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阁藏春


小阁藏春

时间:2018-09-18 暑假到了,天气也渐渐的热了起来。 十六岁的阿兰,刚念完高一,秋天便要上高二了。十四岁的弟弟阿成刚念完国二。 他们的家是一座独栋小屋,屋周围全是大树。小屋整日都在大树树荫的遮盖下,室内虽幽暗些,但也较附近其他那些没有树荫遮盖的屋子,清凉多了。 二楼原只是个小小的阁楼,用来储存不常用的杂物。去年秋天爸爸叫工匠将阁楼改闢为两间小卧室,阿兰和阿成姐弟各用一间。 改建后的阁楼,当中是一条狭长的通道,通道的两侧是卧室。卧室门是用两扇可滑动旁推的框板做成,卧室靠外边墙的最上方开了水平狭长的窗口,以流通空气。通道的尽端是一间简单的卫生间,装有洗杖用的水池和抽水马桶。通道的另一端则是楼梯,连通楼下。 已是夏天了,入夜后,阁楼里仍是相当闷热,为了帮助空气对流,阁楼卧室的房门便都左右推了开来。卧房和通道原本很狭小,卧室门推开后,姐弟俩的卧床便成了咫尺相望,两床间的距离不足三公尺。 *** *** *** *** 2000年六月。 「姐,你睡着了吗?」阿成轻声的问。 入夏后,阿成面临了一个问题︰几个月前阿成无师自通的开始手淫,以前卧房门关上时,他可自由自在的抚弄鸡巴自慰;但现在房门大开,姐姐就在几尺外的对面床上,他可不敢轻易暴露他的隐私秘密。 「姐,你睡着没有?」阿成再次轻声的问。 姐姐没有回应。 阿成拉过一层薄床单盖住下身,脑中想着前两天在同学小徐那儿看到的成人杂誌上日本女学生的裸体,开始自渎手淫。同时他也张大耳朵,保持警惕,聆听着姐姐的呼吸动静。 阿兰身高162公分,体重45公斤,三围是34B.23.34,皮肤白嫩,外貌清秀。阿兰总觉得自己的乳房不够大,事实上她的乳房虽不是什么「波霸」,但小巧玲珑,结实尖挺,十分美丽,而且仍在继续长大。 阿成最近开始对姐姐起了性感,在姐姐不注意时,阿成老爱偷偷的盯着姐姐隆起的胸部看,或是从后面欣赏姐姐浑圆后突的屁股。 近来他的阳具根部冒出了一小丛乌黑髮亮的性毛,一年来他在迅快的发育长高,去年秋天入学时他身高才163公分,现在他已有169公分,是他班上的「高个子」了。体重快要60公斤,阳具在发情时足有14公分长,十分粗壮。他长得相当帅,看来很像时尚的歌星,如果他会唱歌,一定会吸引很多观众。 姐弟俩从来都很要好。阿兰在校里品学兼优,从小学至今,一直都是名列前茅。阿成没有姐姐那么出色优秀,但也过得去,学业成绩也都在前十名以内。他很钦佩姐姐,从来对姐姐都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通常阿成都比姐姐晚一些才上楼就寝。他上来时,姐姐多已睡着。天热了,卧室门大开,姐姐仰卧时,他可清晰的看到薄睡衣下隆起的小乳峰,性感便会油然而生,阳具开始胀硬。 现在阿成在薄被单下,正用手上下摩擦着自己胀大的肉棒,想像着自己的阳具插入了那杂誌图片上的日本女学生的阴户里,时缓时急的抽送……姐姐似已熟睡。但不知为何,阿成总有一种感觉,姐姐并没有真的睡着。 几分钟后,那快感来了,阿成便用枕下已藏好的小毛巾,包住龟头射精。他最近已相当有经验,用毛巾包住鸡巴射精,不会弄髒床单。早上洗杖时,顺便将射过精的小毛巾用肥皂洗净,挂在卫生间的衣绳上凉乾,晚上便可再度使用。 连着几天,他每晚上楼时,发觉姐姐的睡姿一天比一天更撩人。有时薄被单掀开一角,露出半条白嫩的大腿;有时睡衣上撩,露出腿叉间的三角小内裤,他可清楚的看到她大腿间、小腹下坟起的肉丘轮廓。 这晚阿成发现了更多,姐姐的被单掀开了一半,露出白嫩修长的右腿。睡衣右襟也敞开着,一只尖尖的小乳房全部裸露在外。 「太美妙了,太性惑了!!」 阿成心在狂跳,他的生殖器立即发硬,他站在姐姐的卧房门口,眼光盯住姐姐的玲珑小乳房。粉红的乳头翘立在白嫩的小乳房上,性感极了。虽然以前曾在图片中见过女人的乳房,但这是阿成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真正乳房。 看了好一会,他感到强烈的需要,阳具越来越硬涨,他立刻回到自己床上,取出枕下的小毛巾,準备手淫,但还来不及摩擦,肿胀的龟头便已一突一突的射了出来。 第二天,阿成回想起近一星期来的一连串的幸运发现。他也有些怀疑,这可能是姐姐装睡,有意让他看到她的美丽肉体。他决定来做一次试验,回报姐姐的好意。 这晚他特意比姐姐早一些上床,脱去内裤,抚弄几下阳具,鸡巴就涨大挺立起来。他半盖被单,让左腿和半条涨硬的生殖器裸露在外。 一会他听到阿兰上楼,他便假装已睡着。他眼帘微睁一线,看到姐姐站在房门口,注视着他的勃起。好半晌,她才回到她床上。 「阿成,你醒着吗?」姐姐轻声问,阿成当然继续假装睡着。 姐姐盖上薄被单,他看到姐姐的手在被单下,伸入腿叉间蠕动,她的美目盯视着他的阳具……过了一会,他假装在睡梦中自然的改变睡姿,稍移位置,让他的全条生殖器弹跳出来,笔直竖立如擎天肉柱。 他听到姐姐低喟了一声,呼吸变得粗重,她的手加快的蠕动……几分钟后,她喉中发出「呃……呃……」声。他猜姐姐定是到了高潮,她是在尽力抑制自己出声。 接下来的几天,姐弟俩有默契的,轮流半裸装睡,让对方看着手淫。她裸露得越来越多,两只乳房都露出来让弟弟看到了。 更美妙的景色在等待着他。 这天阿成比姐姐晚上楼,他上得楼来,发觉姐姐闭眼仰卧,被单只盖住上半身,睡衣下摆撩起,姐姐竟没有穿内裤!下体裸露着,双腿併拢,当中夹着一只肥白玲珑的肉蚌! 这是阿成第一次看到真的女人阴户,心中一阵狂喜。 她的阴阜上有一小片稀短的柔毛,阜下的两片大阴唇肥白鼓涨,光致无毛,当中紧夹一条粉红裂缝,缝间似有闪亮的花露。她双腿合拢,在一前一后轻微的互相磨擦,她的两片大阴唇也随着大腿的动作而缓缓的彼上此下的蠕动。 他站在姐姐的房门口,眼光盯注着姐姐大腿间肥涨的肉瓣,足足有二分钟之久,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卧室,全裸侧躺在床上,面向姐姐,双眼盯着她裸露的下体,手握十四公分的粗壮肉棒,飞快的上下磨擦…… 第二天,阿成先上楼。他裸体仰卧,闭眼装睡,但一手握着挺立的阳具,缓慢的上下抚摸。这回轮到阿兰,她就站在阿成的房门口,盯望着弟弟的粗壮生殖器,她伸手在自己的阴户肉缝间来回拨弄自慰,直到性高潮来临,才回床就寝。 连下来的几夜都一样︰姐弟有默契的,轮流由一人闭目躺在床上,露出性器器官,缓缓的拨弄,让另一人看着手淫自慰。 他俩白天都装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和平常一样。这夜终于有了些改变,阿成上楼时,发现姐姐全裸的仰卧床上,好像已真的睡着。她的肉缝间显得很潮湿,右手食指仍插在紧合的肉缝里,右腿向床外伸出,右小腿悬蕩在床沿外。 这次阿成没有立即回到自己卧房床上,他走进姐姐卧室,站在床边,大腿紧挨着姐姐悬在床外的小腿和膝盖,目注姐姐的肥白小,掏出铁硬的鸡巴,上下磨弄。 一会,姐姐动了,她睁开美目,注视正在她床边手淫的弟弟的胀挺鸡巴。她用膝盖轻轻的上下磨擦他的大腿,插在缝中的手指也开始蠕动,拨弄裂缝中的肉芽。他右手套弄鸡巴,伸左手抚摸姐姐的膝盖和小腿。半晌,他的手上移到姐姐膝盖上的白嫩的大腿上,那感觉真好。 他忍不住了,开始射精,射得姐姐的大腿上全是精液。她发出轻微的歎息,肉缝中涌出一大股半透明的温润花蜜。 下一夜,阿成裸体斜躺床上,手抚鸡巴上下摩弄,阿兰全裸的站在弟弟的床边,大腿紧贴弟弟伸出的左腿,玉臀不住的向扪盖在阴户上的小手耸挺……接下来的几夜,姐弟两人轮流去到对方的床边,盯着对方的性器,同时手淫,直到两人都到达高潮。 通常是弟弟先行发射,紧接着姐姐就会玉户流津,到达高潮。在这些性的接触过程中,姐弟从没有交谈过一语。他俩一直都默默无言,心照不宣的看着对方的裸体,一同手淫自慰,他们家的墙壁很薄,隔音不佳,爸妈的卧室就在楼下,他们不想弄出任何声响,惊动爸妈起疑。 这天是星期六,爸妈有应酬,要深夜才会回家。和前几天一样,阿成站在姐姐床前,望着姐姐的裸一边手淫,一边抚摸姐姐的小腿、膝盖、和膝盖上方的大腿。这次他大胆的,沿着大腿,渐渐的向上摸……姐姐发出呻吟,一任弟弟抚摸她的白嫩大腿。 得到姐姐的默许,阿成便更向上摸,手掌微微见汗,瞬间便摸到了紧邻阴户的白嫩大腿内侧,随即他便大胆的将手掌移盖在姐姐的阴户上。姐姐的反应是缓缓将身体向床内边移动,让出卧床外侧的空间,让弟弟登床。 他意识到这无声的邀请,便在姐姐身边侧卧下来,将右腿伸进姐姐的白嫩大腿当中。他已不再能克制心中对姐姐的羡爱,一语不发的,他亲吻了她。 这是他第一次吻女人,她也是第一次被男人亲吻。不是湿吻,只是像初恋的情人,浅浅的四唇相贴,但这接触已足够撩起了这对处男处女的更浓炽的情慾。 他们彼此轻拥着,伸手摸弄对方的异性裸体。他开始温柔的抚摸十六岁姐姐胸前挺立的一对小乳房,她伸手他胯间,小手捉住早熟弟弟的粗硬肉棍,上下套弄。 两人都发出愉快的呻吟,四片嘴唇轻贴,一再温柔蜜吻……阿兰的乳房呈角锥形,柔嫩而富弹性,弟弟一手摸揉姐姐的嫩乳,另手伸进她的大腿间,手掌捧托着她的肥嫩肉户,中指伸入两片柔软的大肉瓣当中,探弄满是爱汁的肉缝。 姐姐一手搂住弟弟的颈项,轻抚他的颈背,另手探索他的整个阳具,鼓涨的龟头、粗热的棒身、和棒下涨鼓的球袋。他俩呻吟着,四唇一直轻轻的贴吻着。 从最近几天来相对自慰时的观察,弟弟已知道姐姐的喜爱,他模仿着她的动作,用手指来回轻擦花唇,又不时将食指指尖浅浅的捺入小入口,用指尖蘸洩了眼中爱液,在秘洞口轻柔的磨旋擦拭。 「啊……天哪……好美……真舒服……不要停……比我自己摸更舒服……」姐姐舒气如兰,在弟弟耳边轻说,同时玉手握住弟弟的翘硬鸡巴,加快套弄。 在姐姐柔软小手的抚摸下,没多久阿成便感到龟头一阵酸痒,炽热的阳精狂喷而出,像高射炮似的,一次、两次、三次、射上姐姐的乳房,然后便遍洒在姐姐平坦的小腹上。就在这时,他感到姐姐的眼中渗出一股温暖的液汁,沾潮了他的整只手掌,阿兰也到了高潮。 半晌,阿成才恢复过来,「姐姐,真舒服,谢谢好姐姐!」阿成向姐姐轻声说。 「弟,我也好舒服……前几天我自己用手摸那里时,一直在想,如果是你在摸我,不知会是甚么感觉?可能会更舒服些吧!……现在我才知道,远比我想像中的更好……」两人都倦了,相拥睡去。 深夜爸妈回家,姐弟俩已熟睡,一无所知。幸喜爸妈也并没有上楼察看。 *** *** *** *** 次晚,阿成上楼后便直接来到姐姐的卧房,脱去内裤(夏天天热,他原本就不穿上衣睡觉),在一丝不挂的姐姐的身旁躺下。姐姐正在等待他,他们开始接吻,抚摸对方的全身…… 弟弟的指尖点蘸了姐姐眼中分泌出的花蜜,在小入口周围温柔的抚弄磨旋……姐姐发出愉快的呻吟…… 两分钟后,阿兰轻声说︰「再放进去一点。」 他小心翼翼的将指尖挤进姐姐的柔嫩眼,指尖立即被又嫩又湿的肉密密的裹住。阿兰发出一声轻呼︰「啊!……弟……就放在那儿不要动……哎……」 一会不到,阿成觉到姐姐的阴道中涌出温润的爱液,湿软的肉包住指尖,有节奏的一张一合。他感到无比的性感,被姐姐握住套弄的鸡巴立即射了出来。   下一晚,当他小心的将指尖放入紧凑滑润的眼入口处磨旋时,姐姐耸起臀部,小便吞没了手指前端的第一节。她发出哼声,似是有些抱怨的说︰「用两根手指!……粗一点……我想感受一下……那可能跟你的鸡巴差不多……」 阿成将中、食指併拢,小心的插入姐姐的眼内。太紧了,只能勉强插入手指前端的两公分左右。她开始颤抖,不能自控的耸动阴户,想让小吞入更多。 「哎……好舒服!」姐姐说。她的肉紧夹着弟弟併拢的手指,她不住地耸扭臀部,同时配合她的耸扭节奏,玉手紧握弟弟的鸡巴上下套弄,她喘息着问︰「弟,这像不像是小在套弄你的鸡巴?」 「姐……我不知道,我没被套弄过……噢,姐,你这样弄,我好舒服。」 一会,姐弟俩都到了高潮。 她拿起他插入中的手,将食中两指併拢,仔细的看了一回,说︰「弟,它们还是没有你的鸡巴即么粗。我真……好想……要你的鸡巴插进我的里试试,不知那会是什么味道……可惜你是我的亲弟弟,我们不能那样做……」 *** *** *** *** 2000七月。   姐弟继续着睡前的性抚爱。每夜弟弟都会爬到姐姐床上,温柔的轻吻姐姐的软热樱唇,姐弟互相用手抚摸对方,直到两人都高潮满足。 好奇的心理让姐弟俩作了新的尝试。这夜他俩面对面的侧卧,姐姐的手紧握住弟弟的火热铁硬的鸡巴,主动的将弟弟拉近。两人四目相对,没有言语,但彼此都默许对方将要做的进一级的新尝试。 她移动臀部,他也相对的调整了他的身体位置。他的硬挺的鸡巴现在已兵临城下,正对着姐姐大腿间的肉缝。她握住弟弟的粗壮肉棒,小心的用龟头擦弄她的湿透了的花唇内外,性器官的直接接触,两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   阿成觉得阳具在暴涨,几乎有要射出的感觉,姐姐也觉察到了,她迅即改成仰卧,分开大腿,将弟弟拉到她身上,他的龟头正好顶在她的眼上。两人都有如同触电的感觉,不禁同时发出愉悦的呻吟。 「啊……弟,真美,真棒!」姐姐喘息着说。 「姐,爱姐姐,你的真是美妙得不可思议!」弟弟喃喃的说。 他开始向内顶,大龟头的一半已顶进了姐姐的眼阿兰警觉的迅速的挪动臀部,他的龟头便脱出阴道入口,挺硬的肉棒向上翘着,姐姐用手按住他的屁股,挺耸阴部,两片肉唇夹住棒身,棒茎的下沿在满是蜜汁的肉缝中,像拉锯似的来回磨擦,他俩都感到美妙极了。 她在他耳边轻语︰「我也好想你插进去……可是你知道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们是亲姐弟……这样不是也很舒服,是不是?」 「是,姐姐……」阿成一向都同意姐姐的意见,「但我真希望我们不是姐弟……姐,我好想你的嫩……」弟弟伏在姐姐身上,姐姐的乳峰被他压成了两只肉饼。 她喘息轻哼,臀部上下耸挺,感受着粗硬的男根磨弄花唇和碰触裂缝内小肉芽的快感…… 「姐,我要射了!」 她放开了紧按在他屁股上的手,他撑起上身,鸡巴像一座藏在两人腿叉间的的小钢炮,弹发连珠,尽数射在姐姐的乳房和小腹上,还有几滴远落在姐姐的脸上。 仲夏夜的小阁楼上,每夜却都充满了浓浓的春意。 姐弟俩虽然并没有真的插入性交,但他们已经发现了多种插入外的性爱的方式,抚摸、舐吮、口交、阳具在肉户缝隙和口外磨擦……都能为他俩带来舒畅和满足。但他俩也多次向对方倾诉,他(她)是多么的想和她(他)真枪实弹的肉战一翻,只是他俩都知道那是极其严重的「禁忌」,是社会法律所不容的所谓「姐弟相奸」的乱伦罪行。他们一直都在尽力的自制,同时,他们也极端小心守秘,白天在外人前一切表现照常。 每次和姐姐抚揉性爱之前,阿成都会先在姐姐臀股下垫上一条深颜色的大毛巾,次日早上将毛巾洗净,挂在他俩专用的洗手间凉乾,这样爸妈一直都没有发觉他俩性爱的任何珠丝马迹。 *** *** *** *** 造物者创造了生命。为了确保生命得以延续,生生不息,造物者在每个生命基因里都作了巧妙的安排,那就是一定要和异性交媾的强烈慾望。任何人为的禁忌藩篱,都阻挡不了那沛然无敌的、要使生命得以延续的自然力量。 这夜,阿成手握翘涨的阳具,紫亮的龟头在姐姐溜滑的莲瓣间,温柔的上下磨弄。「姐,如果插进去……只插进一点点,不知会多么好受?!」弟弟细声的说。 「我也一直在这么想,那一定很美妙……可是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们是亲姐弟……而且我也怕会怀孕。」姐姐轻声回答。 「可不可以试一次,就只一次,插进去一点儿,马上就拔出来,那样一定不会让你怀孕。」 「嘘……不要大声……你磨得我好舒服……」姐姐耸动阴户,配合弟弟的磨研︰「你一说到要插进去,我就感到来了……」他也感到十分性感,肉棒加快的在穴缝中拉锯似的来回磨擦,一会两人便都到达高潮。 这天已是七月的最后三天。   七月廿九,星期六。   下午爸妈有商务接洽去了台北,要星期日下午才回。 这晚姐弟两人早早便上楼。姐姐刚上床,阿成便迫不及待的腿下姐姐的小三角内裤,肆意摸弄她的阴户。前几天是姐姐的经期,经期中阿兰有些不舒服,不肯让阿成抚爱,今天刚好乾净了。 阿成已三天没有发洩,生殖器一直昂胀着,很是难受,今天显得十分急色。姐姐今天心情也很好,可能是月经已过,爸妈又不在家,感到可放心大胆的的和弟弟玩弄。 她脱去奶罩,将弟弟推在她床上仰卧,除下弟弟的内裤,伏在弟弟身上,将硬胀的鸡巴捺入缝中,扭动臀部,让鸡巴在肉唇间来回拉锯磨擦。她热烈地和他亲吻,她将舌头渡入弟弟口中,让他吸吮。 她停止亲吻,双目注视弟弟︰「我一直在想插进去到底会是甚么感觉。也许今天我们可以试试,稍微插一点进去。」 阿成自是百分百的乐于从命。姐姐骑在弟弟腿上,手握坚挺的肉棍,将龟头蘸满肉缝中的花蜜,塞在小入口,对正角度,轻轻坐将了下来,大半只龟头挤进了淫水潺潺的小眼里。 「啊!」她轻叫起来︰「我可感觉到它进来了!」 她磨旋臀部,小幅上下耸动,龟头已全部进入,两人都感到消魂的美感。 「弟,好舒服!」 「姐,好棒!」 她的雪白圆浑的屁股继续旋磨、下压,鸡巴前端的五公分进入了阴道,龟头遇到了阻碍,不能再进。姐姐停止了下压,她开始有节奏的收缩阴道肉壁,挤压弟弟插入的肉棒。莫名的快感突袭阿成的脑海,他知道他即将发射,他赶紧拔出阳具,像唧筒似的,精液尽射在姐姐的胸乳和小腹上。 「真棒透了!」她用阴唇来回磨擦着弟弟发射后仍挺硬的鸡巴︰「谢谢大鸡巴好弟!现在我知道鸡巴插进来是甚么滋味!比在外面磨擦棒太多了!是吗?可是我们最好不要再做,实在太危险了!」 「是,我几乎在你体内射精。」阿成同意姐姐的意见。 第二天傍晚,爸妈回家了。接下来的几天夜间,姐弟又回复到原先的「没有真正性交」的性爱方式。 *** *** *** *** 2000八月。 八月五日,又是星期六。 这晚姐姐伏在弟弟身上,款扭肥白的臀部,沾濡的肉唇夹着阿成的硬翘翘的肉棒缓缓有节奏的研磨。姐姐微喘着在弟弟耳边轻声说︰「弟,上次你插进来一小段,那感觉真好。我们再做一次,好吗?」 阿成兴奋的同意︰「当然好!姐,我会特别小心的!」他握住昂涨笔挺的阳具,对正姐姐的阴户,姐姐半坐半蹲,让龟头顶住阴户入口,调整好插入角度,臀部慢慢坐下来,小肉洞吞没了整个龟头。 「啊呀!比上次更……好。」她轻声向弟弟说。   肉洞裹紧龟头,几秒钟后,她开始磨旋阴户,阿成觉得姐姐的兴致在增高,阴户也越来越滑腻。阿兰喉中发出喃喃的声音︰「上次只进去了一小段……我想……这次让它全部进去,看看究竟是甚么感觉。」 「那是最好!要射精以前我会告诉你,马上拔出来!」弟弟兴奋的说。 她将臀部慢慢下压,鸡巴一分分的深入,「我们慢慢来,班上有经验的同学告诉过我,第一次会有点痛。」姐姐说。 「姐,不要急,我不要弄痛你!」弟弟关心的说。 他看着姐姐涨卜卜、红艳艳的肉唇,半透明的乳白沾液自肉瓣中源源渗出,顺着他的阳具茎身周缘流下,他俩的性毛都早已濡潮一片。 他感到龟头遇到了阻碍,是姐姐的处女膜! 「OK!弟,顶上来!」姐姐说着,同时将玉臀下压。 弟弟挺起阳具,他觉得龟头突破了姐姐阴道的瓶颈,再继续推进,瞬间他的鸡巴已全根插进姐姐的里! 「并没有很痛,事实上我觉得很好。」姐姐说。 阿成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舒快,可是他没有忘记他向姐姐做的承诺︰「姐,快拿出来,我要射了!」 她赶紧抬高阴户,鸡巴一脱出紧紧裹住它的美妙肉隙,便像唧筒似的,射出了浓浓的白浊精液。棒身上尽是油亮的液汁,渗着几丝殷红的血迹。 「我们终于真的做到了,真的 !」 「唔,姐,我想这不能算是真的做爱……我的同学说,做爱是鸡巴插在小里,用各种角度进出抽送,真的做爱是要抽插好一会后,鸡巴在穴里射精,男女接合在一起都到达高潮。不只是插在里面不动,或拔出来在外面射精……你知道我说的意思吧?」 姐姐若有所思的说︰「是的,你说的对,我懂你的意思。可是那样的做爱是姐弟不能做的事。我们只是实验一下鸡巴插在里的感觉,那和真的做爱不同,我们这样不能算是做爱……」然后腻声轻笑︰「弟,姐姐的处女花心已让你这只小蜜蜂给採了,你怎么说?!」 「姐,我爱你!太美妙了,只是小蜜蜂还没有採够。」 下来的几夜他们回复到以前的抚爱吮吻方式。姐姐不提要鸡巴插入,阿成是绝不会勉强姐姐的,他决不会做任何她不想要做的事。事实上,阿成知道他已是万分幸运,每夜他都可把玩舐吮美丽的姐姐的白嫩乳峰和肥美的小穴,抚摸姐姐的全身,阳具磨揉姐姐的可爱的阴户…… 她还让他真的「插」了进去一次,她的处女第一次……他相信他的同学中没有一人有他这样的幸运。 *** *** *** *** 八月九日,星期三。   入夜,小阁里,阿成正伏在姐姐阿兰的白嫩裸体上,温柔的和她亲吻。他现在已学会避免压痛他心爱的姐姐,他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自己绝大部份的体重,胸膛轻轻的贴压着姐姐的玉乳,他们小腹紧贴,充血的粗硬鸡巴在湿淋淋的肉缝中来回拉锯似的磨弄。它一再碰触缝中伸出头来的小花蕾,她的喉中发出如怨如诉的呻吟。 「姐,你真美啊!我好爱你,姐!」弟弟由衷讚美。 「弟,你也好俊!……我的大鸡巴好弟,我也好爱你!」她挺耸着阴户,配合弟弟的臀部起伏,玉手抚摸弟弟的头和背部︰「弟,我快要出来了,你可不可以像上次一样,将鸡巴全插进去,这次在里多停留一会,让我感受鸡巴插在里面的滋味。」 他一语不发,立即温柔的照办。姐姐分开美腿,提高膝盖,弟弟的鸡巴头对正穴眼,耸动臀部。 十秒钟后,十五公分长的肉棒(是的!暑假以来它又长了一公分!)全条进入了姐姐的紧凑小肉洞。他觉得软湿的肉壁在颤抖,他让它停留在里面,静止不动,那感觉真好! 「弟,可不可以进出动两次?……我们动两次就停,那样……大概不能算是真的做爱。」姐有些心急的恳求的说。 「OK!」弟弟立即行动,将生殖器缓缓地全条拔出,然后迅快地又再插进去,一次插个尽根。 「啊……啊……好棒……我就快来了……」弟弟又再度缓缓全条拔出,然后缓缓的全根插入。 「啊……我出来了……穴里有根大鸡巴……出来了……」她喜悦的轻呼,声音越来越弱,花心涌出了一股温润的蜜汁。 阿成觉得阵阵快感自插在肉穴中的鸡巴上传来,但他极力忍住,直到最后一瞬,他才迅快拔出射精。最先的两滴远射到姐姐的嘴角上,其余的便喷洒在她的乳房和小腹上。她用手背擦去嘴角的精液,胸乳起伏,心跳加快,脸上露着开心的微笑。 稍停了片刻,她平静的说︰「真是太棒了!……我们几乎……像是在真的……」 「姐,似乎是一次比一次的感觉更好、更舒服。上次我几乎立刻就要在你里面射精,这次我已不那么心慌敏感,比较可以控制,但我们还是得十分小心。」 近来阿成的持久力有明显的进步,每次都是姐姐先到达高潮。在姐姐高潮一或两次后,他才会洩出。 「我知道。我们只好梦想一下……我们是姐弟……千万不能射在里面……那样我会怀孕……」 一星期后,天气变得更热了,姐弟的情慾也在增温,阿兰是越来越喜爱弟弟阿成了。俊美又强壮的弟弟,温柔、挺俊、又永远是那么听姐姐的话。 现在她已高潮过一次,她伏在弟弟身上,爱液淋漓的秘唇夹着仍是硬梆梆的大肉棍上下缓缓的磨弄。 她坐起身来,向弟弟微笑,弟弟用手扶住姐姐的白嫩臀部,鸡巴像正待发射的火箭一样的挺立着,棒身晶莹油亮,尽是姐姐刚才高潮时泌出的沾滑花蜜。她耸动阴户,让龟头在肉缝上下磨擦,碰触缝中的小花蕾。 肉缝中尽是潺潺的沾液,这次她的阴户抬得略微高了一点,紫亮的龟头意外的滑溜到肉瓣下方微微下陷的小眼上,龟头刚好顶住了小的入口。姐姐一坐下,铁硬的肉柱便顺利的顶进了她的紧滑阴道。 阿兰「噢」了一声,感到又胀、又美,她注视着俊美的弟弟,俯下来和他湿吻,旋扭臂部,他也立即耸挺臀部,让鸡巴深入。他耸了几耸,阳具便已全根插进,龟头紧紧的顶住姐姐花心深处的软肉团。 她中断了亲吻,在弟弟耳边轻声的说︰「我想要再洩一次,你可以像上次那样抽动,这次可以多动几次,让我们尝试一下真正做爱是什么感觉。」 「好的,姐,这次我会待久一些,多做几次!」 「只要不在我里面射精,多做几次没关係!」 阿成简直不能相信性感美丽的姐姐竟真的要和他做爱了,而不是像上两次一样,只是插进去不许动,或是插两次便得拔出来。 伏在他身上的姐姐的臀部已开始摇摆蠕动,他也开始缓缓的耸动臀部,配合姐姐的动作,阳具开始在紧暖滑腻的小肉洞中作半进半出的活塞运动。   「啊……啊……弟……好美……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姐姐喘息着说︰「太棒了……啊……噢……」 从姐姐的表情和呻吟,阿成知道姐姐确是十分的畅美。姐姐像骑马似的跨坐着,他伸手抱按在姐姐的白嫩结实的屁股上,帮助它上下起伏,配合他阳具的耸挺。他感到她的肉洞好紧,幸好里面十分润滑,才不碍鸡巴的抽动。 两人都闭着眼,享受每一次抽插的奇妙美感……他们遂渐增大了进出的幅度,加快了抽送的节奏……   他睁开眼看看姐姐,只见她闭着眼,头稍向后仰,小口微张,一对白嫩的乳房上下幌动,喉中不住发出低沉的「啊……噢……」的轻哼。 过了一会,突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拚命压住嗓门,低声的叫。她全身颤抖,阴道痉挛,肉壁一张一合的吸吮他的阳具,温润的爱液泉涌而出,小发出「叽咕叽咕叽咕」的性器磨擦而发出的春声。阿成再耸顶了廿来次,龟头突感到一阵前所未经的酸痒,他知道快要射精,「啵」的一声,赶紧拔出了阳具。姐姐觉到他的拔起,发出一声失望、不情愿的歎息。阳具才拔出,便似喷泉般向上方射出。 她瘫软的伏在他身上,情致致的湿吻他,他索取姐姐的丁香小舌,她让他含住吮吸。 半晌,姐姐说︰「如果刚才你射在我里面,那我们就完全是真的做爱了,不知那会是怎样的好感觉?我真希望我们可以试一次……但那样太危险……绝对不行的……」说毕,很快的便沉沉睡去。 阿成从来没有这样舒畅的射过。那快感不是自渎、或是姐姐替他抚摸、或甚至是在姐姐阴户外磨擦出精的感觉所能比拟。鸡巴在姐姐的肉中尽情抽插后射精,感觉上是那么的憩畅满足,和自渎后的那种空虚失落的感觉,完全不同。 他也倦了,就这样搂住姐姐睡去。他完全忘了楼下的爸妈可能会上楼察看,会发现姐弟俩裸体的搂抱着同睡一床。很幸运的,爸妈没有上楼检视。 次日白天,姐弟两人内心深处都有罪恶感,意识到他俩已「真的」触犯了姐弟相奸的乱伦禁忌。但在荷尔蒙的驱使下,一到晚上,他俩又如胶似漆的裸体拥抱在一起。没有「插入」交合,仍和以前一样,他俩吻吮,抚爱、揉磨……双双洩身后,才相抱睡去。 *** *** *** *** 八月十九日,星期六。 这夜阿成轻伏在姐姐的裸体上,他俩情致致的蜜吻,互相含吮对方的舌尖。姐姐将他推下,伏在他身上,重新将弟弟的粗硬肉棒紧夹在濡湿的莲瓣中,眼神中有着雾似的迷离,望着他微笑。 「我一直在想前几天我们做爱的情景。」她轻轻的说︰「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舒畅,为甚么那么美好的事,却偏偏要说是什么『乱伦』,不可以做?我一直在想,要再和你那样做爱,要畅畅快快的玩很多次!」她一面说,一面玉手握住涨硬的鸡巴,将龟头套她的小穴眼里。 「姐,我也一直在想要和你尽情的 !」弟弟兴奋的回答。 肉紧紧含住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她的小舌舐着弟弟的嘴唇,他轻缓的耸动臀部,鸡巴的前半段在多汁的阴道中一进一出的滑动。她耸挺旋扭,配合他的耸动……一会儿,小肉洞吞没了整条十五公分长的粗壮肉棒,他觉得她的肉穴热呼呼、又紧又软,龟头顶住一团嫩肉,他的球囊紧贴姐姐的股弯。 他们暂停片刻,让小适应被粗大肉棒插入的胀塞。她的肉壁不自主的收紧又放鬆,收紧,放鬆……他觉得肉棒在被一只又紧又热的口袋压搾,肉攀也相应的变得更硬更胀…… 好一会后,姐姐适应了这侵入她花心的肉杵,她俯身吻他的嘴和面颊。她抬起玉臀,让肉桿慢慢退出。「啵」!龟头脱出紧紧吸住它的洞口穴肉,发出清脆的响声。 弟弟的硬鸡巴给姐姐带来了难以言传的爽感,她立刻捉住大棒棒,将它再塞回柔嫩的穴眼里,耸动臀部,让它全根尽入。 他们重複的这样做了几次,便加快了抽插的节奏。不再让肉棒和阴户完全分离,每次抽出时让龟头仍含在里,便再全根插入…… 两人都沉醉在性器交合磨擦的快感中,他耸挺阳具,一遍又一遍的,飞快的在姐姐紧暖潮润的小肉洞中进出抽送……她的腿紧夹着弟弟的腰股,俯身下来,乳球贴在他的胸口,玉臂将弟弟紧紧搂住,玉臀飞快的上下挺送磨旋。 他俩疯狂的尽情的交合做爱,此刻,在他们的感觉中,这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都已不再存在,只有他们这对沉浸在美妙肉慾中的、密合为一体的姐弟。 「我就要来了!」姐姐喘息着说。 弟弟加紧的冲撞,龟头下下顶到最深处,撞击花心的软肉。 「噢……噢……啊……酸死我了……」姐姐叫出声来,一大股温润的热流自花心涌出,使得本已湿透的花径更为油滑。 听到姐姐的叫「酸」声,阿成的龟头也感到一阵莫名的酸痒,他知道他即将要射精,「姐,我要射了,快拔出……」阿成想撑开身上的姐姐,将鸡巴拔出。 姐姐睁开美目,注视着阿成,兴奋的说︰「射在里面!射在姐姐的里!」 她的玉臂紧搂着他,大腿紧夹住他的腰身,挺起阴户,将深插在肉户里的男根紧紧锁住,她的丁香小舌伸入弟弟的口中,急迫的要他吸吮。   他急迫的含住姐姐的舌头,贪赃的吸吮,他的鸡巴胀的更粗更长,感到它暴涨至前所未曾有过的长度和硬度,在姐姐的耸挺下,他觉得怒涨的龟头挤进了花心软肉中的缝隙,突破了软肉的瓶颈。 「噢……哟……哟哟哟……」姐姐忘形的大叫,阿成赶紧用嘴唇封住姐姐的樱桃小嘴,将叫声压至最低。 下面的龟头感到极度的苏痒,他忍不住了,马眼一突、两突、三突、四突、五突……火热的精液狂喷而出,遍洒在姐姐的子宫里。 射后一会儿,鸡巴回复到原来的尺寸,软了一些,但仍然半硬。姐弟仍互相紧搂着,两人身上尽是汗珠。她向他含情微笑,两人蜜蜜的湿吻,她的臀部仍在缓缓的磨旋微耸,肉壁一张一合,似要吸尽弟弟肉棒中的最后一滴精液。 良久,姐弟都不觉的掉入了甜蜜的梦乡。她仍伏卧在他身上,他的生殖器已软化,溜出了肉洞,仍很粗大的茎身躺在滑腻的肉瓣中,龟头贴睡在姐姐濡潮稀浅的穴毛里。 次日早晨八时,妈妈在楼下叫道︰「阿兰、阿成,怎么还没有起来?早饭都凉哪!」 姐弟自浓睡中醒转。两人四目相对,心中都感到一阵矛盾︰他们昨夜得到了前所从未有过的满足,但内心深处也充满了犯罪的感觉。阿成想到他竟「真的」在姐姐的花最深处射精,有些愧疚的不敢正视姐姐,阿兰心中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忐忑不安的感觉。 「我们晚上再谈,也许我们不该这样做,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阿兰有些忏悔的说。 三天前姐姐月经来了,阿成又已经三天没有做爱洩慾。今天姐姐已「乾净」了,他脱去自己的衣裤,也把姐姐的内衣裤除去,开始抚摸姐姐的乳峰和阴户。   漫画第一册的内容是三位高中女生和她们的男友一同去湖边游玩,却被躲在湖边林中的三个刚越狱的逃犯大汉看到。附近没有别人,三个大汉用刀威胁,将三个男生捆绑在林间树上,命令女生脱去内外衣裤,戏谑抚摸她们的乳房阴户。先逼迫她们口交,吸弄阳具,然后一人抱住一个女生,就在她们的男友面前强姦女生的小穴,发洩兽慾。然后交换对象,用各种不同的姿式轮姦三位清纯的女学生。她们每人都被轮姦了四、五次,还被鸡姦一次,下体一片狼藉,阴户肿涨不堪……图片画得很逼真生动,尤其是粗大的鸡巴强行插入小穴时的夸大特写,更是惟妙惟肖,勾人性奋。 第一册还没有看完,姐姐丢下画册,声音有些沙哑,迫切的说︰「弟,快来奸姐姐!像这漫画上男人强姦女生那样……」 阿成模仿漫画上的每一种姿态,激情的一再狂姐姐的嫩……   经过弟弟两小时的「模拟强姦」,阿成四度在姐姐阴户中射精,姐姐全身瘫软,美目紧闭,安详的睡去。 阿成稍息后,穿上衣裤,赶去小徐家,归还书藉。 阿成刚离家,妈妈便回来了。今天下午购物后,她没有再回去店中,便直接回家,较平时返家时间提早了三小时。手中拿着刚为阿兰买来的34C奶罩,上楼来要放在女儿床上。 眼前的景色令她大吃一惊。女儿全裸的仰躺在床上,双腿大字张开,臀下垫了一方大毛巾,上面狼藉一片,全是液汁湿渍,女儿的肉穴上和腿股间,尽是浓稠的沾液,小穴口还在缓缓的继续渗出半透明的浊汁。 「啊!阿兰一人在家,被坏人侵入强暴了!」妈妈来到女儿身边,轻摇她的头︰「阿兰,醒醒……发生了什么事?」 阿兰的反应令她更为震惊。昏睡中,阿兰没有听清是妈妈的声音,以为是弟弟回来了︰「弟,今天你好厉害,你越来越厉害……姐姐几乎被你奸死了……」 妈妈简宜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是阿成干的?听口气他俩可能已干过好多次了,难怪前几天床单上有那么多的精液和淫水的痕迹。 「阿兰,快起来!」 睁开美目,阿兰才看清是妈妈。她又羞又急,掩面哭泣起来。 「快起来,穿上衣服,告诉妈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妈妈很生气、又很关心的说。 阿兰抽泣着告诉妈妈她和阿成的事,她一再强调是她、而不弟弟阿成的错。他没有用强侵犯她,是她不由自主的和弟相爱,发生了性关係。 经过一番冷静的思考,妈妈抱着自己疼爱的女儿,说︰「阿兰,你们既已做了,后悔也没有用,最重要的是不能被弟弟把肚子弄大,那就真的没有救药。也不能让爸爸知道,他一生气闹了起来,我们这个幸福的小家庭便完了……」 「妈,女儿真是不孝,和弟干出这样的事,真对不起你……我也曾拚命试图断绝和弟弟性爱,可是不知为甚么,到时就完全不能控制……」 「阿兰,你至今没有怀孕,而你和弟弟的事只有你、我,和阿成知道,总算没有弄出什么天大的祸事。我只问你,你和阿成的性爱,是要一刀两段,还是仍会忍不住,藕断丝连,今天说停,明天又做?我知道青春时期,性慾和感情都是最难控制的!妈也有过同样的经验。」 「妈,说实话,我是好爱阿成……总是想和他性爱……只怕断不了啊!……妈,谢谢你这么宽容了解……妈,你说你也有同样经验?!」 「那是一个秘密,只能你知我知……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阿成。」 「妈,我一定不和任何人说!」阿兰说。 「妈的第一次就是和你的小舅舅做的……那时我也是你这年龄……我们的关系一直持续到现在。也许你有妈的遗传,就是爱和弟弟做爱……」 阿兰的妈妈现年卅四岁,白晢美丽,她只有一个弟弟,没有其他兄长姐妹。 阿兰的舅舅今年卅三岁,是个很英俊的男人,还没有结婚,在北部经营连锁店,拥有一家麦当劳。每月他都会来看望他们,或是妈妈去看他。 「啊!妈咪!你们真伟大!……你告诉我你们的秘密情史,好吗?爸爸知不知道你和舅舅的事?」阿兰兴致勃勃的问。 「和你舅舅秘密性爱的事,以后再跟你细说。我和你爸婚前都各有经常性爱的对象,但都是不能与之正式结婚的情人……我们结婚时就有了个秘密协定︰他可以继续保有那个不能和他结婚、但也决不会妨碍我们婚姻或感情的情人,我也是。但我们也同意,绝对不允许再有另外的人参入。」 「爸爸的秘密情人是谁?」阿兰好奇的问。 「我不能说,这是我和你爸的信用承诺。」妈妈转变话题︰「你想继续和阿成要好,就千万要守秘,要当心,决不能现在怀孕,你才是中学生,那会毁了你的前程。阿成有没有戴安全套?明天起我给你买避孕丸,按时服用……你这样喜欢阿成,他的床上功夫好吗?要得多不多?」妈妈问。 阿兰心中深深感谢妈妈的支持关爱,她当然可以和妈妈开诚布公。 「阿成说他不要戴套,那会减少和我真正合体磨擦的感觉……他很强,要得很多,而且越来越强。初时他比我先洩出,现在我出来好几次后他才会出一次,每次他都要干很久,我被他干得几乎死去活来……却又有说不出的舒畅……」 「唔,『外甥多似舅』,这话一点也不错!」妈妈看着女儿,露出神秘会心的微笑。 阿兰心中几乎可以肯定,爸爸的秘密情妇一定就是她那美丽又性感的姑姑,爸爸的惟一姐妹,她比爸爸小三岁。 这天晚上,阿成的肉柱深插在姐姐的嫩花心里,姐姐旋扭着玉臀,喉中发出像生病似的呻吟。弟弟捧着姐姐两只鼓蓬蓬的尖挺乳峰,轮流品嚐。阿兰没有告诉弟弟她和妈妈下午的谈话,这是她们母女间的秘密协定。但她已告诉弟弟,为了安全,她将会按时服避孕药。 *** *** *** *** 开学了,姐弟俩都忙了起来,每天都有许多的作业功课要做。姐弟俩忙里偷闲,每週平均春风两度。 一学期过去了,姐姐仍是如常的名列前茅。出人意外的是,阿成的成绩大大有了进步,从以往的第九、十名上升到第二名。老师们都说他是「心无旁婺」,从不和女生鬼混,是校中的品、学、体兼优的模範生。 爸爸对一双儿女的成绩表现十分满意,他也注意到女儿愈来愈明艳动人,尤其是胸前的一对乳房,丰圆耸挺,特别引人注目。 『女儿真的像大人了,和她妈妈好像。唔……也有些像小妹……』爸爸心中暗想。 他想到女儿大了,也许应给她一间较大、较像样的「闺房」。他想到要把家中楼下他的「办公室」空出来改装,作为大小姐女儿的香闺。 晚餐桌上,他提出这建议。意外的,女儿说,她现在的卧室很合用,没有搬迁下楼的需要。 妈妈也说︰「阿兰在楼上住,一向挺好的,我看照旧就行!」说完,在爸爸看不到的角度,向女儿眨眼微笑。 *** *** *** *** 2001年二月。 屋外虽仍春寒料峭,小阁楼上却春意正浓。姐姐洁白修长的大腿左右分开,曲膝高抬;弟弟站在姐姐床前,上身俯压着姐姐翘挺的乳峰,青筋毕露的十六公分长的粗壮鸡巴,在爱液淋漓的紧狭穴洞中,有节奏的抽出插入。两人的阴毛一片濡湿,小穴洞口的粉红嫩肉随着铁硬肉棒的进出而捲入翻出,姐姐白嫩的腿股间汪洋一片,尽是油滑的沾液……姐姐的藕臂搂住弟弟,小手抚摸着他的背部,美目闭着,享受着弟弟给她的下面的刚劲力道,和上面的温柔蜜吻。 阁楼里飘蕩着姐姐如怨如诉的低声呻吟,弟弟粗重的呼吸声,和姐弟性器官磨擦的「叽咕」声。         (全文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做鸡的女儿回到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