我的开发,一边叫得声泪俱下,一边扭动着柳腰反抗,相比起丞琳那种才一进入已痛得动也不能动的嫩货,心洁似乎更能满足我的奸虐心。   那么就送心洁奖品吧,而且更是我独一无二的纪念品,我再一次将阴茎狠狠的插入心洁的蜜穴内,在她小巧可爱的子宫之中,再一次注入新的精液,我紧紧的顶着心洁的子宫口,令每一下的喷射,都打在心洁的子宫壁上,同时洩射而出的精液,亦只得滞留在心洁的子宫之内,完成令心洁受孕的伟大使命。   虽然我知道她们日后一定会要堕胎的方法打下我的骨肉,不过一想到日后她们知道自己怀孕时的神情,我已不由得暗暗爽着。   我看一看手錶,药力似乎差不多了,应该还有半个小时左右,也是时候清洁我肉棒上的残精。我拉近了丞琳与心洁的俏脸,然后用她们二人的小嘴,轻夹着我的肉棒,在二人的唇间前后套弄着。   阴茎间中更顶开了她们的唇瓣,直插入她们的唇内,搅动着她们的香舌。这种二人口交却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正点,丞琳与心洁只花了十分钟已再一次的吸出我的精来,由于今次可是她们二人的功劳,所以我当然不能厚此薄彼,我先餵了丞琳一口浓精,再接着餵了心洁一口,然后才将多余的精液,全喷到她们二人的脸上,为她们红粉菲菲的俏脸,添上一层新的化妆。   心满意足的我向依林她们打了一个手势,着她们开始善后的工作,只是想不到我的紧急手提电话竟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那是灰狼的来电,而我所听到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少主,大屋出事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与女友的循序渐进的性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