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四十四章 转换门庭


天地之间 第一百四十四章 转换门庭

时间:2018-09-18 蛤蟆的真名我都不太明白,大家一直叫他蛤蟆,他是伙食团的团长,似乎是天龙某高层的亲戚,出面承包了天龙大食堂。工人们都说,除了张总和那些在小食堂就餐的公司中层和高层领导,油水最厚的就是蛤蟆了。蛤蟆不仅自己吃得膘肥体重,还经常接济与他有肉体关係的女人。在大多职工被天龙大食堂给盘剥得营养都似乎有些不良时,蛤蟆却营养过剩,荷尔蒙多得像哺乳期女人的乳汁,随时都要溢出乳头。   蛤蟆好酒,但是从来不一个人喝酒,他觉得一个人喝酒好比手淫,毫无意义。   蛤蟆最喜欢的酒友是我们车班的王文军,蛤蟆之所以和天龙小车班这个一毛不拔的王文军成为铁桿酒友,主要是王文军的酒瘾也很大,只要蛤蟆酒瘾上来了,王文军绝对随叫随到,风雨无阻,哪怕下着子弹。当然作为司机,王文军这小子多少还是有些职业道德,在有出车任务的时候他即使喝也喝得很少,但平日里下了班就止不住了,经常和蛤蟆喝得烂醉如泥。   蛤蟆酒风不太好,三杯酒下肚就开始骂娘,从党中央国务院省市县府一路骂下来一直骂到张总和营销总监中高层领导,除了王文军的老爸以外全部言语问候到,无论他出语多么恶毒反动,王文军一律夸他骂得好骂得妙骂得鬼子呱呱叫并且守口如瓶。等蛤蟆骂够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如果王文军还能走动,则回家,动不了,就在蛤蟆床上将就一夜。   意想不到的是,由于王文军在酒后谈到和我的矛盾,而后又牵涉到天龙的食堂西施叶锋叶子楣,拿我他们自然除了口头谴责以外没有更多的办法,但这导致叶锋受到了一定的打击报复。   蛤蟆是个大老粗,喝醉了酒就不分场合地掏出又粗又大的家伙尿尿,一个随地小便的男人,生活作风肯定好不了,好在他只是个伙食团团长,权力有限,玩女人的範围也就有限,要是他当了天龙的老总,不知有多少如花似玉的高雅白领丽人和丰满漂亮的良家女孩将被他糟蹋。   叶锋原来在食堂的工种是卖饭,这在天龙大食堂属于女孩子专职的比较轻鬆的工作,虽然有点抛头露面但也就是刷刷卡打个饭什么的。蛤蟆对天龙叶锋叶子楣这个性感女孩儿早就垂涎三尺,这个挺着沉甸甸一对大奶子的漂亮女孩子才到食堂来上班时就瞄好了的,平日里小恩小惠地给点甜头,一直想要上她,只是食堂上上下下都盯着这朵牡丹花王性感女神,从厨师到跑堂的都有几分想法,这才没找着机会。   没想到这只小天鹅活生生被我给叼走了,叶锋和其他女工一起住在天龙集体宿舍的时候,他还对叶锋抱有幻想,儘管叶锋碰也不让他碰一下,他还是抱着放长线钓大鱼的心理让她站在食堂窗口打饭当食堂西施。如今,叶锋直接搬出天龙堂而皇之地和我同居起来,这朵天龙最性感的漂亮女工牡丹花王被我给摘了,他便彻底绝望,把叶锋贬成了清洁工,工资收入只有原来的一半了,只不过没有赶她走而已,毕竟这样的绝色性感美女在眼前晃悠着虽然摸不到心里也是高兴的。   就此我佔了叶锋的心,蛤蟆挡住了她的身,天龙男人的眼福就此逊色不少,食堂西施就此不再……。   每天我还是依然上班画卯,把我们天龙老大张总裁的奔驰S500给擦得简直可以用来照镜子,有时候叶锋也过来帮我,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有这么个又性感又漂亮的美女相伴,在大家艳羡的目光中我们两人有说有笑地很快就忙完了,老蔡时不时过来插科打诨的,觉得这样的日子也蛮舒服的。   每次我把车子擦完保养完,张有福的专职女司机郑平莎便会準时出现,这名电眼美女真是道靓丽的风景,叶锋虽然也是性感漂亮、姿色出众,但和冷艳俏美学艺术出身的她比起来,气质上和身段上都感觉要差了些许。   不过,看得出来这个平莎对我印像不错,见了我的时候都是莞尔一笑,妩媚的丹凤眼就这么微微放电就让我浑身酥麻不能自持。「谢谢你啊,白秋!」短短的一两句从她的樱唇中出来,更是让我浑身热血沸腾、激动异常来着。   日子过得久了,这个电眼美女郑平莎似乎开始喜欢和我聊天,因为自从第一次见面以后,我就经常每天的清晨侯在车库旁等着她过来,她也总是一付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的表情。但我们的聊天也只限于车库,每次在公司的其他地方遇到她,她都装作不认识我与我擦身而过,而我也懒得打招呼。也许她认为这样对我好吧,因为她是我们天龙公司少有的几名风流女郎之一,全天龙上下近千名男性几乎没有人不认得她。   天龙人事部我的情妇赵虹媛介绍,天龙有四大超级绝色美女,而且都还和古代的着名美女相配呢,分别是媚妲己潘莉、浪玉环汪玉明、艳貂禅郑平莎,甜西施张燕,都是钩魂夺魄极害人的主儿,谁招惹谁倒霉的。纵是金刚之身,夫子再世,也能令你失魂落魄,拜倒于其石榴裙下。   我听她这么一说,笑着笑话她,「那虹媛你呢?在天龙排第几位呢?」虹媛见我这么说,连忙推辞说,「我不行,天龙美女如云、姿色出众的多了去,我即使算个美女也太普通了,绝对是排在后面的。」   听她这么说当然有些过谦,但我我细细琢磨起来,前面三个我都见识过了,而且媚妲己潘莉这名活色生香的大美女还被我活剥生吞了,连根小骨头都没给别人剩下,只有这甜西施张燕还没有仔细领教过呢。天龙四大绝色中三个都被老张祸害过,这正应了那句老话,「好白菜都被猪拱了,好屄都被狗日了」。   不过这名甜西施张燕还是冰清玉洁的大姑娘,因为她的身份极其特殊,她是老张的亲生女儿掌上明珠,他前妻给她生的,年方双十,出落得似水葱一般可谓美绝人寰,现在江陵音乐学院声乐专业学习,是大二的学生了,虽然搞艺术的在那种环境熏陶下具有一副媚人的蕩态,但这个小姑娘可是眼高于顶,至今仍冰清玉洁,小姑独处。   有一次我在天龙偶然邂逅了这名号称「天龙公主」的甜西施张燕,猛然间几乎被眼前这气质高雅、雍容华贵的女人给惊呆了,眼前这美丽尤物无疑是所有男人的最爱,长长的头髮非常服帖地散落双肩。一双充满智慧的凤眼顾盼生辉,瓜子脸,秀气精緻的双眉,挺拔的瑶鼻摆脱了亚洲女性扁平五官的传统,高雅细长的脖子上巧妙的佩带了条精緻挂链,越加突出其高贵的身份和地位,简洁而个性的中性套装掩藏不了傲人的双乳,细拔修长的双腿上套着性感网袜和黑色细高跟长靴。   啊!她简直美得让人不敢逼视,一双细长却微向上挑的柳叶眉,晶莹如水般灵动妙目,透着一股妩媚勾魂的神秘色彩,配上刚才形容过的维纳丝鼻及柔弧线优美的柔唇,冰肌玉肤、仙姿俪影,只能用风华绝代、美如天人这些字眼来形容。   这让我想起一句话:「秋水为神玉为骨!」   不过「天龙公主」张燕平日里很少到天龙公司来,媚妲己和浪玉环一个脱身在外一个地位太高,只有艳貂禅平莎这名电眼美女郑平莎和我接触多些,我觉得她是个很有意思的女人,想着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学习一下她的全身上下呢。   在我刚刚到车班的时候,就有老蔡和王文军等等奔走相告这个天龙老大的贴身女司机,长得和香港女星关之琳很有几分神似的电眼美女郑平莎虽然外表冷艳高傲,但内地里却是个风流骚货,据说她与无数男人上过床,公司每次有重要访客,郑平莎都会过去做陪过夜等等。   平莎这个名字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小车班司机的谈话中,我每天晚上都在听着家伙说着不同版本的平莎与男人在床上的细节,开名贵轿车跟老大嘿咻嘿咻还血染后座等等;她在PUB不仅嗑药,喝酒,HIGH的时候还会大跳露两点艳舞,有时还会主动紧贴在场的所有男人;最离谱的是听老蔡说郑平莎半夜挂急诊,结果从「下面」取出一个乒乓球,原来是被张老大把乒乓球塞入她的阴道中,还有说汪玉明汪大美人儿也被老大塞过春卷的,虽然其后当事人极力否认,但似乎有医院记录可以作证等等,天龙的八卦新闻层出不穷,正如张有福张总所津津乐道的,「天龙的企业文化,底蕴那是相当深厚啊!」   当然小车班有喜欢郑平莎冷艳俊俏的,有喜欢汪玉明汪总成熟放浪的,不过不管谁更漂亮,反正都被张有福包养了多年,反正两个都占,无所谓彼此了。   听说王文军晚上喝醉了手淫时曾经忘情地喊着郑平莎的名字,还说很多男人想要偷平莎的内衣或与她一亲芳泽,不知道真正贱骚的是谁。   但以上这所有种种也只都限于传闻,因为郑平莎美得实在很有威慑力,好似冰雕的面容虽然一直吸引着无数男人但也同样摧毁了无数男人,儘管传闻不断,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真正说自己从平莎床上爬起来的男人(当然我们天龙的老大除外)。所以天龙里无论男人与女人在平莎的背影后只会说一句,「看就是那个婊子,郑平莎。」在人们心目中,这个一度为大家着迷的电眼美女,早已没有了那份让男孩心动的羞涩和矜持,虽然她仍然保持着光鲜美艳的外表,但已沦落为一个被男人玩弄或者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妖冶女人。   我甚至还从汽车的后备箱里偷了一双她放在那里的性感的俏丽女长靴,进口绵羊纯皮完全手工制做,意大利名师设计之时尚新款,10cm有助于拔高身材的钉式金属细高跟,盘绕着镂空意大利式雕花製作的浅灰色羊皮及膝靴,两侧嵌着晶莹的水钻,华丽优雅极具高贵气质,映衬出女性的性感和冷艳。   就这双俏丽的女靴,我让我女人中最漂亮而且尺码也合适的潘莉和君红这两大妖妃浪妾套着丝袜粉腿穿上后在我面前走台步卖弄风骚,然后狠狠地干她们,干她们的时候专门让她们把修长的粉腿翘到天上去,然后一边赏着这双名贵的性感细高跟女靴在我的耳边浪来浪去的,一边往死里干她们,特兴奋特有感觉,就像胯下干的是电眼美女天龙关之琳郑平莎一样。   一个礼拜后的一天,我擦完车没见到电眼美女天龙关之琳来开车,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便有些无趣地将车停进库房后回到车班,品着热茶回味着平莎的美貌,想着不知何时才能让郑平莎这朵鲜花在我胯下怒放。   想着这些事情,我突然有些情难自禁地偷偷打开我的真皮小文件提包,里面的夹层里躺着两条小巧精緻的女性纱质透明丝网T裤,这是属于我的两只猎物的,像牙白的那条是虹媛的,而那条淡紫色的则是天龙叶子楣叶锋的,最近我喜欢干了这些美女以后,直接扒她们骚呼呼热腾腾的小内裤,揣在兜里赏玩几天后再还给她们,然后继续扒新的内裤,让大美女光着屁股回家,不过这个秘密只有我自己知道呢。   突然在这个时候,听见身后的段婷婷叫我:「白秋,听说那个姓郑的女司机在找你呢。」我一愣,吓了一大跳,连忙合拢小提包拉上拉链稳住心神。心想天龙就只有老大的司机是女的,就是那个电眼美女关之琳郑平莎,不过好好端端的有什么事叫我?莫非我哪里做错了?或者是谁在我背后捅我一刀?我的心顿时扑通跳个不停。鑒于婷婷和我的特殊关係,我也只好牺牲一回面子了,轻轻地问她:「婷婷,你知道有什么事吗?」「不知道?我都是听李队说的。」看出来婷婷比我还要失望,彷彿责怪自己事先没有弄清楚似的。   下午两点过,「白秋!」我听到有个轻柔的声音叫唤着我的名字,循着声音的来处望去,平莎已经走进车班的办公室,在门口处对我挥着手呢。   她穿着今年最流行的黑色薄呢束腰短大衣,乌黑的短髮贴着白皙的颈脖,原本就嫣红的双唇抹了淡淡的口红,更显得丰盈欲滴。更令人侧目的是她丰满的胸部,在贴身衣料的衬托下格外饱满浑圆,这个电眼美女素以盘子靓条子好着称,虽然没有潘莉那么漂亮妩媚,也没有叶锋叶子楣那么诱人的身材,但冷艳俏丽的脸蛋配上乳突臀翘的一付魔鬼身材,实属难能可贵了。   尤其是她的上围突出,她穿着紧身布料的上衣走在天龙时,迎面走来的男人莫不睁圆了眼睛,有些还差点没张大了嘴巴。虽然郑平莎的身高只有165公分,却也更显得她的身材凹凸有致,而从小勤练民族舞蹈,除了使她全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也给了她一双美腿。   今天平莎戴着一付墨镜,把她乌溜溜的大眼睛给遮住了,这也好,免得艳光四射,又勾走了哪个男人的魂。听人说过有些女孩子有勾魂眼、媚眼之类的,直到看到潘莉和平莎这样的超级美女,我才相信了这句话。   尤其是平莎这样的天龙关之琳,着名的电眼美女,每当她看着你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深情万千,彷彿欲言又止,那深邃的眼眸,更是望得你浑身乏力,骨头都酥了。   「我只是喜欢漂亮些,这有什么不对?大家都知道,我固定一天穿裙子,隔天就穿裤子,给别人新鲜的感受。打扮得漂亮,难道碍着其他人了?」平莎在私下里笑着如此地对我说,虽然她外表冷艳但熟络起来对我还是蛮热情的。   她的美丽吸引了我,而且天龙的每个人都在谈论她,因为她除了冷艳俏丽,天赋的外表不错之外,相对于天龙其他女孩子的朴素,她一定天天化妆,穿着更是美艳动人,所以引起了一些「卫道人士」的不屑,不过,我暗地里喜欢她的就是这点。   今天平莎的美腿上是条黑色的紧身连裤袜,一双高雅名贵的黑色长筒尖头细高跟牛皮靴子,踩了一条线似的款款走来,走到我的跟前她取下墨镜,顿时一双妩媚的电眼顾盼生辉,低下头来对我说,「白秋,我们老大有事情找你,你跟我过去吧。」   我连忙站起来,不由得多瞅了她两眼,脸竟红扑扑的似女人施多了粉,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有事儿你给我们车班来个电话就可以了,何必让你亲自跑一趟呢?」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没什么,我也是坐得太久有些闷了,顺便过来看看你上班的地方。」这时候平莎甩甩头,将围在脖颈上的那条鹅黄色的长丝巾往后理了一下,姿态优美迷人,车班的目光顿时集中在这位超级大美女的身上。   「我工作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也就是个实习司机而已!」我做出虚怀若谷的样子,非常客气,毕竟不知道这个超级大美女的底细,不敢乱出牌。「哪里,平日里劳你多费心,车子保养得不错,加上李队老夸奖你开车养车都有一套,我今后还要向你多学习呢!」平莎也温言细语对我态度很是客气。   我们一起来到公司后面的三层小楼,进天龙快一个月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跨进这个神秘的禁区,毕竟这是天龙公司老大出没的地方,闲人是绝对不允许进入的。平莎把我带到三楼的走廊上,给我指了天龙老大张总裁办公室的所在就下楼去了,据她说平时她都在一楼值班,老总有事情打电话才上来,二楼是汪玉明汪总的办公室,三楼是天龙老大张总的办公室,奔驰车则是属于公司高层其实就是汪总和张总这两个人专用的。   当我走到总裁的办公室时,肃然起敬的躬身敲三下门,听到里面有个娇媚的女声答应才推开门走了进去,这豪华大办公室分里外三间,进门是古典真皮沙发的会谈室,第二间是总裁女秘书办公的地方,我的老天爷!区区天龙总裁女秘书的办公室,其豪华的程度,比之一般中型企业老闆的办公室还要华丽气派得多,最里面总裁办公室的豪华的程度不需再赘述了。   我看到总裁女秘书办公室里除了一个用屏风隔出来的文印室以外还有两张办公桌,那张古典名贵的办公桌上,有个擦得金光闪闪的铜牌,上面刻着「总裁秘书黄蕊蕊」几个字,这是一位身高大约165公分的女郎,一头长髮微呈大波浪般披下肩头,穿的是公司女职员统一的制服,高旗袍领白色缎面上装,衬出颈部雪白的肌肤,内里是乳白色丝质衬衫,打了一个暗红乳白相间的小领巾,显得典雅细緻,高挺的胸部我估计最少有34D到E的尺寸。   下身是与条与上衣同色的窄裙,约在膝上十公分左右,衬托出裙下雪白柔美的大腿及浑圆修长的小腿更加动人,足下穿的是双带扣绊的像牙白的近三寸的细高跟鞋,这身打扮,一看就知是经过调教的大企业首脑的秘书级人物。   我立即热情地和她招呼,黄蕊蕊看到我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她是典型的瓜子脸,白里透红的皮肤化了淡妆,一对微向上挑,经过修饰的浓眉,双眼皮下有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挺直微向上翘的精緻瑶鼻,配上一张红润的小嘴,早先就听说这个黄蕊蕊黄秘书长得不错,可是我没想到竟然长得这么标緻又有十足的女人味,实在有些羡慕。   而她后面一张略小的办公桌前坐的也是一位美女,长髮及肩,脸颊微瘦,挺直的鼻樑下有一张樱桃小嘴,眼神中带着无比傲气,穿着一套粉蓝色的套裙黑色健美裤袜和细高跟靴子,办公桌前有「总裁助理杨媚」几个字。   当着张总裁贴身秘书黄蕊蕊黄美女的面,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她给里面去了个电话,然后对我微微一笑说,「小白,你等会儿再进去吧。」这个「小白」叫得我倒吸一口冷气,实在有些不着头绪。   在外面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地熬了十多分钟,终于得到黄蕊蕊小姐的微笑示意,我来到天龙老大张有福办公室的门口,敲了敲半虚掩的门,「张总裁。」我大声说。「进来。」老张头也不抬,坐在他那豪华无比的大班台后面,看着一张报纸,我知道这副德行是每个老闆都练就了的,装作高高在上的死样,我以前在飞龙和龙腾也对自己的下属玩过这招。   「把门关上。」依旧头也不抬,也许好像没有听到关门声,怒气地说,「进房间要随手关门,这是基本礼仪,知道不?」原来我进来时忘记关门,真是太紧张了,被天龙的老大乘机捡了便宜,居然骂我不懂礼仪。   这次我终于有机会就近观察我们天龙老大的尊容了,张有福是个个子高瘦戴着眼镜看起来外表略有些仪表斯文的男士,不过脾气可是不小,尤其在下属面前。   他年约四五十岁,头髮梳得油光水亮的,但是明显有些秃顶了。我进来的这段时间他将我视同空气,一直看那张报纸。   「你叫什么名字?」头也不抬,张总的手翻弄着那张报纸来,有钱就是不一样,可以目中无人,我们的张总忙到一张报纸也要等到找我有事情的时候看吗?   「我叫白秋,白天的白秋天的秋,现在在小车班实习,我进天龙快一个月了。」   我点头如捣蒜的样子,似乎还是被他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毕竟此时此地,绝不是我撒野的场合。   这个时候,老大桌上的电话响了,他随手按下通话钮接过电话,但态度在顷刻间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王市长,是您啊,好久不见您了!」见着老张谄媚的态度,真不能想像他刚才孤傲的模样,当官的就是这个德性,在下属面前像条虎,在上级面前像只猫,欺下媚上乐此不疲啊!   电话中似乎谈到明年要邀请央视的「同一首歌」到江陵来演出的事情,让天龙吐血支持一下,老张也是条老狐狸了,首先表态要支持套上近乎,然后大肆诉苦日子不好过什么的,要政策加上讨价还价还要顺带拍拍马屁什么的没个完了,把站在他面前的我这个大活人给遗忘得乾乾净净,我乾脆在旁边放的长沙发上蜻蜓点水地坐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总裁办公室内侧的门打开了,一阵香风扑鼻而来,儘管动作很轻微,高跟鞋踩在名贵石材地板上还是发出令人心动的响声,光凭那走路的声音就可以认定这是一个非常时髦入时的高贵女士。随后走出一位丰腴性感、成熟漂亮的大美女,年龄看起来和璐瑶接近,丰腴性感又不失冷艳高傲,她身上唯一的饰物是在粉嫩雪白的耳垂上挂着一对价值不菲的紫水晶耳环,神秘中透着说不出的雍容华贵。   她穿着一套时髦而又有些暴露的紧身宝蓝色窄套裙,白色的蕾丝花边衬衣穿在里边,但半扣的衬衣和丰满的乳房高耸着,一对淫乳简直要跳出来般;挺翘的臀部,窄裙下棕色长筒闪光丝袜裹在丰满的大腿上,使人一见到她就有一种想上她的冲动,异常高档的深紫色绒面镶金边搭扣拌的细高跟鞋儿穿在纤细的脚上,显得十分性感。她那娇嗲的说话声、那搔首弄姿的模样,举手投足间有种风骚蚀骨的劲儿,诱引着每个男人「跃跃欲试」,是那种看了就会让男人想立马摁倒强姦的女人,这就是「天龙皇后」汪玉明汪总。   她那顶多只有23吋的纤腰如风摆柳般的划过我的眼前,我感觉到心跳已经每分钟到了一百二十下。当她走到我身前时,她那头又长又直的秀髮如玉瀑般洩下肩头,随着她优美的身段于走动间蕩起如丝缎迎风的波浪。鼻中嗅到她髮际散发出来的阵阵浓烈的香水味道,令人心驰神醉。膝上近二十公分的宝蓝色窄短绒裙,熨贴着她大约有35吋的浑圆翘美的丰臀,隔着一层丝绒般的薄料,不用摸也感觉得出弹性十足。裙摆下露出包在细质棕色丝光袜下那双浑圆洁白,修长光润的匀称美腿,足登约三寸深紫色性感细高跟鞋。   不过,作为久经沙场的我来说,从这位艳丽少妇慵懒的眼神中还体会到一丝别的味道,似乎扑鼻的香水味道也驱散不了她身上那种刚被淫媾过的特殊气味。   剪裁合度、做工精良的衣物,紧紧地包裹着汪玉明这名艳妇动人的胴体,曼妙的曲线整个被显露了出来,连艳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姿是如此的诱人。如果眼神够好,就会看见敏感的乳头在胸前现出的明显凸起;紧身窄裙的裙角下一双光莹洁白、纤长合度的棕色丝袜粉腿暴露在我的视线中,如果再往上的话,就是那似乎仍然流淌着精液的肥美蜜穴了!   这身高档名牌的套裙根本遮掩不住她刚被男人尽情浇灌后显出万种风情的身子,玉明这名艳妇穿着极为紧身的衣物,莲步轻移,柳腰款摆,一步三摇踩着性感紫色高跟鞋走了过来,本就极为出众的容貌配上极其艳丽的打扮和极度欢愉后的诱人风情,引得我死死盯着她看。   虽然潘莉这名昔日的天龙贵妃不愿意回忆过去的事情,但在我的死缠烂打下还是透露了些许内幕。想当初,张有福才创立了天龙药业没有几年,要不是他在女工宿舍强行夺去了汪玉明的身子,她这位江西妹子曾经的厂花,也不会抛亲捨故而远嫁江陵。现在汪玉明虽然也有着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总经理头衔,但毕竟老大对她有些熟而生厌了,而且文墨粗疏,凭着汪玉明目前的境况,只能靠美貌风骚来讨好丈夫并维繫他的欢心,并对他的私下作为睁只眼闭只眼,否则无论如何也难以拴住丈夫日愈萌动的春心的。   都是张有福给害的,如若不是张有福这个混账家伙,玉明这个贞洁的漂亮女孩儿怎会成为如今的天龙皇后、骚屄女总呢!心中突然跳出的这个下流粗俗的言语大大刺激了我的感官,而骚屄女总这一词今后肯定会让汪玉明感到无比的羞耻与刺激。妈的,老子这辈子一定要找机会上了这个「天龙皇后」、「骚屄女总」,尝尝这天龙第一美人艳妇的味道,我心里暗道着。   「是王跃文王副市长来的电话吗?」汪玉明用慵懒的语调问着,但言谈中不自觉地有些发嗲,这是种让男人鸡巴可以硬起来的淫声浪语。「是啊!」面对自己的情妇老总,张有福的态度顿时好了很多,脸上也挂着满脸的笑容,「老王专门给我来了个电话,说市里準备明年邀请央视的同一首歌过来办一个走进江陵的活动,让我们天龙赞助一下。」「那他要咱们出多少呢?」对于老张的炫耀似乎玉明不是很在意,反而是出钱这件事情让她更为上心。「他当然是狮子大开口要我们出一百万,不过这也说明我们在市里的地位,市领导还是很看得起我们的,」老张还是对于副市长亲自来电话的事情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他毕竟是个商人,「我也没答应太多,说厂里也困难,最近销售情况不太好什么的,只答应赞助20万,他让无论如何给到30,我说考虑考虑。」   见玉明还是有些心疼钱的样子,老张站起来轻轻拍她的肩膀安慰她说,「给了钱也不是白给的,还要给我们天龙一个上电视露面的机会呢,你到时候就代表我去好啦!」听到老张这么说,爱好虚荣的玉明才转嗔为喜,换了副笑容,她就这么淡淡一笑,哇!两个迷人的酒窝浮现出来,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她这一笑就算不能倾国,倾城大概没问题。天龙的那么多美女比起她来,只能说是星星,而她就像明媚的月亮,美得令人眩目,艳得让人屏息。   突然,汪玉明可能是发现我的存在,她抬头看我一眼。她看到一向见多了美女的我像个傻子一样盯着她看,大概早就习惯男人流口水的目光,并没有介意。   「你是新来的?」「哦是!我是新来的实习司机白秋,是郑平莎郑小姐让我过来的。」我都有些厌烦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我介绍了,乾脆说话也简练了许多。   「哦,你就是白秋!」汪玉明汪总似乎已经看过我的资料,对我点点头表示知道我这个人了。「哦是的!我现在还在试用期……,」我正準备解释,她看我傻呼呼白癡似的跟着她笑却打断了我的话,如仙的脸孔立刻变得冷若冰霜,淡淡的开口。「是我找你有事情,这样吧,现在有点忙,明天下午我让平莎通知你好啦。」   「你还有什么事儿吗?小白……」她头也不抬地问我明显是下逐客令了,又是小白!这些美女是怎么回事?我高头大马的一个大活人,个个都像瞎子。「谢谢你!汪总。」我连声道谢,说着站起身来,我趁此大好良机,偷瞟了一下她包在紧身套裙内的迷人球,我的天!目测估计最少有34D的那对丰美玉峰,由于制服剪裁合度,使得双峰更加挺秀,配着雪白的脖颈,令人为之目眩神迷。   「小白,你出去后把门带上……」,大美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也在对空气讲话。我恭敬地说了一声:「是!」就差没甩袖喊「喳!奴才告退!」当我转身带上门的时候,捨不得的往办公室内瞄一眼,哈!惊鸿一瞥中,刚好瞧见「天龙皇后」骚屄女总汪玉明往沙发上坐下,宝蓝色的窄短裙往上升了一截,露出大段的浑圆修长的大腿,看得我血脉贲张。只见她将右腿往左腿上交叉一搭,摆了一个优美的坐姿,隐约间好像看到她短窄裙内的大腿根部的胯间有紫色白影闪现了一下,是她的小内裤吗?   我像个大淫虫似的,满脑子想着大美人汪玉明汪总穿的到底是不是紫色内裤,要是有一天能把她的内裤脱下来,掏出我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阳具,往她胯间那个小洞洞里一塞……。呵呵呵,管它是什么内裤,能脱下来的内裤就是好裤!   话是这么说心中还是多少有些紧张,明天下午这个见面是福?是祸?现在还不知道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爸爸跨下的女人都是我的女人